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道歉容易解釋難

Share

已經至少發生過三次了,念宗都覺得自己有種被強逼著說道歉的感覺。來東京打工度假的台灣男孩念宗,每次在聚餐時遇到我時,都忍不住向我抱怨,她那交往了快半年,年齡比他大約三歲的日本女友常常生氣,老愛逼著他道歉。

三次當中有兩次,是因為遲到的關係。一次是工作臨時出狀況而晚下班,念宗跟女友約了見面遲到十五分;另一次是因為念宗不熟悉地鐵,轉錯車,遲到了十分。第三次則是女友打電話給念宗,念宗正在電車上無法接聽,傳簡訊說到家後回撥,可是一回去太累,澡都沒洗就倒頭大睡,電話當然也就沒回。

念宗說,遲到或忘記回電,當然是他的問題,他也覺得很過意不去。但是,女友生氣的真正原因,其實並不是他遲到也不是他沒回電,而是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先對她親口說:「對不起!非常抱歉!」

其實,念宗在發簡訊給女友說會遲到時,已經有寫「不好意思」了,只是兩個人見到面時,他急著想先解釋狀況,卻讓女友生氣,認為他沒有先開口認錯。

「但我不是沒有道歉喔,我只是沒有在見面時『先』道歉而已。」念宗無奈地說:「我覺得應該要先解釋發生了什麼事情呀,比如是因為加班所以晚離開公司、搭錯車所以遲到,還有不小心睡著所以沒有回電,讓對方先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才對吧?」


念宗想讓女友先知道他發生了什麼狀況,但他的女友每一次都打斷他的話,不聽完解釋,劈頭就責問:「你是不是忘了先說什麼?」

「第一次我嚇到了,但我不是笨蛋啊,就知道要趕快說『對不起』。但心底很納悶,我不是在簡訊上先表示過歉意了嗎?第二次、第三次,她還是這種態度時,就讓我覺得,比起關心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來說,她好像更在乎的只是被道歉而已。」

除了這三次以外,念宗說,其實還有好幾次小事,明明不是他造成的問題,女友也「糾正」他應該要先道歉。例如有一回去看電影,女友說想吃爆米花,念宗幫忙去買,結果卻賣光了。念宗兩手空空回到女友面前,因為第一句話沒有先說「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又被女友碎碎念了一頓。

後來女友跟念宗約會時也遲到過兩次。這兩次,從簡訊到見面,女友都只是不斷地道歉,卻完全沒有主動解釋原因。

相關文章

「比起道歉,我更想知道原因。她為什麼就只在乎道歉呢?」念宗問我。


「不是只有她這樣呀,整個日本的社會都習慣如此喔。」我說。

日本是一個習慣道歉,但不擅長解釋理由的社會。道歉有時候無關自己對錯,只是一個習慣性的發語詞。因為太習慣了,已成一種反射動作。無論如何,反正就是先道歉,目的只是為了讓事態平息,不要造成困擾。不要造成誰的困擾呢?可別以為是被道歉的你。有時候,可能只是他自己。至於解釋理由,倘若牽扯到自身的真實聲音,就怕暴露過多隱私,講太多不滿的話時,又得顧及是否會傷害對方。到最後就是模模糊糊地帶過,只剩下敬語堆疊的道歉了。




這讓我想起剛來日本時,因為學生身份沒有收入,難以申請信用卡。銀行在回覆的信件中,開頭就是先謝謝我的申請,緊接著寫了很長的一句道歉句,說銀行會繼續向前檢討,最後便是結尾,希望有朝一日還有機會服務。整封信未提拒絕發卡,當然也沒提原因,不過結論就是我的申請被駁回了。

台灣受日本文化影響較深,或許還易於理解日本人的性格,但歐美人的思考邏輯跟日本人差得更遠。許多年前,跟一群歐洲朋友聊天,說起日本社會裡「愛先道歉」的民族性時,某位德國朋友忍不住說:「這麼愛道歉的民族,卻怎麼樣也不願意為二次大戰的罪行道歉。不是很奇怪嗎?」

國家大事難以處理,因為光是個人的小情小愛就有如戰場。回到念宗跟日本女友的問題,念宗聽完我的生活經驗後,說:「就算是用上最高級的敬語來道歉,也只是華麗辭藻的道歉,我要的不是對不起而已,而是過程發生了什麼事。」

「就算是她說了,搞不好也只是騙你的理由吧。還有,可能就是她不好意思說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才沒有說呀?比方說,她睡過頭,或是,蹲廁所便秘所以遲到了,女生怎麼好意思說?」

念宗聽完我的玩笑話,終於重展笑靨。

在乎過程,或者是在乎結果;在乎解釋的理由,或者在乎道歉的速度。每一個人的養成背景都會讓彼此的性格迥異了,更何況是一個集體的社會與民族呢?既然要談跨國戀愛,面對的,就不會只有愛。


Advertisement
張維中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