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為了活下去,與魔鬼交易(下)

為了活下去,與魔鬼交易(上)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把它當作一種交易,而不是強暴。直到現在,經過時間的洗禮,我才能接受其中的殘酷和醜陋。當時我才十三歲又六個月,在同齡孩子中又特別嬌小。當弘偉壓在我身上,我覺得自己會裂成兩半。我好害怕,而且過程痛苦、噁心又暴力,我無法相信那真的發生在我身上。過了一陣子,我真的覺得自己靈魂出了竅,坐在床邊的地板上看著自己,但那個人並不是我。

 

    弘偉一辦完事,我馬上衝去廁所沖洗,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我覺得自己好髒,心裡絕望到極點。我用力摩擦自己的皮膚直到流血為止,那樣讓我覺得好過一點。我發現身體的痛減輕了內心的痛,有段時間我養成了用粗布擰自己、刮自己皮膚的習慣。有時,那是我逃避內心痛苦的唯一方法。

 

    弘偉來查看淋浴間的水為什麼流個不停時,發現我癱坐在地板上,全身無力,差點把自己淹死。他把我抱回床上時,一句話也沒說,但我看見淚水淌下他的臉。

 

    我覺得自己隨時會瘋掉。性行為本身令人反感,我每天晚上都吐。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一天只吃得下幾口飯。後來我變得麻木,弘偉以為我逐漸恢復正常。但我只是一邊活著,一邊從遠處看著自己,像在扮演一部彷彿永無止盡的電影裡的角色。我的體內只剩下對那個男人日積月累的恨。我想像自己趁他睡著時殺了他再逃跑,但我能逃去哪裡?還有誰能救我的家人?

 

    「我們很快就會找到妳媽。」有天早上,弘偉告訴我:「但妳還得幫我別的事。我要妳幫我處理生意。」

 

 

    我才到中國兩個月就開始幫弘偉做生意。他把他買的兩個北韓女人帶來公寓裡住,我負責跟她們對話、幫他簡短翻譯。我替她們梳洗,就像勇善之前幫我梳洗一樣,然後幫她們挑衣服和化妝品,教他們衛生常識。這些女孩跟我和我媽有點不同,她們逃出北韓時就知道自己會被賣到中國。她們說她們不介意,那樣總比死在北韓好。

 

    弘偉帶著我到鄉下幫他賣掉這兩個女人。成交之後,我們回到當初他賣掉我母親的村子,我跟她的中國「丈夫」見了面。現在我會的中文更多了,可以用中文對他說,我想把我媽買回去。我們談定一個價格,那是我第一筆貨真價實的買賣。弘偉付了兩千多美元買回我媽,我對他損失的錢暗自竊喜。

 

    幾天後,我們跟那家人約在鄉下一個隱密的地點拿錢交人。那時是六月,草還很長,媽媽遠遠看到我,就從一條泥土小徑跑過來抱住我。她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我是來接她的。有一次,她想辦法偷偷打電話給長春的胖掮客志方,但他只跟她說我走了。見到了彼此,我們欣喜若狂,眼淚流個不停,那是我好幾週以來第一次笑,甚至第一次覺得自己還活著。

 

    媽媽習慣性地把我揹在背上,就像我小時候一樣。

 

    「讓媽看看我不在這段期間,我的小可愛長大了多少。」她說。但我已經不再是小可愛了。後來她跟我說,我穿著新衣服又化了妝,害她差點認不出來。其實我自己也認不出自己。我的樣子不再像小孩了,心中所有童稚的一面也徹底消失。那就好像血管裡的血都已流乾,我成了另一個人。我誰都不同情,包括我幫忙賣掉的那些女孩,包括我自己。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讓我們一家人重新團聚。

 

    我姐姐還是沒有消息。弘偉告訴我們,他跟其他掮客打聽過她的消息,但毫無所穫。我們雖然失望,但我仍然抱著他能利用人脈找到姐姐的夢想。而且再過不久,我們就會見到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