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聽說你過得不如意,卻還很安逸

Share

文/子陽繪者/厭世姬



如果我們安於目前的被安排,那今生恐怕都只會活在別人的指示之中。

好像很多人都不安於目前的生活,但又無能為力,所以,他們選擇「得過且過」地活著。

他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會越來越好,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想做什麼就能把什麼做成功。只是現實永遠是殘酷的,沒有夢想的那麼美妙,在經過重重打擊之後,只會產生「習慣性的無助感」。

之前,有人做過這樣的實驗。

他把一條鯊魚和一群熱帶魚放在同一個水池裡,並用強化玻璃將牠們分開。一開始,那條鯊魚一心想吃掉那些美味可口的熱帶魚,所以,牠拚命地撞那道玻璃,企圖遊過去,但遺憾的是,牠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

.

最後,鯊魚只好悶悶不樂地回到了原處,躲在一個角落裡不再行動。這時候,實驗人員把那道玻璃拿走。鯊魚仍習慣性地待在原地不動。牠是多麼想吃掉那些熱帶魚啊!只可惜牠一直認為,自己是永遠游不過去的。

我們在反覆失敗之後,也會產生這種絕望的情緒,從而失去了自信,學會了「無助」。

我們開始降低自己的標準:只要不餓死就行了,哪管能否住上大房子,能否開上轎車……很多時候,我們就是這樣,習慣了安於現狀,認為憑自己的能力及條件,是無法打破目前的障礙。否則,誰願意過不盡如人意的生活?

梁寶強大學畢業後,他清楚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大人了,不能再依靠父母了,於是來到北京謀求生存。

一開始,他認為自己會在二環內1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體面、光鮮,然後住在寬敞明亮的大房子裡……然而,他太天真了,大部分的公司都不要沒有工作經驗的應屆畢業生。

最後,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不需工作經驗的單位,單位還願意提供宿舍給他。

但他每天一醒來,就要去工作,一週要上班六天。傍晚累得筋疲力盡回來的時候,入住的是潮濕、陰暗的地下室員工宿舍。

梁寶強從來沒住過地下室,尤其是室友如驚雷般的鼾聲更是讓他接受不了;有的室友還說夢話,還有的室友衛生習慣不好,等等。

剛入職工作的梁寶強,急切地想要離開這家單位。半年之後,梁寶強有了一定的工作經驗,於是又去找新的單位。新的單位工資待遇提高了,但不提供住宿。梁寶強認為他終於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想要住的地方了,但他發現,他相中的房子一個月的房租遠遠高於他一個月的工資……

他徹底地崩潰了,不得已,他只得選擇一個與別人合租的隔間套房。又過了一兩年,梁寶強有了一定的積蓄,也換了更好的工作,他可以住大一點的房子了。這又讓他在支出方面增加了不少。

他每天都忙到很晚──看來自己一輩子都要把掙來的錢花在租房上了,他曾經試想,要是在北京有人送自己—一間房子多好啊!但他知道,這無異於痴人說夢。他可能在北京工作了一輩子,到最後也買不起一間房子,而且即便能買得起房子又如何?他還想過今天居住在這裡,明天居住在那裡的生活呢。

幾年之後,梁寶強不想再這樣漂泊了,但他還是無法安定下來。生活強迫他必須成為房奴、醫療奴……他真的不知自己該怎麼辦了。

漸漸的,他安於這種忙忙碌碌的生活,不再「反抗」了。

一旦我們接二連三地想要轉變,卻總也見不到成功的時候,我們便會認為生活就應該如此……

只有經歷過如此喪氣事情的人,才會有如此真切的體驗。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們不應每天為了這些小事而過得不快樂。我們還是要朝更高的目標邁進,或許只有到那一天,我們才能改變很多不如意的現狀。

只要我們努力過了,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我們都會無怨無悔,但如果我們安於目前的被安排,那今生恐怕都只會活在別人的指示之中,永遠為生計忙碌,難以好好地享受生活。

本文出自《為什麼你很努力,卻過得不如意》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