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親愛的,做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吧!



在一個傳統華人的社會裡,我們一直都在追求一個安穩的未來,或許是曾經上一代或是上上一代受到的壓迫,讓他們面對生活備感艱辛,也希望下一代能夠學會知福惜福,只是往往認知的「知福」或是「惜福」是真正的福氣嗎?

教育時代,父母親希望我可以考上一所好的學校,唸到一個有前途的科系,這樣可以保證進入社會之後會有一份穩定的收入,這樣女子可以尋覓比較優秀的對象,成為讓父母驕傲地子女,不過考試的成績並不能真正決定孩子未來十年的好壞,反而讓孩子造成了階級的焦慮。

職場時代,上司希望我可以將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開出了一堆完全不合理的條件跟想法,希望員工能夠幫她分擔所有的責任,如果公司有問題,一定是員工的問題,不是老闆的問題,員工加班努力是應該為公司付出,說了一堆美好的未來願景,實際上連老闆都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願景,沒錢的時候就攤手說「我發不出薪水,請大家共體時艱。」但員工為什麼非要跟老闆共體時艱?難道老闆共體時艱過後就會拿出良心彌補員工,事實我看見的是人性的自私,努力並不會得到應有的報酬。

戀愛時代,我的另一半希望一起為未來奮鬥,但是往往所謂的未來是他的未來,並不是我的未來,我們都在習慣彼此的生活,束縛彼此的未來,然後過的越來越不快樂,以為的愛就是付出,當付出沒有得到相同的回饋,一直歸咎於習慣,會發現失去的是靈魂跟對愛情的不信任。

經歷了挫折,我開始思考出路,但束縛已久,已經忘記出口的方向。

開始遠行,在流轉的風景中找回人生的價值,
往往在最貧困的地方看見富有,在別人的身上看見自己的無知,
慢慢的我放下了社會價值觀教我走的路途,選擇了一條我自己開創的世界。

經歷了低潮,我開始選擇出路,但習慣已久,總是找藉口讓自己停留。

我開始逼迫自己選擇,

 

 

親愛的,我不會說你沒有錢就不要去旅行。
因為在路上我看見許多人沒有很多錢就出來,他們不見得是旅行,是被迫離開家園到外面討生活,可能要露宿街頭,也可能為了自由。

親愛的,我不會說你不會英文就不能出來旅行。
這個路上一句英文不會說要的人太多,他們都在旅行,他們比手畫腳,他們用盡一切可能,找到對的路途。

喜歡旅行 喜歡寫字 喜歡做夢 喜歡自己的女人。當這個世界越荒謬,你就要越堅定初衷。初衷是什麼?那個驅使你改變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