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不知不覺養成的四種失眠壞習慣

文 / 裴英洙

 

受失眠所苦的工作人愈來愈多。來找我商量「睡不著」、「睡眠太淺」的人也是絡繹不絕。通常這些人的下一句話一定會是「所以總覺得消除不了疲勞」。

 

如果想以從疲倦中V字復原為目標,也就是想從疲倦的谷底急速恢復活力,就大多數的例子看來,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正與睡眠有關。

 

為什麼受失眠所苦的人會增加這麼多呢? 根據以日本國民為對象進行的疫學調查指出,約有百分之二十的成人自認失眠,百分之十五的人白天也受睏意所苦,超過百分之五的人經常以輔助藥物或飲酒幫助睡眠。

 

二○○七年日本厚生勞動省舉行過一項有關國民健康與營養的問卷調查,結果國民中每五人有一人回答「 沒有取得足夠睡眠與休養」 、「 總覺得睡眠不足」。事實上,失眠症罕見於幼兒或青少年時期,多半從二十幾到三十幾歲時開始出現。中年之後急速增加,四十到五十幾歲是失眠症發生的巔峰期。一般認為這個數據產生的背景,與人口高齡化、生活型態多樣化有關。

 

對工作人而言,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生活步調的紊亂和壓力等原因。隨著工作量與責任的增加,失眠的情況可能變得更嚴重更惱人,失眠幾乎已經可以說是「工作人病」了。

 

因為工作壓力而睡不著,疲勞遲遲無法消除。因為這樣而產生的壓力又使得自己更難入睡,成為一種惡性循環。結果很可能因此造成工作上的重大失誤。

 

此外, 病患找我商量失眠時, 經常提出的疑問是「 該睡幾小時才算足夠?」 。我很明白大家想得到「 ○ 小時」 的明確數字, 很可惜的是, 答案還是「因人而異」。

 

舉例來說, 有個人一天只睡三小時左右, 可是當事人一點也不覺得睡眠不足,那就不算失眠。相反地,睡了超過八小時卻一路淺眠,得不到熟睡感,這樣的人就必須歸類於失眠症。換句話說,每個人需要的睡眠時間不一樣。

 

不過,我也從諸多受失眠所苦的工作人身上看出了幾個共通點。在此先請我的失眠症患者A先生出場吧。

以下是A先生的日常生活。

 

白天在外四處跑業務,一邊在咖啡廳喝咖啡,一邊拿出電腦打報告。回到辦公室則馬不停蹄開會、處理文件資料,幾乎每天都搭最後一班電車回家。有時甚至搭不上末班車,只得搭計程車。回家後則是一邊準備隔天提案要用的資料,一邊吃便利商店買來的微波便當等遲來的晚餐。餐後喘口氣,看看當天電視新聞,喝一杯咖啡或抽根菸,之後才上床……

 

像A先生這樣的工作人到處都有,而他的生活方式中潛藏著四個造成失眠的「條件」

幾乎都在工作,沒有運動;

因為時間不夠,總在睡前吃晚餐,而且一口氣吃很多;

喝咖啡不看時間,沒有節制;睡覺前抽菸。

 

我們一條一條仔細分析吧。首先是①的運動問題。像A 先生這樣總是在工作,而無法騰出固定時間運動的工作人一定很多吧。白天運動可以令身體產生適度疲倦,對促進夜間的睏意有幫助。說來或許令人意外,光是改善這一點就能改善失眠症狀,這樣的例子並不少。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人,可以先從不搭電梯改走樓梯開始,僅僅在日常生活中加入這些適度的運動,就能產生值得期待的效果(當然,嚴禁過度勉強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