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喜歡自己夠用的人生就好

 

總有人羨慕我毅然決然放下了穩定的工作,追求一種想要的生活,但很少人去看見故事的背後,那一路走來的義無反顧,那滴水穿石的決心。

 

曾經我就像是從井底看天空,天空永遠都是美好的,很嚮往外面的生活,但卻害怕離開了井沒有水喝,離開了這裡就沒有朋友,整天就望著外頭的雲在我眼前飄過,心想老天爺就不能給我一個方法離開這嗎?

 

我厭倦了井,但也害怕離開這裡,卡在原地悶悶不樂了好久,就連工作跟感情都出了問題,眼看戶頭裡好不容易存到一筆錢,想著能不能轉身遠行,別說我沒害怕!常常閉上眼就會夢見災難的事情發生,好怕一去就回不了頭,即使我如此嚮往天空多變的風景,卻也擔心自己的破英文跟拗脾氣能不能在稀薄的空氣生活下去。

 

的確,我不是天生的旅者,甚至可以歸類到旅行的蠢者,生病、撞爛車、食物中毒、颱風、蚊蟲、遇到壞人等等樣樣都來,我曾經差點死在斐濟,也曾經在紐西蘭遇到想要拆夥的旅伴,在墨爾本掉了全部證件,在卡布丘遇到糟糕的黑心農場夫婦,在東南亞被咬到整隻腳面目全非,在香港燙傷,在日本差點走到黑社會地盤,旅行真的能帶給我多少美好,但我記憶中最清楚的竟然都是那些崩潰的瞬間。

 

是的!我是因為「厭倦」生活才「逃離」井,但井裡看的天空跟實際走過一遭那根本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但也正是有這些憤怒跟崩潰的歷練,才能讓我「認清」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人生的富有價值到底是什麼。

 

不是名,不是利,不是數不盡的鈔票,不是名片上的抬頭,不是非要嫁人生子買房子,而是珍惜夠用的人生。

 

為什麼厭倦井,為什麼喜歡天空,有時候我們都看到表面的美好,痛恨社會的不公不義,太在乎自己沒有的,太想要別人擁有的,往往忘記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很「足夠」的人。

 

曾經我也幻想著邊旅行邊生活的概念,但在歸來後放棄了這樣的想法,你什麼都沒有,要誰付出錢讓你過著這種大爺的生活呢?你只想著別人要來支撐自己的夢想,但你又能為那些人付出些什麼?

 

一年後,我又回到穩定的井底,井底的風景沒有變,但我看待所有事務都有了不一樣的風景,不再拘泥過去的自己,那些解不開的問題,看淡了大家追求的名利,用書寫記錄下沿途改變的心境。

 

第一本書,在歸來後的隔年上市,總有人問我要當旅遊作家了嗎?我笑說沒有,其實版稅的費用真的很少,或許連一個月的薪水都不到,朋友這時候問「那你為什麼還要出書。」我說就當給自己一個紀念,重要的是也給爸媽一個驕傲的理由,當初這麼反對自己的女兒遠行,現在卻能將自己的經歷變成故事激勵別人,我能感受到她們眼神裡面的欣慰。

 

出書之後就不再記錄旅程了嗎?不!我更想寫更多的東西,寫更深入的旅行,所以相反的「確認」了一件事情,寫作不是為了出書,不是為了版稅,不是為了出名,不是為了粉絲,是為了我自己。但就是因為出了第一本書,才明白自己有多少不足,需要更加努力,更明白做「喜歡的路途」並不需要衡量拿到多少價格。

喜歡旅行 喜歡寫字 喜歡做夢 喜歡自己的女人。當這個世界越荒謬,你就要越堅定初衷。初衷是什麼?那個驅使你改變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