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不男不女的創業家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張希慈/抱著對改造青年教育的熱忱,她創業、寫作、演講、旅行與策劃工作坊。大學畢業不到一年已是TEDx的年會講者、台灣最大社會企業育成計畫培育對象,目前為「城市浪人創業計畫」創辦人兼執行長。聽張希慈細細述說,如何在創業的夢想中找到理性,把對的事情,做得更對。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我其實常搞不清楚自己是更像男孩一些,還是更像女孩一些。

 

我不太研究化妝穿搭,更不懂保養護理。我喜歡古銅色的肌膚,不那麼在意東冒西冒的痘痘。相比被形容「性感」,我更喜歡被形容為「活潑陽光」。熱愛跳舞的我,不喜歡性感的爵士舞蹈,反而對於可以穿著寬鬆垮褲的嘻哈街舞充滿興趣。

 

先別急著為我貼上「男人婆」的標籤(儘管我覺得被稱為男人婆不是什麼讓人不舒服的事),只是我在不同時刻,還有著不一樣的性子。

 

 

創業時的我,好辯、膽大、主動、不怕生、急性子、好強、獨立;寫作時的我,感性、創意十足、在意感受甚於事實、喜歡聆聽;生活時的我,懶散、任性、隨和、慢步調。我喜歡打靶更勝於縫紉,但我也喜歡手做甜點更甚於球類運動。從陽剛的特質到陰柔的特質,從工作到生活,我時而堅強,時而柔軟、時而聰慧,時而呆傻。

 

當我媽念著我又不好好保養皮膚時,我會和媽媽開玩笑地說,「誰叫你生了我這個兒子。」而當我回到創業與寫作的環境時,面對六成多的女性粉絲與服務對象,我又會意識到自己有些能與其他女孩相互同理的特質與經歷。

 

有一次,因為「感性」讓我在工作時與同仁有了很大的意見爭執,他憂慮地告訴我,他擔心我會太感性誤事,著眼在太小的人際互動而忽略了更大的組織平衡。當我知道我的陰柔特質讓我在工作時遇見質疑,我無法控制地哭了,我很害怕自己做錯決定,也害怕自己辜負同仁期待,更害怕自己的「感性」不能成為帶領團隊的特質。回到家以後,我撥了通電話給我一名好朋友,訴說了這段挫折。她在我抽抽答答哭後之後,很溫暖地告訴我,「不要懷疑,感性的人也能成為一名好的領導人。因為你所感受到的情感比起其他人更豐富,在意這些情感的你,更能知道人們的需求是什麼。只是在你揹起這麼大的責任後,你須要更多的理性,去條理分析那麼多的情感需求,該怎麼分配資源、時間、人力,才能照顧到你所想照顧好的人。」電話掛斷、擦乾眼淚後,我開始思索如何找到理性,把對的事情,做得更對。

 

 

面對工作的挑戰,我變得更加勇敢而堅強。面對感情的爭執,我也學著更加柔軟而細膩。在不斷長大的過程中,因為想變成更好的一個人,於是我開始變化。後來,擁有看似混亂的性別氣質,卻才是真實而完整的我。當我發現我變得「不男不女」,卻因為這些特質而在工作與生活中變得更加自在與快樂時,我才了解,人們從來不需要被定義為「男人」或「女人」,每一個人,都應該是一名自己所渴望與喜歡的「人」,應該要自在地擁抱自己喜歡與渴望的個人特質,進而成為一名擁有自己姓名的全人。

 

(頂著素顏,就到了北京清華大學校內演講。)

 

希希嚷嚷的日子

張希慈,帶著社會學的靈魂,搭配著創意搞怪的血肉與對於文字的信仰,融合出畢業後的瘋狂創業與創新生活。

 

目前是【城市浪人】計畫負責人,同時是《感謝我們始終對話》作者,也是Free Story Writer計畫發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