×
淘口袋

裸體婚紗系列─抵達終點前的生死交關

裸體婚紗系列─為什麼選擇喜瑪拉雅?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一)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二)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三)

裸體婚紗系列─為什麼選擇喜瑪拉雅?

裸體婚紗系列─全世界最危險的機場

裸體婚紗系列─踩在玻璃上的人魚公主

裸體婚紗系列─令人崩潰的負傷

裸體婚紗系列─南崎的日出雪山

裸體婚紗系列─折磨人的體力大考驗

 

今天吃完早餐之後,大約九點就出發前往GOKYO。

 

到GOKYO的路程大約是三到四個小時左右。昨天有問過老闆去GOKYO的路有沒有因為前天的大雪而有危險,老闆表示沒問題。

 

 

出發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因為大姨媽的關係體力完全不行,走得非常非常吃力。加上太陽直射非常高溫,走到最後我整個快要暈倒了。我在半路把包卸下,把衝鋒衣脫下,然後才繼續走。

 

好不容易走到GOKYO前的一個小村,我們去了一個小店家喝了杯紅茶。老劉把所有我身上的重物都攬在他身上,譬如我的相機。所以其實我的包已經很輕了。但是沒有辦法,大姨媽扣掉我太多體,一邊走路一邊流血讓我身體好像被掏空。

 

 

調整完徒步包的重量之後,我們休息了一下又繼續往GOKYO前進。出發前老劉問我要不要乾脆回頭,或者在這間小店住下。我說不要,我要今天就到GOKYO。小店老闆說從這出發大約再兩小時半就可以到(前面我們已經走了兩小時),於是我們又再度出發。

 

 

但是走沒多久天就變了,下起大雪。一路上都是走在雪地裡,我感覺非常冷也非常累,好幾次都腳滑跌倒了,或是腳踩進鬆動的雪裡,每一次都必須有老劉攙扶我才起得來。當時的我覺得自己只剩下意志力再支撐自己,而且已經有點神智不清。我只知道我必須一直走下去,不能停止,所以嘴裡一直碎碎唸著:繼續走,就快到了,繼續走,不要停,就快到了。

 

我真的一度以為自己要死在雪地裡了,也好怕自己會突然眼前一黑就暈到了。走到一半老劉要幫我把衝鋒衣的帽子戴上,他說現在太冷了。但我不知怎地突然理智斷線大崩潰,又哭又叫著要他「別碰我!別碰我!我要繼續走!」

 

老劉非常擔心我,他很擔心我會暈倒,他說當時他已經在想應對的辦法了。他想說要不然就是他把包先丟下,然後把我背去村子再回來拿包;也已經想了要花5000美金叫直升機來救我,但是又想下著暴雪直升機根本也飛不進來。他說當時他真的快哭了,他真的好擔心。

 

 

就在路程剩下一個半小時左右,我們遇到兩個外國人。那兩個外國人跟我們打招呼,然後看到我的狀況非常不好,問我怎麼了。當時的我像中邪一樣只想繼續走不想理他們,但老劉趕緊跟他們說我狀況很不好。其中一個外國人衝過來拉住繼續走著的我,跟我說他們其中一個人是醫生,問我有什麼症狀,跟我說千萬不能硬撐下去,會非常危險,我只回:「I’m just tired,just tired……」,就繼續走了。然後他們跟老劉說了一些注意事項,讓老劉問我「還可不可以?」,但我中邪似地堅持要繼續走,於是那兩個外國人也只好離開了。

 

一路上都在下暴風雪,眼前一片白茫茫根本什麼也看不見。我心裡沒有任何希望跟期望,只感覺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是冰的,支持著我抬起每一步的只剩下意志力,即便真的走到最後覺得自己快不行了,每一步都已經是極限了。但我不斷告訴自己不能倒下,「老劉已經揹了非常重的包了,如果我再倒下他要怎麼辦,他其實也非常累。」我腦子裡只有這個想法。

 

就這樣,不停地走,不停地走,我聽到走在後面的老劉在大雪裡幫我念著經文,深怕我有事。最後突然傳來老劉興奮的大喊:「彪彪!我們到了!我們到了!」,我抬頭一看,看到了Gokyo的村莊。但說真的我沒有喜悅的感覺,我只想趕快到旅店,因為我覺得自己真的快死了。

 

 

我們住進了一間有著燦爛笑容的年輕在地人老闆的旅店。我拖著全身裝備在滿是背包客的交誼廳裡,用此生最狼狽的姿態癱死在桌上,我甚至沒有力氣擦掉臉頰上沾了雪的眼淚跟鼻涕。老闆遞來一杯熱熱的芒果果汁,我卻只能趴著一動也不能動。過了好久,好不容易我喘過氣來了,才在老劉的攙扶下回到房間休息。

 

這大概是我人生中,在生死交關中搏鬥最久的一次經歷吧!

 

 

柳喪彪粉絲團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