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李維菁/與自己相遇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李維菁/小說家、藝評。長期投入當代藝術觀察與評論寫作的她,很清楚寫作是自己喜歡的事情,不求代價,光做就很快樂。這份追逐夢想的喜歡與勇氣,在妳生命裡是否也存在著?讓李維菁用文字帶領妳,挖掘女性不同的樣貌與心中的自我相遇。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圖/李維菁提供)

 

每個人都要心懷一個秘密,一個只有自己知道,不願意和他人分享的秘密。那個秘密隨身帶著,逐漸逐漸地,它會膨脹並且變成心中一個小小房間,那是你隨時可以走進去獨處的地方。一個人一定要心懷這個秘密,內在一定要有這麼一個自己和自己相處的空間,可以隨時進出,只容許自己享受獨處-那是人生重量定錨之處,滋養自尊之地,生命風格養成之所。

 

許多女人一生始終不曾與自己相遇,儘管外面看起來盡是能幹與才華。不管是女強人、學者、貴婦或是上班族、店長,她們活了很長的時間,有了豐富的閱歷,有幾個人還喜歡強調自己的特殊性把「我這個人就是。。。。」,或者把兩性勵志書那句可笑的「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掛在嘴上。她們都在歲月中努力攀爬,好過著社會認定的過著成功日子的女性模樣,但是,實際上卻不曾認清自己真正的模樣,只是努力把生活過成大眾眼裡的好日子。不外乎是財富、旅遊、美食以及伴侶,這些成為「好日子」的組成零件。

 

那和拼命把臉整成一個制式化的工整五官,以博得人稱「美人」有什麼不同?而一個人是因為他人的稱讚艷羨,覺得人生有成就感,在他人的眼光中找到滿足,卻不曾自己注視自己。

 

你的臉原本長什麼樣子呢?你靈魂的形狀和顏色是什麼模樣呢?

談什麼自我、談風格、談生命改造,談這一切之前,先必須與自己相遇才行哪。

和自己相遇之後,很可能是憂鬱的開始,也才可能是自愛自重的起點。

 

(圖/李維菁提供) 

 

我們的社會,不單只對女性如此,對男性也類似,多數人從小被教育長大要成為一個成功的、有用的人,而女性不但要成功有用,還要受到大家喜愛的人才行。而這些要求,都指向個人在群體裡的重要性與個人在群體中被認同的程度。換句說,談的是合群,是群的概念,是他者的眼光。因此,傳統的教育下,不是讓人太屈從於群體,就是因驚慌排斥反而從群眾中撤退棄守。從小到大,大人最不喜歡告訴你的是:你必須獨處,獨處很重要;大人也不喜歡孩子獨處,不喜歡孩子心中懷著秘密,不喜歡孩子心中有一個地方是他們進不去的。

 

但是,只有獨處,一個人才可能平心靜息,才可能慎思明辨。只有喜歡獨處,你才能與自己相遇,才有可能在社群中站定不慌張,也才能與他人互動進退得宜掌握分寸。

 

也唯有如此,才能知道真正的友誼、愛情與婚姻的關係是什麼,而不是飢渴慌張地想抓著什麼,又覺得怎樣也抓不夠。

 

偏偏這個世界不喜歡:不喜歡你和自己相遇,不喜歡你喜歡和自己獨處。

 

只有寶愛心中那個不願與他人分享的的秘密,那個獨處的小時空,才能自尊自愛。永遠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小的時候,在現實還沒入侵認知的時候,在還沒為贏得讚美展開長期競賽的時候,我喜歡做什麼?做什麼最快樂?什麼是你就不能獲得讚美回到,也喜歡做的事?

 

如此一來,你的模樣就清楚了。

 

不管那個是追劇、畫畫、唱歌、騎駱駝,做那個就對了。

祝你早日與自己相遇。

 

 

妳可能還會想看:

 

如果不妥協,生活還是不是甜蜜—-李維菁vs.徐譽庭

艾莉/老套戀愛情節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