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空姐的告白:空服員的專業不是賣弄性感

 文/李牧宜 

 

 

歐美國家比較重視飛機的「運輸性」,重視是否安全的將乘客由甲地載到乙地;反觀亞洲航空公司則更重視以客為尊的服務,如今連空服員的身材、年紀,都成為大家對一家航空公司的評判標準。究竟誰該為這混淆的價值觀和工作文化負責呢?

 

 

空服員不是為了滿足性感的遐想

 

「客艙失壓時,氧氣面罩會自動落下,請您先拉下面罩或黃色拉帶,罩在鼻子與嘴部,以正常的方式呼吸,然後再協助他人……」這是空服員和旅客都很熟悉的安全示範廣播詞。

 

因為不同航班的規定,有時會由空服員親自上陣示範,以組員的術語來說,我們總稱廣播組員「唱廣播詞」、示範組員「跳demo」。不過每當在「跳demo」時,我們總懷疑客人是否有在認真學習逃生,還是在打量今日空姐「正不正」、「制服夠不夠緊」?

 

我常拿這個問題逼問男性友人,想當然耳,答案都非常一致: 「擺在我面前,我不看白不看,當然是看空姐正不正啊!」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組員示範的demo中,每個「舞步」可能都是逃生時救命的關鍵。

 

先前和已退休的資深姐姐聊到空服員身高問題。

 

她問我:「妳知道三十年前,航空公司要求組員身高的初衷是什麼嗎?」我說: 「嗯……因為要關得到overhead bin(行李櫃),還有一般人認為這樣制服穿起來比較修長、漂亮吧!」

 

她搖頭說:「妳說的只有一半是對的。原因絕不是因為漂亮,而是因為逃生時,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到櫃上的逃生設備。」

 

有時候我很懷疑,究竟是誰、是哪件事情,讓大家把空服員的專業投注在「滿足乘客的遐想」之上?

 

每家航空公司只要換新制服,都會是個大工程,也會占滿各報的最大版面。大家的雙眼都關注著新制服的設計,因為要能凸顯空服員專業形象,又要方便我們在飛機上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記得之前某設計師在新制服發表會後,接受記者採訪。他表示,如果空服員的制服無法引起乘客遐想,就是設計師的失敗,更強調「空服員必須要是性感的」。

 

當時記者接著追問: 「如果乘客對空姐有非分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耶!」這位設計師竟回答:「想一想而已,又不犯法!」

 

不管是空服員或乘客,制服的美醜皆各有看法,感受也見仁見智,但若制服設計「太過性感」,工作時需要隨時遮遮掩掩,造成工作上極大的不便利,對乘客來說到底好處是什麼?

 

幾年前也有一家航空公司高金禮聘了一位設計師,請他來打造全新的空服員制服。記得當時的設計因為腰部太貼身、裙長又太短、容易穿幫,多次被空服員要求退回更改設計。設計師當時的回應竟然也是: 「女人,是一定要有腰的。」

 

空服員制服的基本需求是方便、舒適、功能性,因為艙壓和工作環境的限制,不管是材質、裙長設計,都應以滿足工作方便為最高原則。但從這些設計師的言論,我們可以知道,他們是帶著一顆充滿男性想像的腦袋展開設計的。

 

究竟在他們死命設計出可以「滿足客人遐想」的制服時,有沒有真正設身處地為組員著想?又有沒有站在企業立場,以塑造組員專業親切的形象作為首要考量呢?還是只有一心想利用自己的作品,來狠狠的「物化女性空服員」一場呢?

 

親愛的設計師們,你們有想過,組員每天穿上制服時想起您的言論,是會傷心的嗎?

 

最讓我意外的是,航空公司居然允許這樣的言論公開到媒體版面上。難道物化女性空服員是由航空公司一手推波助瀾而形成的嗎?或許我們可以從空服員的制服、企業的行銷策略上,看出女人的氣質、美麗,甚至是所謂的「性感」,都帶給了航空公司多大的廣告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