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借過!我相約了一個夢

 

一臉秀氣的女孩,遞出一封離職信。轉身而去的馬尾、掃過職場裡的冷空氣。往著窗外直挺挺的台北101,我想起西雅圖塔樓上,那一位謎樣的女子。

 

她已經被關在塔上10來年了…

聽說,她總共收養了50隻貓…

她,肯定是某人不能曝光的情婦…

 

 

如果在台北101的頂樓上,藏著一戶全城仰望的私人住宅,住著一位女子,大家該會這樣想。

 

一城之上的Smith Tower,10多年來城區裡的人抬起頭,就是這麼點不懷好意的議論紛紛。碎嘴在仰慕與詛咒之間,她成了城裡版本不一的消遣話題。

 

 

近在中國之廳的頭頂上,一扇沈默的秘門,通往140米高空的私人閣樓。就跟巴賽隆納的奎爾公寓一樣,遊人不斷的古蹟,藏著戀戀不捨的住客,緣起於一位女子爭取來的夢。

 

“希望平凡的女兒,在最不凡的天空中長大”

 

1997年,因大樓移出老水塔的機緣,金字塔的頂端,頓時有了空缺。

 

104年的古董級大樓,現年50歲卻已長居10年住客,非權貴出身、兩個女兒的媽媽,手吹玻璃大師Chihuly的助手。當年身為改建顧問、提出創意,勇於舉薦自己的 Franklin Lahaies女士,願以20年分期付款償還租金,一家四口有幸入主這座全城欽羨的塔樓。

 

女子與大師以玻璃藝術相遇,Chihuly美術館,就是一個夢境的約定。站在西雅圖細雨不斷的懸崕邊,撐起一把醒眼的傘,在烏雲腳畔、開出一朵綺色的陽。

 

 

花園裡的水晶玻璃,白天玩弄太陽,擬態成一朵巨大的花、一株個性的樹。夜裡化身成一種蔓延,補捉光的蛇行,似凝固的煙花、招引來無數的驚嘆。一顆顆被凝固的夢境,是芭蕾的點穴,停留在時光的胳肢窩。水晶燈的觸手,成了改寫平凡人生,最深刻的一回轉彎。

 

夢想,往往就缺膽識!

 

 

我喝了一口星巴克,站在雨季的碼頭,喉頭流過一段太平洋的暖流,相遇鯨一般巨大的夢。跨過Meg Ryan與湯唯的螢幕漫漫,西雅圖之頂的故事,不真實中的極真實,在海港市集沈睡之時,她獨自醒著,勇於追尋不悔的一生一遇。

 

 

 

FB 相簿原文:

夢的狹路 Gorge Dreamer

她在塔樓上 Smith T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