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三十五歲從大學生心態變成大人,還來得及?

文/石川和男

從進入第一間公司的那天開始,我就一直很討厭工作。畢竟,從想玩就玩、想睡就睡的大學生,變成不想工作卻得工作、想睡卻必須起床的社會人士,當然會有排斥感。

在會計部裡,因為缺乏會計知識而挨罵;在建築公司,碰到建築工地現場的人,總會講話挖苦在辦公室內工作的人;而且,主管若不是由總公司外派、就是來自政府機關的空降部隊。當時的我總是處於挨罵、遭嫉妒的狀態下,升遷之途又受阻,完全是三重痛苦重疊的困境。

我曾經想改變現狀,卻不願意努力實行;想辭職又沒有勇氣,就這樣放任時間流逝。我在週末續攤狂飲,平日下班後一回到自己居住的公寓,便躺在單人床上翻閱書籍或雜誌,如此日復一日。

後來的某一天,我如往常般閱讀雜誌,看見一個讀者投書的人生諮詢專欄。

「我每天去公司都覺得很痛苦,工作內容既無趣又沒有挑戰性,實在很想把工作辭掉……」,讀者的諮詢內容大致是這樣寫的,對方的心情和我如出一轍。我甚至一度懷疑會不會是自己夢遊,在半夜爬起來寫了這封投稿信。

結果,負責回答的作家說:「你在鬼扯些什麼?工作辛苦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啊。就是因為你做了那些辛苦又煩人的工作,公司才會付錢給你,不是嗎?」

看了這篇回覆,我才終於恍然大悟:「說得沒錯!就是因為辛苦,才能得到報酬啊。」那個時候,我非常贊同那位作家的意見,也終於找到了工作的意義。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