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打工度假開啟我一生流浪的契機

 

很不經意突然翻起了數年前打工度假的照片,相信嗎?照片裡面的我已經三十一歲,但看起來卻像級了二十出頭,因為身邊都是一群剛出社會的黃毛丫頭,在這裡我屬於熟齡組的打工度假者。

常常會被許多年輕妹妹問「姐姐,你為什麼來打工度假?」
內心總有一種慶幸,還好你沒叫我阿姨,卻也有一種悲哀,因為已經晉升「姐」的階段。

我的回答很制式化,就說「工作累了,來體驗生活。」

身邊的小弟弟小妹妹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我,姐姐看起來好有經歷,但是卻從來不擺老人姿態的架子,只是這樣的人事實也難以親近,有如老人心海底針,實在摸不透這個老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第一份農場工是採草莓跟包草莓,還沒做一個禮拜就想落跑,天知道像我這個在台灣嬌生慣養的嬌嬌女怎麼可能彎腰駝背去採草莓呢?西湖的草莓去玩玩還可以,四點起床,五點上工,氣溫從零度採到太陽高升,別說打工度假很棒!當場我只有想死。

 

「為什麼!憑著我高貴的身軀為什麼要在這裡做農工?!」
「這種只需要勞力不用腦力的工作對未來有什麼幫助?!」
「為什麼有冷氣吹的辦公室不待來這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工作!」

第一天工作我的咒怨有如「七夜怪談」般無限在腦中延伸,我甚至懷疑自己「拋下工作家人到紐西蘭打工度假這個選擇是不是錯了!」

終於熬過了一天,還好草莓季還沒開始,隔天是休息,我躺在宿舍床上望著天花板,一個人沉思接下來是不是要訂機票回家的打算,心想「沒錯!姐姐就是個台灣來的千金嬌嬌女,年紀一大把還來幹這種活何苦,趕快回去跟老闆認錯搞不好還能回鍋上班。」

 

 

一個敲門,隔壁的中國打工度假妹來串門子,剛從中國浙江大學畢業,雅思考的極高分,腦袋聰明但看起來呆呆的女生,她也是一個人來打工度假,在朋友圈裡面她一個人也不敢說,感覺打工度假在中國還是個離經叛道的行為。

我們一老一小,我抱怨著採草莓勞力工多苦,她則跟我抱怨著中國生活有多苦,於是苦逼了兩個人莫名其妙就成了莫逆,相差七歲的死黨,看著她大老遠從中國來體驗生活,為什麼我就不行,一樣都是人,工作有人做的開心,有人做的不開心,她教我凡事往好方面想。

「你知道有人來這裡好幾個月都找沒工作,還有人去做毛利瓜把腰都作快斷掉了。」

原來在紐西蘭打工度假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比比皆是。

打消了夾著尾巴回台灣的念頭,反而慢慢喜歡上這種無腦的工作,什麼都不用想,就是把草莓採好,草莓包好,然後就有飯吃,有錢拿,有房子住,還有人陪著聊天、做夢,整天說一些不著邊際的五四三,整天只想拿著薪水去買酒跟PIZZA,整天就想著各式各樣的名目開PARTY,這樣的日子好簡單,也好快活。

倒也不是每天日子都過得如此開心,人只要碰到人就會有情緒,會比較,會耍心機,會挑撥離間,會流言蜚短,會猜忌,但每個人都來自四面八方,帶著各自國家的背景跟故事,真的個性不合就直接當陌生人,反正轉身一輩子你也見不著她。

只是可惜了難得遇到的知己,也明白所謂的知己,茫茫人海能有一兩個懂你的人便是三生有幸,還沒真正交心,就準備別離,眼眶濕潤,躲在房間裡面淘淘大哭,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沒有人能陪你走完全程。

喜歡旅行 喜歡寫字 喜歡做夢 喜歡自己的女人。當這個世界越荒謬,你就要越堅定初衷。初衷是什麼?那個驅使你改變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