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明明是遊手好閒,就別妄稱是文藝青年

文/老楊的貓頭鷹

 

小表弟發了一篇文:「想做一條魚,不洗澡也不會髒,每七秒鐘就能擁有一個新世界,肚子胖到挺出來也很可愛,慵懶邋遢、好吃懶做,也不會感到難過。「我的第一反應是:「喲,好文藝!」

 

但第二反應是:「你不就是懶嘛!」

 

小表弟已經二十四歲了,大學畢業一年多,身分還是一枚「待業青年」。家裡人給他介紹了七八份工作,他都拒絕了,理由很多樣:「離家太遠,大把好時光就會浪費在路上」;「薪水太少,我要到何年何月才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單休(編注:每週休息一天,指星期日)怎麼行?單休毫無生活樂趣可言」⋯⋯

 

大家對他已經無計可施, 誰找他聊天, 他滿嘴都是「你說得對」「是我的問題」「是我做得不夠好」⋯⋯可聊完了,他還是照舊不想工作,平日裡就是遛遛狗、逗逗貓、養養花草、泡泡茶,偶爾再作一兩首詩,儼然一副退休老人的姿態。

 

點開表弟的朋友圈, 一股「文藝的潮味」撲面而來: 配圖是清一色的「黑白調」,內容則幾乎全都冒著「憂傷的氣息」。

 

比如「格桑花開了,開在對岸,看上去很美。看得見卻搆不著,搆不著也一樣的美」「我想用縮小電筒把思念變小,小到我再也看不見。用放大電筒把心臟放大,大到足以抵抗一切憂傷」⋯⋯

 

話裡話外就好像他的境界何其高遠、感情何其純粹似的。可實際呢,他連格桑花是什麼都沒弄明白,連戀人有沒有都存疑!

 

他錯把自己的遊手好閒同理想主義混為一談, 以至於如果有人讓他做點什麼事情,或者發生了什麼不如他意的事情,他就開始感慨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然後在朋友圈裡發那句不知道發過多少遍的句子「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要我說,像你這樣的人,生活不只有眼前的「夠嗆」,還有你讀三遍都讀不懂的詩意和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遠方。

 

你覺得「世界那麼大,也想去看看」,然後,你約了幾個朋友,翻山越嶺地出去了,最後找了一個風景秀麗的地方,幾個人就一起靜靜地坐著,玩起了手機!

 

你聽信了「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於是你起了個大早,準備認真地讀讀書。你首先喝完了咖啡,吃完了早餐,然後化了一個迷人的淡妝,最後,你美美地看書五分鐘,接著跟微信好友自誇了兩個小時。

 

你也相信「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 書籍是造就靈魂的工具」, 然後, 你在家裡準備了兩個很文藝的大書架,並且費心費力地找來了很多工藝品,擺上了整排的典。只可惜,你讀書的進度遠遠追不上買書的速度!對於親朋好友們給出的建議,你是「虛心接受,堅決不改」;對於擺在眼前的事和人,你是「不到非做不可的時候,能拖就拖;還過得去的關係,得過且過;不帶命令的任務,能躲就躲」。

 

 

你把麻木當成了成熟,把無能為力過成了順其自然。最後,面對鏡子裡那個糟糕得像是「移動的災難」一樣的自己,你竟然也「無憂亦無懼」地忍了!

 

我再強調一次, 無論怎樣, 都別對歲月啊、命運啊心存幻想。因為歲月、命運一般不怎麼愛搭理遊手好閒的你,就算勉強搭理,它們也是「牆頭草」,今天告訴你「別急別急,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明天你找它要的時候,它又跟你說「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經常聽人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還有一些人,就像是出生在羅馬!Q 就屬於「還有一些人」。但生在富貴人家的他從骨子裡就反感「遊手好閒」的生活。他本可以在老爸的大公司裡做個甩手掌櫃,過著浪蕩公子哥的安逸生活,可他偏偏選擇了自己去創業,而且拒絕了家裡人任何形式的幫扶。

 

回想起來,在我與Q 相識兩年多的時間裡,他幾乎沒有休過長假,參加聚會也是屈指可數,再加上頻繁地出差和沒完沒了的會議,他忙得就像是個「假的富二代」。可即便如此,當同齡人步入社會之後就精神萎靡、贅肉橫飛的時候,他卻依然是體態勻稱、風度翩翩。

 

關於忙碌和閒暇, Q 的見解頗為獨到:「忙裡偷閒,才更加懂得清閒的樂趣。只有在工作堆積如山的時候,我們才可能說自己是在享受閒暇。當你一直是處於無事可做的狀態時,空閒就變得很無趣,因為空閒成了你需要忍受的事情,它遠比忙碌更磨人!」

 

細想一下,還真是這樣。

 

閒懶和戀人的吻一樣, 只有當你發現它被人盜走了, 才會更深刻地知曉它有多甜。

 

人太閒了,就會胡思亂想,想多了就心慌意亂,這就是傳說中的「閒得慌」。 而人心一慌,就會滋生出一堆臭毛病,比如矯情、敏感、雞毛蒜皮的事多,自己難受不說,周圍的人也要跟著遭殃。

 

更要命的是,一個人閒慣了,他稍微一努力,就以為是在拚命;稍微費點心,就覺得別人是在謀他的財、害他的命。這樣的人,終究是出不了成績、交不到朋友的。

 

很多人會說:「我就是喜歡這樣閒來無事的生活,人活著就是要做自己!」

 

嗯, 你確實是不被意見左右, 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並忠誠於內心, 這很好。

 

但是, 不被意見左右, 不等於工作學習隨心所欲; 不在乎別人眼光, 不等於說話不著調、做人不可靠;忠誠於內心,不等於遇事退縮。

 

真正的做自己是堅持自身優秀的、合理的部分,而不是落後的、不堪的部分。可是有太多人在說完「我要做自己」之後,就擺出一副「我懶我樂意,我窮我甘心」的姿態。這哪是做自己,分明是揍自己。

 

一個人想要成長,絕處也能逢生;可如果你要墮落,神仙也救不了你。

 

對於那些喜歡「閒」的人,有必要重提一下「人生的四大悲劇」這個話題,如今衍生了很多個版本。

 

比如,「窮得沒錢做壞事, 熟得沒法做情侶, 餓得不知吃什麼, 睏得就是睡不著」。

 

比如,「久旱逢甘雨,一滴;他鄉遇故知,債主;洞房花燭夜,隔壁;金榜題名時,重名」。

 

再比如,「見識配不上年齡,容貌配不上矯情,收入配不上享用,能力配不上夢想」。

 

好擔心你看完這些,發現自己的人生有「十二大悲劇」。

 

 

記住了, 人生的真相絕不是「萬事開頭難」, 而是, 開頭難, 中間難, 結尾也難。所以,別再去勸說那些明知道前路坎坷卻依然執著前行的人,你真的以為他們是瞎子嗎?

 

電影《等風來》裡有一段經典臺詞:「出去演演遊客,村兒裡體驗一下生活,拜個佛留個影,您就頓悟了?那我要蹲在靜安寺磕半年頭,是不還能成活佛?還沒高調的資格呢,就嚷嚷著要低調;還沒活明白呢,就要去偽存真。這是一種最損己不利人的行為!」

 

那麼,為什麼那麼多人對「假裝文藝」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樂此不疲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假裝文藝是成本最低的炫耀方式。尤其是在你尚且一無所有、人微言輕的時候,標榜個性、刻意表現出與眾不同來,無疑會顯得很獨特。因為活得沒有底氣、暫時看不到未來,於是只能傲嬌地喊著:「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要想知道自己是真的文藝青年,還是遊手好閒,有一個特別簡單的檢驗方法:當你將布藝長裙換成恤衫,將網路上收集的文章都刪了,將詩和遠方暫時忽略掉,然後斷開和社交平台,你看你還能不能發自真心地讚美眼前的生活,而不再依賴修圖軟體或各種濾鏡;你看你能不能生動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情和喜好,而不借助於文章寫手或格言警句;你看你能不能正視內心與現實的衝突,而非掩飾;你看你能不能活得有血肉有情義,而非一具空殼。

 

當你的能力是不可取代的時候,你的弱點才能被人忽視。同樣的道理,當你的本事到了優於常人的地步時,你的文藝生活才能被人真正地關注並推崇。

 

你學別人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失去鐵斧,神明會給你金斧;吃了毒蘋果,會等來王子一個吻」。可實際上, 若失去了鐵斧, 你就得去徒手劈木頭; 吃了毒蘋果,你得去洗胃。

 

真正的文藝是,看起來無所事事,實際上無所不能。

 

同樣是讀書,真文藝的人是發自內心地喜歡某本書,並且能讀出書中的趣味來,甚至有可能「學以致用」。而假文藝只是將書當成表演的道具。

 

同樣是講情懷,真文藝的人有讓情懷落地的具體規劃、具體途徑,以及付諸實踐的努力和勇氣。而假文藝是將情懷當成表演的旁白。

 

同樣是嚮往詩意和遠方, 真文藝的人往往是腳踏實地地為自己找到去遠方的方法,並在當下的生活中不斷反思、不斷沉澱智慧、不斷積累,並且有隨時去遠方的本錢和條件。而假文藝是將詩意和遠方當成了表演的臺詞。

 

所以,拜託你別再逢人就擺出一副「我很文藝、我很賢慧」的姿態了,你呀,壓根兒就是「閒得什麼都不會」!

 

 

本文出自《迷人的混蛋贏得尊重,窩囊的好人忙求認同》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