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當空姐後才發現,媽媽是我最深的牽絆

Share

文/李牧宜

我一直想著,剛剛上接車前,是不是應該要回頭?……這十二小時的航程裡,媽媽一定會擔心我是不是平安,那如果真的不平安怎麼辦?難道我這輩子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你們根本一點都不懂我」嗎?

出任務前,跟媽媽吵架

每次要出任務時,媽媽都在門口「目送」我,長班她更一定會站在窗邊,看我上接車前的揮手,才放心進屋子去。

二○一四年一月二日晚上,要飛溫哥華,我卻在上班前和媽媽大吵了一架。

那天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吵?其實就是媽媽不開心我明明一月一日晚上要飛長班,但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卻跑去和朋友跨年。

她當時顧慮的是,這樣我無法適當休息,長班會太勞累。但她並不清楚我安排的理由,她心中只有深深的刻板印象,認為要出國前就必須睡上整整兩天,好應付到當地後的時差。

先姑且不論媽媽的不開心是否合理,但當時我並沒有好好跟她解釋,更沒有跟她說,其實針對這樣的任務,我的休息是足夠的。在被媽媽大聲斥責時,我總是無法保持自己的理智,因此我們就這樣吵起來了。

「你們根本一點都不懂我!」我一邊含淚、撂狠話,一邊整理大小行李。

我把厚重的衣服甩進大箱裡,砸進幾個暖暖包,就連每天陪我睡覺的維尼熊,也被我硬生生塞進行李箱裡。

我心裡好慶幸即將要飛的長班任務,而不是當天來回班,因為有至少整整四、五天不在家,更不用日日面對那個老太婆。整理行李的當下,我甚至有種「好想飛出去,再也不要回來」的念頭。明明就是整理上班的行李,搞得好像在演出一場離家出走的內心戲。

晚上九點半到了,接車已經在樓下等我,我迅速套上超美的大衣,穿上高跟鞋,和安妮扛著行李下樓,接著直接上了接車。

不要說揮手了,就連回頭看一眼,我也不願意。

在車上,我賭氣跟自己說,落地後除了報平安外,乾脆都不要跟爸媽聯絡,看他們怎麼想念我。

我習慣在心裡不斷地撂狠話,好掩飾我心中的難過,但一切都在那個時刻,開始不對勁了。

接車到了公司派遣總部,我們開始任務前,一定要做的任務前簡報,對基本的飛航、逃生程序做測驗、抽問,客艙經理順便預報人數,也和大家交代這次任務需要注意的地方。那晚我的表現特別差,原本可以倒背如流的逃生口令,講得也不是很順。

那天的客艙經理是以嚴格出名的,我戰戰兢兢地完成了簡報。可以確定的是,經理可能已經在心中暫時幫我打了不及格的分數(註:客艙經理必須在每個航班結束後,針對每位組員的工作表現評分,作為各組員的考績衡量標準之一)。出門前,晚上在家裡發生的事,多少影響了我的工作心情。

任何敬業的人都不會允許自己把情緒帶到工作崗位上,對吧?我告訴自己: 「Suck it up!」只不過跟媽媽吵個架,有什麼大不了嗎?怎麼可以影響工作表現呢?

上帝總是愛捉弄人,當你刻意想暫時忘記某件事情時,祂總是很慷慨的,製造各種情境讓你再度想起來。

上機後,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

起飛後,第一個服務的客人是一對年輕母女,小女兒目測只有三歲左右。我送上豐盛的兒童餐。

「哇~感覺好好吃喔!快跟阿姨說謝謝。」媽媽在小女兒耳邊輕聲地說。

「阿姨謝謝~」小女兒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我看。

「不客氣~妳好漂亮喔!阿姨等一下拿點小禮物給妳好不好?」

小女兒可愛到我都沒發現自己自稱阿姨了。

走回廚房的路上,我想起十九年前爸爸還留在美國拿學位,因此是媽媽獨自帶我從美國飛回台灣,那時候的我,也只有三歲。

媽媽年輕時,為了陪伴爸爸到美國,辭掉了在銀行的工作,舉家就這樣過去了。那時生活並不優渥,爸爸工作忙碌之餘還要做研究,因此由媽媽辛苦地隻手撐起了這個家,不但要照顧哥哥,帶他上學、做功課,還同時懷了我。

媽媽到今天都還戲稱自己是「全世界最堅強的孕婦」,因為當時除了幾個鄰居朋友,沒有人可以長期照顧媽媽安胎。

而我又是個不乖的早產兒,所以,羊水提早破了。據說發生的當下,爸爸還在醫院忙碌,因此媽媽是在鄰居朋友的幫忙下到醫院的。好在推進產房前,爸爸終於趕到了。

想起了這個故事,再看看眼前那對可愛的母女,突然間覺得媽媽真是我的偶像。

服務完第一輪餐點後,客艙燈關了,客人睡了,也換我們休息了。

輪休時躺在狹小的床上,滿腦子都是「小劇場」,完全睡不好。我一直想著,剛剛上接車前,是不是應該要回頭?就算我拉不下面子揮揮手,是不是至少也要看一眼?媽媽站在窗邊看到我臭臉上接車揚長而去,會不會很難過?這十二小時的航程裡,媽媽一定會擔心我是不是平安,那如果真的不平安怎麼辦?難道我這輩子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你們根本一點都不懂我」嗎?

為什麼剛剛我急著想逃離家裡,但上了飛機後,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

熬了十多個小時,終於抵達加拿大了,我目送著那對可愛的母女離開,腦袋覺得好累,不是因為沒睡好,而是看著她們,我既羨慕又懊惱。

為了不想被同時間落地的他航組員搶先過關,組員都會用飛快的速度整理好行李下飛機,不太有閒暇的時間可以慢慢走路、用手機。因此直到我們check in飯店房間後,我才有空拿出手機、收網路。

那時,看到媽媽兩封line訊息:

「順飛。」

「到了嗎?在外地凡事小心。」

我脫掉高跟鞋,躺到床上回訊息: 「我剛check in房間,累壞了……媽媽對不起……我不該找你吵架的。」

訊息送出後,我只想回家。

接著,我連制服都還沒換下,就這樣睡著了。

我和媽媽的關係一直都是這樣,感情好的時候黏得緊緊的,其中一人心情不好時,還會不惜把爸爸趕到別的房間睡,母女「共度良宵」;但吵架時,可以吵到把屋頂掀起來,這時最開心的應該只有爸爸,因為吵架時,我心情再怎麼不好,都不可能去跟他搶床位。

最常在外站(註:國際線的目的地,英文稱 outstation)掛念的對象,不是男朋友,而是媽媽。長班前若是吵了架,會一時迫不及待地想飛出去,但上了飛機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因為飛出去後能不能平安回來,連上帝都無法打包票。

人的生命隨時都可能消失,永遠都要記得把遺憾降到最低,讓心靠岸。寫到這裡,突然感覺有點害羞,先去給媽媽一個擁抱吧。

本文出自《我在飛機上學會的事》大塊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塊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