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人生不是買賣,卻是各種的交換。

Share

Advertisement

兩個星期前,參加了一個去北海道的媒體記者團。時間算挺長的,總共五天。邀約單位事前沒有告知參加的成員來自哪些地方,結果當天我報到時才赫然發現,那是一個歐美團。一個針對歐美媒體所組成的參訪團。

七、八名參加者的出身來自歐美各地,當中只有我一個是住在東京的台灣人。主辦單位的隨行工作人員和導遊雖然都是日本人,但因為本團主要的對象是歐美記者,因此發給大家的資料以及導遊的沿途講解,自然就是英文。當然,成員們彼此聊天攀談也是英文。

清早集合,本來就還未醒神的我,一時之間變得更恍惚。心裡升起一股「啊,居然是這樣」的感受,都尚未調整好心態,遊覽車上的麥克風,已從前面一個美國人交到我手上。就這樣,毫無預警,睽違十年的英語自我介紹,驚悚展開。

其他人有沒有被嚇到我是不知道,但我是被我自己給嚇壞了。原來我的英文變得那麼爛。

五天行程中,我像是被推進一個英語研習營,日常生活的外語突然間從日文變成英文。其實這幾年也有去美國或需要用到英文溝通的國家旅行,但旅行中真正需要說的話並不多,跟五天內集中與一群歐美人共同生活,還是非常不同的狀況。這趟媒體團我才驚悚地發現,我曾經還算不差的英文能力,全都被歲月給偷走了。

北海道媒體團結束後,那個週末又緊接著參加去新潟妻有的「大地藝術祭 冬季微型展」媒體採訪團。這次我「名正言順」地被分派在了住在日本的媒體團。怎料就在遊覽車發動前一刻,忽然有個洋面孔上車。不會吧?我有種惶惶然的預感。沒想到,成真了。

他坐到了我旁邊。明明全車還有其他空位呀,那個大男生偏偏就坐到了我旁邊。我試圖保持一種慣有的冷靜(其實是冷漠),不久以後他終於還是主動開口,熱情地跟我打招呼。我禮貌地「嗨」回去,緊接著趕緊小心翼翼地詢問:「住日本嗎?會日文嗎?」他搖搖頭,回答我:「來了一年,日文一句也不會。」當然是用英文。這個來自美國的大男孩繼續說,我則保持良好弧度的微笑,心裡卻想著,原來英語營進入了第二階段……。

我真的不敢跟他說,我大學是念英文系的。還用英文寫了論文,拿到碩士學位呢。在日本工作生活的這十年,根本平常不會說到、用到英文。日語進,英語出。漸漸的,我那有限的腦容量,只能容納一種外語。有時候,在東京街頭遇到歐美人問路時,我用英文回答,一不小心就會冒出日文來。自己都覺得白癡。我真心羨慕那種語言天才。同時可以熟練使用兩、三種以上的外語,腦筋都不會打結。

就在這星期,我來到日本旅居東京屆滿十週年之際,因為參加了兩個媒體團,驚覺自己學好了日文(可能也沒特別好),卻也搞丟了英文。

像是寫作者,不常寫的話,久而久之下筆就會文思枯腸,語言這種東西更殘酷。就算你曾經多麼的專精,一但不常用也就會忘記。

你獲得了一些,同時也就會失去一些;你靠近了一樣東西,也可能疏遠另一樣東西;你愛上了一個人,也或許不得不疏遠另一個人。

說到底,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的。人生不是買賣,卻是各種的交換。

Advertisement
張維中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