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幸福的重量,和一隻貓咪差不多。

 

 

在遇到帕子之前,

我的世界裡是沒有貓的。

應該說,

我從來沒有注意、留意過屋頂、車下,或是圍牆上的貓咪,

也沒有在意過哪個朋友有養貓。

 

那天等著看電影,

在天母忠誠路的誠品前面,

我遇見了那隻想進去誠品,卻一直被人嚇倒退的貓。

最後他端正地坐在我的腳邊,

一隻貓就這樣空降到了我的生命裡。

像是突然開了光,其實只是心中有了重量。

多年後的現在,我清楚知道,

一隻小貓的重量,絕對不是用公斤來計算的。

 

開始寫部落格,最初是為了記錄,

第一年很多的煩憂,

因為慢慢看見了台灣流浪貓狗的困境,

卻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不懂的,就厚著臉皮打電話給不認識的前輩、上網找資料。

先是找到內收志工肉叔,然後是淡水忽忽姐,然後是米克斯

樂園的Jenny。

 

一個人的力量是這樣的渺小,

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能停止記錄。

 

也許有一天,我的文字能夠觸及到一個人,

那一個人也許會翻轉一隻貓狗的生命,

只要一個人,只要能夠觸及一個人,就值得。

很單純的想法。

 

漸漸地,我不再能參加每次的朋友聚餐,

也突然發現,拿名牌包並不會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那時候的我很孤獨,

有時候也會想,爸媽讓我唸那麼多書,

難道定點餵養,就是我每天最重要的那件事嗎?

 

某一年的母親節,我們送了媽媽一台筆電。

媽媽在房間兩天都沒出來,原來是在看我的部落格。

 

早上我睡醒,看見媽媽站在床邊,

她突然抱住我說:「媽媽現在才知道妳都在忙什麼。」

本來不喜歡貓狗的爸爸,

後來和一隻叫阿福的狗,成為最好的人生夥伴。

 

現在我常常收到溫暖的傳遞,

告訴我,她們被某個孩子感動。

或是因為記著某個孩子的故事,

讓他們不再忽視或不再冷漠。

 

我的想法,還是一樣單純

只要一個人,只要能夠觸及一個人,就值得。

 

不讓一個孩子默默地來,

不讓一個孩子默默地走。

 

傷心壓力當然有,

但是負面的情緒,並不能產生真正的共鳴。

 

是孩子們的力量在沸騰,

讓這些記錄有溫度、有意義、有影響力。

二十幾年的朋友們,沒有因為我的忙碌而疏遠,

大家對我的關心和相挺只增無減。

看了看她們的訊息,

最後一句都是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她們真心圍繞著我。

 

我的家人,我的孩子們,我的朋友們,

拍拍身邊,大家都在,

幸福的重量,和一隻貓咪差不多。

 

 

本文出自《幸福的重量,跟一隻貓差不多:我們攜手的每一步,都是美好的腳印》四塊玉文創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