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平凡的婚姻生活 打造不平凡的人生

 

「你們的婚姻生活,和以前有什麼不一樣嗎?」

 

一個下過雨的台北午後,我和Mr. Grey坐在一家蔬食餐廳,和友人碰面,經過七年的愛情長跑,透過網路,大聲宣告了我和Mr. Grey終於步入婚姻,但朋友見到我們倆,一開口就問我們這個問題,我們互看了一下對方,笑笑地回答:「還是一樣過生活啊!」不過,一樣都是生活,但我們知道,在彼此心裡之間,都開始出現了微妙變化。

 

談婚姻生活之前,我想先談一年多前,我和Mr. Grey一起到法國生活兩個月的日子,當時我們的感情穩定到,生活中除了報告例行公事,但大多都是抱怨工作,生活開始被烏煙瘴氣的鳥事包圍著,除了這些,我們到了,真不知道還能聊些什麼事的窘境。儘管在那之前,有好幾年,我都會利用過年長假出國散心(就算沒長假,也會想辦法變出長假),2013年3月時,我也不例外地,很快地就在計畫明年的過年要去哪裡玩,當時我努力找便宜機票,來決定我下一個散心地時,意外地發現飛巴黎的機票,竟然不到三萬元,我大概只思考了五分鐘,就決定要買下這張機票,但也為了這張機票,讓我和Mr. Grey起了不小的衝突

 

摩羯座的Mr. Grey,唸我個性太衝動,常常想到什麼就要做什麼,完全都不考慮後果,因為當時我因為卡債,一半以上的薪水,都拿去還債了,卻還恣意地花三萬元買機票,要去歐洲玩,並且連要去歐洲玩的錢在哪,都還不知道。

 

但我總是用同樣的藉口回應Mr. Grey:「我只要想做這件事情,我就一定會去完成,因為誰知道我能不能活過30歲。」只要這些話一說出口,我們大都是沈默以對。

 

或許是因為我的父親,在我國中三年級時,因為肝癌去世,那一年,我爸爸他才34歲,也因此我常常把34這個數字,放在心裡,「假如我34歲就離開了,我會不會後悔有哪些事情,我沒有去做?」每當想到這裡,我就會把信用卡拿出來,一氣呵成地訂好機票,將寄到信箱裡的電子機票印出來,帶在身邊,當作我接下來工作的主要動力。

 

過了兩個多月後,Mr. Grey看我的心意已決(機票都買了,不然要怎麼辦XD),加上當時他的藝術工作也遇到瓶頸,他突然跟我說,那他也要去法國一間表演學校上課,並且成功申請到補助,就這樣,我花了兩千多塊,改了機票回程的日期,將原本只是11天的巴黎行程,改成兩個月,Mr. Grey到巴黎上課,而我則是利用空擋,到歐洲展開背包旅行,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也開始研究歐洲各國來往機票及住宿,光是幻想到那些以往只有在電視上,或是書本上看過的地名,內心就莫名地興奮起來,只是出國的生活費,我仍然沒有著落,每個月賺的錢,都是直接絞盡其他銀行的信用卡帳戶裡,而我能做的,就是每天認真地工作,期盼明年出國前的年終獎金可以拿多一些。

 

出發前三個月,我向主管告知,我即將留職停薪兩個月,並且以回來後能寫歐洲房市稿子作為交換,主管也非常開明地鼓勵我,趁年輕多多出去看看,然後再出發前兩天,也就是除夕夜前一天,我拿著提款卡,到便利商店的銀行查詢戶頭金額,看到餘額的那一剎那,我的內心也開始尖叫了起來,八萬五千塊的年終獎金,加上四萬多塊的薪水,由於當時我已經向銀行提出前置協商(也就是向銀行宣布信用破產的意思),將所有債務整合,將每月債務金額,縮小到收入的四分之一,所以扣掉兩個月的房租及每月要繳交的債務,我還有八萬多塊可以用,加上我利用早鳥票的優勢,利用廉價航空或是廉價巴士,早就安排好去巴塞隆納、威尼斯、羅馬、倫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及布拉格的行程,將近一個月的旅行時間,各國來往的交通費只需要1萬元,住宿則大多選擇青年旅社,同樣也將住宿費用控在一萬塊以內,然後再拿兩萬五千元拿來付第二個月巴黎的房租,剩下四萬塊,作為生活費。

 

回想當時,我和Mr. Grey每個禮拜會去一次家樂福,採買未來一週的食物(在法國,越大的超市,東西往往最便宜),並且將預算控在70歐元以內(當時歐元兌台幣的匯率是1:42,等於一週我們兩人食物配給的費用不能超過三千元),如果當週我們要去巴黎市區觀光,就會利用採買來的食物,在家做好三明治或沙拉,用保溫瓶泡好咖啡或茶,再帶一顆蘋果跟橘子,才會放心出門,因為以當時我們身上的錢,根本不足以應付巴黎昂貴的外食,但儘管當時的日子有些刻苦,但那段日子,卻是我跟Mr. Grey最快樂的時光,牽著手走在巴黎的街道上,想盡辦法讓身體多靠近對方以便取暖,努力用雙眼記錄巴黎的美,當時光是互看對方,這個簡單的動作,都會惹得我們發笑,因為真的太刻苦了,反而令人永生忘懷,一直逛到肚子餓了,我們就會找個公園,吃我們的自製沙拉,讚嘆對方的手藝,或是講好下禮拜再去家樂福時,一定要再買那些,經濟又美味的一歐元食材。

 

2014年的2月,那時的巴黎,雖然沒有下雪,但早上的霜露,卻經常讓我們從被窩裡冷醒,當時我和Mr. Grey租的小套房,有提供暖氣,但法國用核能生產出的昂貴電費,始終讓我們吃不消,加上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即使有也看不懂),我們決心,用意志力忍過這兩個月的寒冬。

 

每天早上Mr. Grey會騎著房東的腳踏車到學校上課,我就吃著可頌配柳橙汁,再煮一杯焦糖咖啡牛奶,帶著我從台灣扛過去的小說,走到後方的小花園,躺在草地上,曬著陽光配著甜甜的熱咖啡,一方面是為了殺時間,一方面也是為了省暖氣錢,等到傍晚,Mr. Grey從學校回來,他會和我分享他的課堂生活,我們會一起討論他禮拜五要呈現的角色及表演,他選擇反串倩女幽魂裡的小倩角色,當作他的小丑諷刺劇的演出,我拿黑色口紅塗他的臉,他則拿我的眼線筆,想盡辦法將他的單眼皮,畫成大眼,最後事實證明,這根本就很難辦到,卻這樣的妝容,在舞台上,卻意外地備受好評,讓他得到了老師底片相機裡,珍貴地一張照片,下了課,他開心地帶著相片回家,與我分享,我們看著照片,在寧靜的夜晚裡大笑,當時我們的巴黎生活,好單純,也好快樂。

 

直到三月初,我獨自背著背包,開始我的環歐之旅,我和Mr. Grey說好,當我走到第三個城市阿姆斯特丹時,Mr. Grey會從巴黎坐飛機來跟我會和,在阿姆斯特丹,我們第一次進去Coffee Shop,之後的兩天,Mr. Grey每天總是要光臨一次Coffee Shop,也因為”Coffee”的助興下,我們談了好多一起生活六年來,不曾談過的心裡話,有憤怒、有傷心、有挫敗、也有甜蜜,還記得談完的那一晚,隔天一早,凌晨六點多,Mr. Grey就離開hostel,要趕早班飛機回巴黎上課,留下我一個人繼續在阿姆斯特丹,不到七點鐘,我看著Mr. Grey的背影關上房門後,我的睡意全消,起床洗了把臉,就到樓下餐廳吃早餐,思考著前一晚我們兩人的談話,那一天阿姆斯特丹下著小雨,我一個人走在路上,到了安妮之家的樓下,買了票,進入安妮之家參觀,結束後我買了一張明信片,寫給自己,也寫給Mr. Grey,我和我的心靈和解,也做好了要和Mr. Grey,一起面對未來的準備,那一刻,我知道我們兩人已經不一樣了,我也將悲傷留在阿姆斯特丹,帶著我們在阿姆斯特丹瘋狂的心,繼續背起我的背包,往柏林前進。

 

兩週後,我再回到巴黎,我不敢相信,我的第一次一個人的歐洲冒險,就這樣結束了,而我一路上也都平安無事,甚至還認識了一些朋友,對未來的人生,也開始有了方向。雖然當我抵達巴黎Orly機場時,因為不懂法文,和司機雞同鴨講,差一點趕不上最後一班開往Etampe的地鐵(但最後在貴人的幫忙下,我還是到家了),凌晨12點多,Mr. Grey獨自站在地鐵站外,頂著寒風,看著每一班從巴黎到站的列車,直到我走出站,他的眉頭才鬆了開來,兩人眼神相對的那一剎那,我們彼此相擁著,我們內心也都明白,未來的日子,我們準備好了。

 

回到台灣之後,我回到職場工作,他繼續藝術創作,接下來的一年,我萌生了結婚的念頭,而他在計畫未來時,也開始把我擺在他的清單裡,過了半年,我開始找起機票,只是這次是要飛往羅馬,Mr. Grey同樣要再去進修,只是進修結束後,我們說好,要一起去環歐旅行,規劃好行程、訂好住宿,距離Mr. Grey出發前一個月,在一次逛街途中,Mr. Grey帶我去看了戒指,之後又過了兩個禮拜,某一天我要去上班之前,還記得當時我才剛從七堵,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到南港公司附近的便利商店,喝著我的冰涼沙士,Mr. Grey一通電話打來,要我在那等他,準備一起到附近的戶政事務所辦結婚登記,就這樣我成為了杜太太,沒有任何求婚,也沒有任何儀式,甚至連登記時,我都不想拍照,因為運動上衣配短褲,加上一頂草帽,最後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Mr. Grey幫我拍了幾張照片,只准存在手機裡欣賞,儘管如此,正式邁入人妻的生活,我的心仍然雀躍,也帶著杜太太的身份,繼續平實地過生活。

 

接下來的一個月,就如同大家在粉絲團所看到的,我們完成了23天的私奔之旅,原本說好要拍的婚紗照沒拍,但看著旅途中,一起拍下的合照,愛丁堡的大草原上、羅馬的咖啡店裡、奧斯威辛與死亡之門的合照、布達佩斯馬路中央的自拍,記錄了我們新婚的生活,有沒有婚紗照,似乎已經沒有那麼的重要,現在只要我們不如意時,我們總會拿出那些照片,回想當時一起旅行的感覺及甜蜜,生活中的無力感,似乎也開始變得渺小。

 

從歐洲回來以後,我和Mr. Grey努力把生活變得簡單,盡量在時間內完成工作,回到家後,開瓶紅酒,聊個天,互相關心對方一天的生活,或是開著從東歐買回來的CD音樂,邊看著小說,我們說好,每個月要看完一本書,然後和對方分享,每個禮拜五則是我們的約會日,週末則有一天是家庭日,這一天我們會放下所有電子產品,出去騎車,或是野餐,每個月一起看一場舞台劇或是音樂劇,繼續計畫著明年的歐洲進修之旅,是藝術,是語言,是文化,也是婚姻生活的再修行。

 

註:大麻,在阿姆斯特丹是合法的,所以只要看到Coffee Shop,就代表裡面有賣大麻,因此不要隨便在歐洲路上,問人家哪裡有Coffee Shop,我們就有朋友曾經亂問路人,結果對方拿出了大麻,企圖要賣給她XD

 

 

本文出自ELOPING2GO

到國外私奔吧!女孩~Eloping 2Go

 

Rin&Lynn

這是兩個女孩RinRin和LynnLi的故事。在這裏,私奔的定義,不是傳統式的離家出走,而是在於Elope的真諦,在國外辦一場專屬於兩個人的婚禮,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而我們正在實踐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