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多少存款,才可以不工作?

Share

文/施昇輝

為什麼我被迫離職後,不想再去別家同業找機會?或是繼續去找其他全職的工作呢?我真的已經很厭倦承銷的工作了,最重要的原因是這份工作是居於整個產業供應鏈中最卑微的地位。我們絕非《麻雀變鳳凰》裡的李察吉爾,整天穿得如此光鮮亮麗,也不像《華爾街之狼》裡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過著那種紙醉金迷的奢華生活。

上市上櫃和募集資金,總共牽涉四種角色。核心就是那個要我們提供服務的企業客戶,當然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自然要低聲下氣,好生伺候,還要和同業殺價競爭,完全免費也是常有的事,甚至倒貼都時有所聞。接下來,有好多主管機關手握這個案件的生殺大權,如金管會、證券交易所和櫃檯買賣中心,因此不僅檯面上要努力說服他們,檯面下更要使盡渾身解數。

最後,就是我們的協力夥伴會計師,他們手握財報簽證的尚方寶劍,客戶也要忍讓三分。隨便更換會計師,絕對是股市的大忌。

企業最愛對我們講的一句話,就是「我當然知道我的案子在法令規定上有些爭議,但我找你就是要你幫我解決這件事,不然我找你幹嘛?」

我做了十三年的承銷,已經受夠了委屈,我真的不要再進承銷界了。其實,在承銷界工作十年後,我二○○○年曾經一度落跑,去一家玩具進口商擔任總經理。

我在一九八八年進證券商的前三年,都是在做自以為最擅長的行銷企劃工作。到了中年,好像一定要有危機,好像一定要來一段企業第二春,所以又想回到行銷企劃的領域,便辭了券商的工作,賣玩具去了。

做沒兩個月,赫然發現我已經完全不是年少那個很有創意的自己了。在金融圈按照法令一板一眼的思維邏輯下,我百分之百的不能適應流通業的產業生態,只好當機立斷,回到不喜歡但熟悉的承銷圈,進了這家讓我結束職涯的證券公司。

相關文章

既不想繼續走承銷的老路,又沒有具備足夠能力的其他戰場可去,所以我決定回家做家庭主夫了。

很多人後來都問我:「你是有多少存款,就敢不工作了?」

我聳聳肩:「就一千萬,還有一棟已繳完貸款的房子。我覺得往後的人生應該這樣就夠了。」

這個回答,一定會帶出兩個新問題。一是一千萬真的就夠了嗎?二是當時我才四十四歲,工作不過十八年,家中一共七口人,是怎麼能夠存到一千萬和一棟房子的?

在台北生活,小孩都在就學,一年一百萬是最起碼的水準。我和老婆說:「養家活口,是男人天經地義的責任,雖然我不上班,但所有家裡開銷,還是由我一肩扛。」當時,確實有些大意,因為沒料到後來會發生美國次貸風暴,以及接踵而來更大的金融海嘯,一度造成家庭生計上的重大壓力。

如果沒有發生這兩次重大的金融風暴,我可能就會更天真地相信,有一千萬已經綽綽有餘,因為我跟大部分的投資人都一樣,只預估會賺多少錢,卻不會算可能賠多少錢?此外,當初我預估一年賺百分之十,就能支應一家全年生活開銷,事後證明,可能也過度樂觀了。那麼,到底要有多少存款,才可以不工作呢?這部分後面有專章會詳述,在此先停筆,容後再敘。

本文出自《走過失業,我喜歡現在的人生》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