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想太多,舉棋不定,也侷限了人生飛翔的距離。

 

平昌冬奧會結束了。舉辦國雖然是在南韓,但在這兩週多的會期之間,整個日本,從民間到政府,大街小巷舉國熱中賽事的程度,偶爾竟讓我錯覺,舉辦的地點其實是在日本的某個雪國城市。

 

日本在這次平昌冬奧會上,獲得金牌4面、銀牌5面、銅牌4面,總共13面獎牌,是日本參加冬奧會以來史上最佳成績。比1999年身為地主國時的長野冬奧還優,也就不難理解日本人興奮的程度了。再加上還有羽生結弦、宇野昌磨等海內外擁有大批粉絲的明星選手加持,賽事過程就更備受矚目。

 

前幾天,因工作參加了一個媒體團,成員來自世界各地。我們在參觀札幌冬奧紀念館時,導遊介紹到櫥窗裡展示著羽生結弦的滑冰鞋時,兩個從歐美來的中年女記者,原本低著頭認真滑手機,忽然同時大醒神,表情像是中了樂透似的綻放出驚喜笑靨,一邊衝向櫥窗拍照,一邊發自內心地大喊:「羽生!I love him!」終於在這一瞬間,我再次確認了羽生結弦的魅力。跨越國界的和平使者,唯有師奶殺手。

 

除了羽生和宇野以外,在這次冬奧會上,讓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跳台滑雪(ski jumping)。不過,我真正注意跳台滑雪的原因,倒不是哪個選手,而是看到了一則報導。

 

那篇新聞說,有許多歐美選手為了適應時差問題,都提早很多天就先飛抵韓國,但在其中唯有跳台滑雪選手,有些人卻是刻意讓自己保持在時差的狀態,甚至趕在比賽的前一天才到平昌。

精神身體狀態不好,要是換作我,想睡都來不及了,怎麼還能比賽呢?原來,這些選手相信,跳台滑雪跟其他運動不同,如果在跳下去的那一刻,過度理智,思緒太清晰的話,往往結果會是很保守的成績。反之,若在昏昏沉沉有如時差的狀態下,反而可能因為無懼而激發出的勇氣,出現意想不到的好成績。有選手說,那種不顧一切往下跳的感覺,讓跳台滑雪像是一種最接近自殺行為的運動。

 

不善運動的我,當然從來未曾想到和體驗過這樣的事,所以聽到這種特別的說法,印象就特別深刻。

 

這兩個星期,一直在看著羽生和宇野各種賽事與花邊新聞的台灣女孩小安,在追星的日子裡迎來了她三十歲的生日。越來越不喜歡現在這份工作的她,告訴我,最近唯有羽生和宇野出現,才稍微拯救了她苦悶的心。

 

小安不僅想辭職,更想完全地想轉換工作跑道,從貿易業務變成旅遊業。可是她總是擔心這擔心那,反覆無常想了一年多,最後總因害怕改變後出現不好的結果而放棄。

 

前天小安又問我意見了。這次我不多說,只是要她去YouTube上找跳台滑雪的賽事影片來看。在她看完影片的那個夜裡,我發給了她一段語音訊息,告訴她滑雪選手這段軼事。

 

改變不滿的現狀,我想有時候也需要向時差借力。想太多,舉棋不定,少了一躍而下的衝動力,人生也就侷限了飛翔的距離。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