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死神!誤會一場

 

對於一株臨終前絕望而死的木乃伊,張牙舞爪、剛好而已

 

你彷彿會聞到梵谷的蒼涼、又會摸到常玉的俐落筆觸,對視著莫迪里安尼目空一切的寧靜,牽起馬蒂斯的野獸之舞,….同行的旅人是這樣形容的。這一群枯樹墳場,與其說是死神畫廊,倒不如說是現代藝術的文青聖殿。

 

白色硬泥、橘紅沙丘、黑枯死樹、無雲藍天,科幻電影裡才營造得出來的夢境場景,位於納米比亞Sossusvlei鹽沼的Deadvlei死亡谷。幾百年來了無生機,圍成一池不復存在的海,如此的狂放、無盡的掙扎,催眠似的召喚著世界的旅人,飛過Skeleton Coast骷髏海岸,迷走生死之界、就為一睹死神曾經的美麗…

 

話說死亡谷,前生竟是一座湖。

 

枯樹群的狂野舞步,小心翼翼的沙丘,成了一道眉間的咒文


百萬年的飛沙孤寂牽動地表的變化、引導地下水道的轉移,讓沙漠中湧現一池水。接下來春去秋來幾百回,隨後逆轉的氣候卻背叛了水道,讓湖塘緩緩消失,凌遲似的慢慢乾涸,催生一座絕望之谷。見底的湖泥、肥美的濕土,此時卻招引來了一群嗜水的駱駝刺camel thorn(一種沙漠的荊棘樹),誤以為邂逅新生的綠洲,就在漸乾的湖底,追尋最後的生機。是自以為是的陪葬吧!理直氣壯的住進墳裡。

 

攀上沙丘、留下風一般的足印,嘆一口氣就消失的瞬間風景

 

 

擱下冷水壺,一陣風掃過,彷彿枯木的遊魂、逐水氣而復活

 

活像青春的戀人一般,誤解風情的駱駝刺種子醒了過來,上了癮的萌芽、撲火般的伸長,貪戀著生命的慾念,膜拜繁殖的真理,卻一步一趨的向死國靠近。兩百年後,水道徹底消失、沙丘堆的巨大,湖水成了白骨硬泥。這群刺樹曾經成蔭、短暫瀟灑,在極度乾燥的環境下,成了爛不了的木乃伊,生人勿近、不再憐憫一絲生機,留下一幅幅奇幻的野風景。

 

不需要陰陽通靈,一訪「死神畫廊」就憑過人的體力!在沙漠接近零度的子夜醒來,打著哈欠惺忪上路。潦草著咬著硬麵包顧體力,顛頗的沙子路上、四驅車搖晃著長鏡頭,最好搶在日出之前,不然在日正當中之前務必趕到,才能一睹光影的遊走變化下,分寸捉弄的死神大作。

 

 

絕境成夢,想起珍妮佛羅培茲「入侵腦細胞」中的白紗迷走


離開沙漠前,螺旋槳小飛機轟隆隆地響著,機上的旅人紛紛以神的視角、低頭搶拍,這一幕生死輪迴的絕境美。心裡竟然想起那一只青春期的紙飛機,沒有署名的航班,飛錯了教室裡該死的航道、降落在眼前這一個曖昧不明的機場。

 

有些時候誤會一場,反倒懸了念、成了謎,一款食古不化的固執美!

 

一個人、靜靜端坐死亡的邊緣,任誰都會輕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