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為了工作,請先溫順的殺死自己……

文/中古小姐

 

「並不因為是外國人才受到這種對待。在日本企業裡,新人本來就很容易被要求表現『意欲』,大家都想知道對工作的態度是什麼,所以站穩之前不可以輕易抱怨,也不可以放棄。」我在沙發上滾來滾去抱怨著公司歧視外國人時,a ki這麼說。

 

 

晚上七點的會議開到九點半才結束,我發現肚子早已失去飢餓能力,它絲毫沒提醒我晚餐時間。此時,腦內也沒有進食慾望,只想看場午夜電影,畢竟十點前下班的日子該被好好珍惜。身為在日本的外國人,從留學生變成社會人之後,我離東京更近了些,卻距離自己更遙遠了。

 

富士月九日劇「サプリ」( 此為伊東美咲主演的《戀愛維他命》)裡面有句經典台詞:

「大人であるために、どうしたらいいのか?―働くんだよ」

該如何變成真正的大人呢?毫無疑問的,必須藉由工作!

 

【工作】:從事體力或腦力勞動。字典裡是這麼解釋的,但實際上的意思是,你必須殺死自己!尤其在成為某某株式會社的一員後,就意味著必須放棄睡眠、進食、戀愛、玩樂等各種想用來取悅身心靈的時間,將它們通通貢獻給工作。

 

對於2006年的日本企業來說,他們對外國人材的需求度不算高,不論是哪一國人被錄取後,在公司都會被當作一般日本人使用,尤其是我所在的廣告業界。

 

「妳不要老像サザエさん(海螺小姐)那樣,稍微被人稱讚就開始忘我,身為社會人還這麼單純,不太好喔。」

「(日本)主婦們最會用微波爐來處理哪種料理?」

「妳認為在週日的晚上,東京的便利商店和大阪的便利商店裡容易缺貨的商品是否類似?」

 

即使是社內最輕鬆的Brainstorm(動腦會議),還是相當令人坐立難安,有時候別說聽不聽得懂日文的深奧意思、拿不拿得出想法,光是增加腦中的「日本人共識」都顯得困難。

 

雖然我從高中就開始追日劇但並不看卡通,所以被說到「不要老像海螺小姐那樣」時真的很困擾,到底被譽為國民卡通的海螺小姐在日本人共識裡扮演著什麼角色性格?不要像她那樣,又意味著是哪樣呢?

 

和東京人打交道的機會增加之後,我開始質疑:「自己究竟是以什麼姿態被文化背景不同的人們理解?也許他們理解的我和真正的我有不少差距?當這些差距累積越來越多時,會不會有一天我就屈服於去成為『大家理解下的那個,某部分和海螺小姐很像的我』?又或者,我會選擇真正的我,而放棄在這個社會立足呢?」為什麼有這樣的擔憂?實在是工作在生活的占比太大,而自己和工作裡必須扮演的社員角色之間衝突太多。

 

「為了S企業的新微波爐上市企劃案,周末請到都內各大電器賣場觀察主婦行為,並在周一一早交篇報告上來吧。當然我也會以男人角度去做同樣的市調,然後我們可以相互比對各自觀察到的消費者心理現象,看有何不同。」前輩如此吩咐著。

 

「嗯⋯對於去電器賣場觀察主婦這件事我很樂意,但可以的話,不想利用周末的時間。周末我要和戀人上超市、逛書店,也計畫好要去電器賣場購物(是以純消費者立場)。接著,回家一起做料理,深夜再去六本木看場能洗滌心靈的好電影。我很飢渴,渴望在工作以外的世界累積理性和感性。如果沒有這段Break time,下周我無法拿出百分百戰鬥力⋯⋯」

 

很遺憾的是,這些話在工作狂的日本男人們面前是講不出來的,畢竟對方腦海裡絲毫沒有要壓榨妳的念頭,他們認為社會人的工作態度「本來」就該這樣,「本來」就不必擁有太多的自己。

 

村上春樹的小說裡寫著:「可以的話,我想在最大容器裡試試自己的能耐。」在還沒試出自己能耐之前,我暫時必須演得跟大家一樣,不能讓他們發現我不認同所謂的「本來」,必須先溫順接下所有「殺死自己」的任務。

 

本文出自《東京,一期一會》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