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實在瘦不了!為何會越減越肥?

文/ 馬克‧史蓋茲克

 

  尼德契對於減重的辦法主要是凝聚意志力。慧儷輕體(Weight Watchers,瘦身公司)並非是實行此法的先驅。一九六○年,「過量進食者匿名組織」(Overeaters Anonymous)這個瘦身組織同樣也是藉助團體力量支持這種方式。

 

  支持性團體只是讓人減重的方式之一,慧儷輕體成立一年之後,有位過著奢華生活的攝影師出了一本書叫做《飲酒男人的飲食:如何用最少的意志力減重》,則提出完全相反的方法,該書暢銷兩百多萬冊。同年,另一種液體減重法―健怡百事可樂推出了。數年後,一位英國的生物化學家則發明「劍橋飲食法」,這是一種低熱量的飲食法,重點放在促進脂肪的燃燒,以快速減輕體重。

 

  從一九六○年代開始,人們越來越胖,規劃飲食與節食的風潮隨之興起。根據美國疾病防制中心的資料顯示,在一九六○年代早期,美國有十三.四%的成年人可稱為「肥胖」;十年後,這個數字上升到十四.五%。不過肥胖真的急遽增加的時間是在一九八○年代到一九九○年代晚期,這時有三成的美國成人是肥胖的,超過了一九六○年代早期的兩倍以上。

 

  換句話說,所有的節食方式都沒有發揮作用。雖然尼德契改變人生的經歷激勵人心,每個減重方式背後也都有真實的生命奇蹟故事做見證,但事實上,人們的體重仍持續增加中。目前有三十五%的成年人是肥胖的,比起當年增加了幾乎三倍。

 

  在一九六一年,尼德契的身體質量指數(BMI)是三十三.五,這個處於肥胖範圍的中間值在二○○○年代中期看起來則相當普通。在一九六○年代早期,現今被視為「極度肥胖」的現象幾乎不存在,當時只有○.九%的美國人落在這個範疇,「懷孕中」的尼德契距離極度肥胖還差了將近十九公斤,而現在極度肥胖的人則高達六.四%。

 

  打個比方。這樣的現象,就像在一九六○年門票售罄的海盜隊對洋基隊的世界大賽中,球場裡有六百個球迷頂著驚人的大肚子觀賽,而現在這樣的人數已增加到四千五百位,而且沒有人因為這種景象而覺得驚訝。

 

  此外,在一九六○年代,一半以上的美國人是屬於「苗條」身材,而在「不苗條」的人中,大部分的人也只是「過重」,也就是只要減個幾公斤就好。但現在苗條反而是不尋常的,苗條的美國人占不到全人口的三分之一。換句話說,超過三分之二的美國人不是過重,就是肥胖。

 

  現在有九千萬名美國人(這數量比洛杉磯、紐約和芝加哥加起來人口總數的二倍還多)因為吃得太多,而使得罹患下列疾病的風險增加:氣喘、癌症、突發性心臟病、中風、生育力下降、早產、高血壓、睡眠窒息症、肝臟疾病、膀胱疾病、糖尿病與關節炎。肥胖還會使得人收入減少(對女性而言特別顯著)、醫藥費用增加、自信心減低。在可預防的「死亡」成因中,肥胖緊接在抽菸之後。如果以「疾病」的成因而言,肥胖則遠超過抽菸、喝酒和貧窮。

 

  肥胖的問題已嚴重到有如接觸性傳染病,現在看來也的確是種流行病,而且越來越多國家面臨同樣的問題。英國人變胖了,中國人變胖了,連法國人都變胖了,肥胖已形同大型流行病,全球阻止這種現象擴散的工作也瘋狂展開。

 

 

 

 在這場漫長的抗戰中,慧儷輕體和過量進食者匿名組織只是早期的戰略手段,接下來還有普利提金飲食法、斯卡斯代爾醫療飲食、代餐減肥食品、阿金減肥法、南灘減肥法、分區飲食法、營養系統飲食法、克雷格減肥法、血型飲食法、地中海型飲食法、楓葉糖漿飲食法、得舒減肥法、萵苣菜湯減肥法、原始人飲食法,以及生食飲食法。

 

  其中,美國人吃能夠讓脂肪燃燒的葡萄柚,一連七天都喝捲心菜湯,計算著每天需要達成的節食目標,遵守容易達成的客制化菜單,打付費電話與線上的減重顧問諮詢交談,吞下蘋果醋藥丸,依照擬定好的減重法吃零食,在十四天的誘導期(為阿金飲食減肥法四階段中的第一階段,嚴格限制醣類攝取,嚴禁食用米飯麵食,只吃蛋、肉、魚等食物,可吃低升糖指數、纖維質多的蔬菜。)中不吃會引發高血糖的蔬菜,讓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質所佔的熱量比例為四:三:三,讓胰島素與升糖素維持平衡,搜尋名人的科學減重方針。也放棄了「烹調」這種垂死的文化活動,而模擬穴居人的生活方式,要求廚師料理不含蛋黃的煎蛋,然後到達「酮病(攝取高蛋白而限制碳水化合物,會增加脂肪酸的代謝所引起的疾病。)」這種燃燒脂肪的代謝極樂天堂。

 

  然而這些方法全都大敗。平均下來,美國男性的體重增加了十三多公斤,女性則增加了將近十二公斤。根據《美國減重與飲食控制市場》這份市場報告指出,在一九八九年到二○一二年之間,美國人總共花費了一兆多美元在減重上。在此同時,肥胖的人數卻增加了五成,而極端肥胖的人也倍增。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我們所處的文化中,看重苗條更甚於財富,但是我們依然吃個不停。現在連幼稚園的孩童都要對抗肥胖了,在六到九歲的兒童中,有整整三分之一的孩子是屬於「重」或「肥胖」。

 

  肥胖其實只是我們內心深處感到焦慮不安一種最明顯的表現形式。沉溺於食物之中已經開始對人類的生命造成威脅了,食物似乎會干擾身體所有的運作方式,像是讓器官過勞、腸胃搞垮、心情低落等。

 

  出現在成人中的糖尿病現在已經改名為「第二類型糖尿病」,因為之前這種公認只有成年人才會得到的代謝疾病,現在已經有許多兒童也罹患此病了。曾幾何時,吃東西原本是維繫生命的必需品,現在食物卻宛如毒物。

 

本文出自《舌尖上的騙局》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