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Peter su/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Share

文/Peter su

我相信很多人問過或是聽過一句話:「你覺得旅行的意義是什麼?」這也算是我聽過覺得難度頗高的一個問題,雖然還是可以依照自己對於旅行的習慣與見解來給出一個看似適合的答案,但實際上對於每一位旅人來說,我想答案沒有一定的標準,有時候你很確定的說出了某種答案,可能還會被比你旅行經驗豐富多上百萬倍的人內心白眼了一下。

大部分的時候,旅行對於我來說就像日常生活一樣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把自己換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短暫生活,起床、洗臉、刷牙(有些人可能不刷牙)、吃早餐、出門、搭車、逛街、玩樂、吃飯、回家、洗澡、睡覺、做夢再起床。只是因為身處在不同的國家環境,遇見的事情大多數不太相同,但其實在我們原本自己生活中的國家,每一天遇到的事情,很多時候也不會是相同的,或許在旅行的過程中,我們將對生活裡的觀察感受放大了,像個孩子一樣,吸收那些沒見過的事,所以有時候我們感覺到,旅行是一個可以讓自己充電重新出發的事情,因為你可以不斷的在路上被新事物刺激得以成長,但無論是怎樣的理論,旅行這件事,整體對我來說都是好的,並且具有一定的生活教育性。

一直記得2015 那年春末,我放下台北所有的事,隻身前往日本,那是我第二次去日本,不過也是第一次一個人去日本,有一晚在京都一路亂晃的途中,搭上了公車回到京都車站,想要返回大阪,抵達車站時發現距離搭車的時間已經剩不久,因為日本的大眾交通系統較為複雜,加上任何地方都是要一直走走走,所以擔心自己趕不上那班電車,正想學習日本人走路很快的精神加快腳步前進,突然,車站外放起了音樂,接著廣播重複放著聽不懂的日文,又突然,車站外的水池噴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水波,每道水波上都打上了五顏六色的燈光,不知道是因為第一首歌的旋律滿溫暖還是因為當時下著一點雨覺得有點浪漫,突然間我就鼻酸了一陣子,就這樣待在雨下把它看完也忘了自己要去搭車,那時候才突然發現,我把在台北的忙碌腳步悄悄的帶來了日本,而那天晚上大概是我在日本感到最清醒的一刻,清醒的看見眼前舞動的水波,倒映在大樓窗戶上的京都塔和不斷擦肩而過的陌生人與站在雨下的自己。

所以如果你問,旅行的意義是什麼?說真的,我不知道旅行的途中會遇見什麼具體有意義的事,又會有什麼樣的事來溫暖你,但我想這也是我熱愛旅行的最大原因,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在等著你。

沒有期待的期待,大概就是最好的結果。

東京月台

小艾是一個敢愛敢恨的海派女子,如果說我的朋友群裡誰最MAN,應該就非她莫屬了。

去年因為她感情碰上了一些問題,我們一起出發去了東京旅行,有天晚上我們在居酒屋小酌結束後,兩個人帶著微醺的臉孔趕去搭回飯店的最後一班地鐵,站在地鐵站月台時,她突然說:「我媽曾跟我說過,這一輩子不要錯過兩件事,一個是你真心愛的人,一個是回家的最後一班車。」

「沒車,搭計程車不就行了。」我滑著手機邊說。

「懂不懂生活情調啊。」一個巴掌打來。

我臉上微醺的紅變得更紅了些。

這次來日本旅行,因為兩個人都不太懂日文,加上在日本使用英語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每次搭車前,我都必須打開手機的軟體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我們搭的車是對的,眼看現在已經要接近半夜了,如果沒搭上就得花錢坐很貴的計程車。小艾看我忙著查手機裡的資訊,輕鬆的說了一句:「別擔心啦,如果真的坐錯了,大不了我們走路回去當散步減肥。」

「走一天我腳都快斷了,而且需要減肥的人是妳,不是我。」我說。

啪!一個巴掌再打來,我的臉又再紅了一些。

還來不及查好地鐵資訊,車子就這樣緩緩進站,看著大家

一個一個的上車,小艾問:「蘇先生,你查好了沒?」

「管他的,先上車吧!反正總有辦法到家的。」我一臉假裝很有自信樣。

一站、兩站、五站、七站就這樣過去,眼看狀況不對,我

打開萬能的Google Map 定位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差點沒暈倒,我們坐錯線了。

這時小艾還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說:「下一站先下車。」

下了車後,我們兩人走出了地鐵站,搭上了分秒都在燒錢的計程車,車上我有點愧疚的和小艾說聲抱歉。

「沒什麼啦,又不是你的錯,就當一個經驗啊,而且至少我們搭過日本的計程車耶。」

「我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你媽說不要錯過最後一班回家的車了,而且你剛整個很鎮定耶。」我緊接著說。

小艾看著窗外沒說話。我也沒再說話。

過了幾分鐘,小艾突然說著:

「其實一開始我媽跟我說那句話時,當時我心裡想的跟你也差不多,一件事情無法達成總有另外一個補救方法。搭車也好,感情也好,搭錯車了就記得下車,走錯的路就記得回頭,愛錯了人也就告訴自己離開,聽起來邏輯都是對的,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要假裝可以,不適合就不要隨便硬擠,不想要就不要伸手,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不要到了最後礙了別人又耽誤了自己,那是對於不喜歡的人可以

這麼灑脫,但真的遇見了那個想愛的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就像今天的末班車一樣,時間一到它就離開,發現的時候總是措手不及,你也只能待在原地留下一臉茫然,但又能怎樣呢?我們本來就身處在這不斷交錯的月台,你搭上了一部看起來是對的車,但中途才發現目的地不同,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從下一個月台去到最一開始你想去的地方,你下還是不下?我媽走了那麼多年,到了現在我才懂得她想說的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點喝多了,說完的那刻,小艾和我的眼淚幾乎是同一時間流了下來。

或許吧,如果已經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但面對錯誤的人事物,結束就是開始,轉身就是前進。

小艾,無論接下來的月台在哪,這次有我陪著你一起下車。

本文出自《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布克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布克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