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我們相遇的,邂逅橋

不甘寂寞的城區,從不會就此甘心的清醒

 

拱橋這一岸,是一家廉價的旅店,總有一些拎著大背包的年輕人,或坐或臥在門前的小階梯上抽煙。橋的那一端是一家老派的咖啡館,紅白格子的桌巾會隨著運河上吹來的風,浪蕩搖擺著夏末夜色、那種阿姆斯特丹理所當然的輕鬆。

 

一陣急駛而過的馬達聲,驚醒運河畔。時而是載貨工作船、或許是Water Taxi呼嘯而過。偶爾竄出一艘喧嘩的小遊艇,漂浮著一群瘋狂的男女,似乎已經Party了一輩子,拖著白浪般的長水紋,拉出一條長長的尾巴。

 

那個興風作浪的故事,在橋畔、在雨裡


夜,總該來了。

每天活著的目的、就等著這狂歡的一刻!

 


五點是下班後,西裝客拎著腳踏車,與同事架在吧台旁,舉杯對撞生啤酒。

八點是餐前酒的優雅,透著香檳的氣泡看彼此,才算得上浪漫。

十點是晚餐後的續杯,一夜的風流就等著此刻水漲船高。

秒針移了一格、從今天跨過明天,更深的一層夜色,鐘點收買灰姑娘的夢。

 

一家家異色酒館,點起忽明忽滅的肉慾霓紅燈,招引著蛇一般的腰身,穿梭在幽暗的巷弄,迴轉在人性與情慾的交口。阿姆斯特丹的夜總要有幾個儀式,讓男人鬆綁脖子上的領帶,讓女人在大街上脫下高跟鞋,赤腳吶喊著一夜遲來的愛情。

 

今夜,忽然來了一陣雨,不甘寂寞的城區,當然更不會甘心就此清醒。

 

廣場上、盲馬匹、閒鴿子,青春的流浪

 

一夜風流就此水漲船高,似乎已Party了一輩子

 

躲雨的背包客,留下一地的散落煙屁股。兩位黑圍裙的男伺,咒罵著壞天氣,對口發起牢騷、收起一岸的餐桌,留下一小道窄窄的遮雨棚。一位紅髮的熟齡女子踏了進來,白色T-Shirt緊身牛仔褲、一如青春的弔念;紫紅指甲拎著半瓶海尼根,肩上那掛名牌側背包成了破綻,露出了那麼點過季的追憶。

 

雨水把她手上的地圖,暈開的如同失了色口紅、褪了色的年紀。

 

一小道雨棚、同時引進了一個帥氣的小伙子,擱下垂淚的腳踏車,黑框眼鏡下是一張青澀的臉,沾著溼透的頭髮,溼透的條紋衫上,清楚的透出一身烏茸茸的體毛,如同雨夜沈重而神秘的天色。

 

急駛而過的馬達聲,牽引夏夜的蠢蠢欲動


微醺的女子向小伙子問路,誇張的笑聲透過落雨聲,燦亮的如同雨夜裡的星光。起霧的黑框眼鏡裡頭,發現了一顆尚未被命名的星球。濕爛成一團的地圖,捲在女子手上成了一道橋,串起了寂寞空域。一場莫名雨、兩個陌路人,忘了歲月的距離,閉上眼親吻著偶然的情慾。

 

雨,下的狂熱,星星早已墮落河面上。
燈紅酒綠的倒影,是失心瘋的印象派畫作,絢麗而斑斕。

 

女子的指尖,遊走在顫動的腰身、每一吋肌膚都是一種試探;男孩的手,在火山似的朣體上,開始一款線上遊戲般的探險,隨著水滴、悄悄的滑入那一掛側背包,緩緩的取出一只端莊的長皮夾。

 

我突然想起那個在五月的中國,才會被拿出來興風作浪的故事,屬於人與蛇之間的巧遇,在橋畔、在雨裡。

 

只是今夜,不求偷走一顆心,只為帶走一兩銀。

 

拱牆另一岸,落單的腳踏車,一夜垂淚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