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不美山寨

天空的院子,午後納涼小瞌睡、夜裡烘著炭火曬星光


毒舌的旅人口耳相傳,在納米比亞Damaraland巨石沙漠中,有一座不起眼的旅棧,自認為有些品味的人、最好迴避。事實上正如口水四濺的旅遊論壇,儘管已經站在令人捨不得呼吸的彩霞裡,Dora Nowas怎麼看都是一座有防禦能力的碉堡,像一個大老粗挾持了一位裙擺飄飄的村姑。而我們最大的”福份”,就是另一家客棧的訂房臨時被取消,只得在風塵僕僕的碎石子路上追落日,趕在天黑前投懷送抱。

 

其實,時間久了就會榨出味道!我想起那種午間的鄉土劇,指腹為婚的公子哥、總有一天會懂得欣賞純樸的美、愛上賢妻良母,然後過完福福氣氣的一生。「實力派」的不美山寨,就這樣選定了一座高丘、默默的佇立,傻乎乎的望著老邁的死火山,夕陽沈沈、月光閒閒,懶得去理會普世男女的審美觀。

 

風塵僕僕的碎石子路上追落日,趕在天黑前投懷送抱


該是世俗裡所謂的內在美吧!建築的中空處是露天的營火院子,午後納涼小瞌睡、夜裡烘著炭火曬星光,其貌不揚的碉堡裡,藏著這麼一顆遼闊的心、這麼一雙遼遠的眼。好客的女廚子、總會在上完甜點後,高歌一段沙漠懸崖似的抖音,伴著淺淺星空、淺淺枯草、淺淺的吹到夢裡、那個深不見底的角落。


停下腳步、拋下草帽,sundowner向一天的落日致意


 

老碉堡望著老邁的死火山,夕陽沈沈、月光閒閒


鄰座操著裘德洛般口音的貴公子,晚餐快結束時才遲遲現身。挑了一張最邊緣的桌子,點了一瓶稀有的香檳,撥了一撥那種查理王子年輕時的髮型,再次交待怯生生的女侍「妳懂吧!會選擇來這裡、就是不想被任何人看見」。他包下了一架小飛機、領了一位嚮導,”一個人”飛越荒境、每天獨飲整個星球的月光。

 

茅草屋像裙襬在四周飄散,崇拜著山丘上不解風情的老碉堡


望著下榻的茅草小屋,像皺摺的裙襬在四周飄散,崇拜著山丘上不解風情的老碉堡。小屋lodge中每一扇窗,都能走出自己的坪台,彷彿一艘小艇的甲板,望著海的呢喃,潛入宮崎駿畫裡的黃金草原、相遇夢裡才會出現的巨獸。早晨未醒,我像羅丹的石頭雕塑一般,拿著一本手札坐在馬桶上,望著不老的Damaraland的群山,發愣似的吹風,發愣般的發愣…

 

美與不美之間的爭辯,如果心有所屬,就不會那麼的執著,不再那麼的絕對。

 

其貌不揚的碉堡,藏著一顆遼闊的心,一堂遼遠的眼


 

 

 

清晨的早餐,一群雀鳥等著旅人掉落的燕麥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