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塵蟎比愛更持久

 

 

兩個星期前,公司舉辦完每年例行的賞櫻會隔天,我的鼻子忽然就過敏起來。我向來就是個鼻子容易過敏的人,但這次的狀況不同。依照種種徵狀來自我判斷,我想就是所謂的花粉症過敏了。

 

很多非日本居民一聽到每到春天,許多日本人患上花粉症,都以為是對櫻花過敏。當然不是。春季花粉症的人,是對空氣中飛散的杉木和檜木的花粉過敏。日本氣象廳在2018年2月冬天時曾預測,今年從東北到關東地方,春季的花粉飛散量會是去年同期的3、4倍。結果到了4月時的檢測時,氣象廳宣布扣除杉木花粉,光只算檜木花粉量的話,今年居然是去年的43倍。沒聽錯嗎?43倍耶!還有更恐怖的資料顯示,東京八王子地區在3月21日到29日一星期之間,空氣中飄散的花粉量居然就增加了511倍之多。

 

我對花粉症過敏的症狀向來還算輕微。身邊的朋友有些真的非常嚴重。花粉症嚴重起來時會讓人鼻水直流,眼睛發癢,喉嚨也會跟著不舒服,就好像感冒一樣,但又不是感冒。一旦記憶力不集中,什麼事也做不好。要是你的工作是必須開車或操作精密儀器的,那就非常危險。

 

花粉突然增加幾十倍、幾百倍,簡直會折磨死人吧。讓人不禁在想,推理小說發達的日本,應該會有人寫出什麼花粉殺人事件之類的故事。

 

日本在戰後為了復興工程,大量種植杉木檜木,結果造成現在樹木過多,飛散的花粉數量徹底失控。奇怪的是政府也不想想辦法,所以有人都開始懷疑,這背後是一個利益輸送的陰謀。因為每年為了抵抗花粉而產生的醫療費、衛生用品、家電產品等等,經濟效益規模就有500億日圓以上。

 

這次鼻子過敏,自己先找了些藥來吃。但是過兩天都沒好轉,喉嚨又痛起來,讓我懷疑是否並非花粉過敏,而是感冒。結果最後,還是去診所看了醫生。

 

選擇的是日本診所裡的中醫科。年紀好老的醫生,從我的兩手脈搏開始摸,到身體全都被他摸了一遍以後,說:「我認為不是感冒,就是過敏。」然後為了詳細判斷過敏原因,最後抽了血檢驗過敏原。

 

一週以後,我去看驗血報告,結果花粉過敏的狀況,是對杉木有反應,但整體來說,過敏的情況不算太嚴重,反倒是家中灰塵與塵蟎的過敏反應很高。

 

其實兩年前我也做過一次過敏抽抽血檢測,那時候就說對家中灰塵和塵蟎有很高的過敏反應。問題是來過我家的人,都知道我家已經算是非常乾淨了。為此,我還是增添了許多清掃設備。空氣清淨機24小時都開著,Dyson被子塵蟎吸塵器也買了,還有掃地機器人、拖地機器人每天上工服役,比我寫稿還認真。沒想到都做到這樣了,這次抽血檢測,灰塵與塵蟎過敏原指數,居然仍居高不下。

 

那麼該怎麼辦呢?我問醫生。醫生幽幽地告訴我:「很難。因為永遠不可能消失。無論你再怎麼清掃,那些灰塵跟塵蟎永遠不可能消失。」

 

聽起來還真是有夠徒勞。既然永遠都不可能消失,難道要學著跟塵蟎共處嗎?以德報怨,每個星期乾脆為塵蟎們舉辦一次床上PARTY?話也不是那麼說吧。所以只能想,要是不保持現在的清掃程度的話,過敏狀況可能更嚴重。

 

愛都不可能永遠不消失了,塵蟎卻可以。結論就是含淚宣佈,塵蟎比愛更持久。從此以後,我將對塵蟎充滿敬意。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