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日本限定版的印度烤餅

 

有在追蹤我的IG或臉書的朋友,大概很清楚有一種食物,是以壓倒性的高頻率姿態,在我的貼文裡反覆出現。肯定有人以為是網路運算機制把舊文又翻出來吧?但真的不是。總是新的貼文,的確我又去吃了。那就是印度咖哩店的印度烤餅(Naan/ナン)。

 

在東京隨便一間小店裡吃到的印度烤餅,都比台灣的好吃。自從旅居到東京之後,印度咖哩店就成為我的心頭好,每隔一段時間,必然上門溫習。有幾次回台灣休假久了,想念起東京的食物,居然腦海浮現的是印度烤餅。

 

最近這十年,在日本,尤其是東京,日常飲食的陣容又增加了一個,那就是印度咖哩。根據地域情報雜誌的統計,2008年全日本印度餐廳的登記數是569間,十年後,已突破2200多間店,成長4倍。其中密集度最高的是東京。可見東京人真的愛吃印度咖哩和烤餅。

 

印度餐廳激增的原因,其一是十年來,日本赴印度做生意的企業增加了4.8倍,而同時來到日本從事IT產業的印度人也增多,交流頻繁下,帶動了大家對於印度料理的親近感。其二是就像華人在海外也會開中國菜餐廳一樣,印度人或尼泊爾人若想以開店的方式取得日本就業簽證,那麼咖哩店自然是不二之選。

 

在日本的印度咖哩店,老闆和店員不一定就是印度人,很多其實是尼泊爾人,或老闆是印度人,員工是尼泊爾人。因為對日本人來說,尼泊爾的知名度沒有印度來得高,所以為了辨識度,幾乎都歸類成印度餐廳。但現在有些店家的老闆,其實是日本人,聘用的員工才是外國人,原因是開印度咖哩店的成本,遠比開拉麵店還低,且競爭較小,何況東京人又那麼的愛。

說起印度,我在東京曾經短暫去上過源自於印度的瑜伽課。說也奇怪,在教室裡努力做著那些高難度的動作時,不由自主地就會開始想到印度咖哩與烤餅。為了等一下能吃到美味的咖哩烤餅,現在就努力撐過去,自己利誘自己。老師在前臺上凹來折去的,在我眼中,全變成廚師手上翻折的烤餅。

 

後來才聽說,東京流行起印度咖哩店和瑜伽的時興也有關係。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中,印度咖哩被視為健康飲食,同時與印度瑜伽變成一個套裝行程,很多人練完了瑜伽就去吃咖哩。

 

日本印度咖哩店的烤餅,特色是非常、非常的巨大。無論哪間店,這些巨大烤餅都有著同樣的形狀。水滴圓弧形,大到盤子放不下,尺寸占掉半張桌子。若沒有意外的話,也保證比你的臉大。第一次在日本吃到這種巨大的印度烤餅時,每個人都會網美上身,忍不住拿起烤餅靠近臉龐合照一張。那一刻感覺自己的臉真小,烤餅吃起來也減少了些罪惡感。

 

店裡的烤餅是吃到飽的。但哥要奉勸各位千萬不要動貪念。老闆常會看你快要吃完了,就好心問你要不要再續一片。當你吃完一片以後,還覺得意猶未盡,可是當第二片再上桌時,肚子裡的烤餅已經開始膨脹,結果第二片才吃幾口,你就會發現這是一場酷刑。

 

我是在最近才知道,原來這種規格統一,水滴型的巨大烤餅,根本在印度或尼泊爾是沒有的。很多日本人去印度「尋根」想吃最正宗的大餅,結果怎麼也找不到。原來,巨大烤餅是為了日本人而發明的,只有在日本才能吃到。然而,很多日本人迄今仍不知道他們喜歡的巨型烤餅,其實是日本限定版。一個被日本網友,稱為是件「令人驚愕的事實」。

 

說起來,日本還真多這種當地根本沒有的「和製」異國料理。像是台灣沒有的名古屋「台灣拌麵/拉麵」或天津沒有的「天津飯」也是知名例子。我其實還滿喜歡這種越界發明的食物。台灣可以擁有四川沒有的四川牛肉麵;美國可以發明出日本沒有的加州創意壽司;印度巨型烤餅,當然也可以在印度以外的國家誕生。

 

身份是一回事,但出生地和生活地又是另外一回事。世界的融合永遠沒可能達成,所幸在食物上早已做到世界大同。至於哪裡製造的,都不重要。東西要好吃,生活得有趣,重要的是,你喜歡就好。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