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要求自己,是最簡單的一條路

文/蔡昭偉, 李翠卿, 蔡傑

 

就教育這件事來說,我期許自己能做到「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先努力盡我身為家長的本分,認真做蔡傑的爸爸,也認真做蔡傑的老師,能多做一點就多做一點。

 

蔡傑小時候,為了帶他做早療,我整整跑醫院跑了五年。

 

孩子們做治療時,家長都要在治療室外面等待。那些年間,我看到的家長大多都是媽媽,偶爾也會有阿公、阿嬤,比較少看到爸爸。因為枯等實在有點無聊,有一些媽媽會過來跟我聊天。

 

凡是要到醫院做治療的遲緩兒,無論是哪一種發展遲緩,無論症狀是輕微還是嚴重,都是父母心中無法抹滅的痛;因為我們的孩子永遠無法和一般孩子相提並論,許多人講起來都是一肚子苦水。

 

遲緩兒家長最常提及的話題,就是自己的孩子在學校老是被老師忽略或誤解,經常講到委屈地哭了。

 

「我們的孩子就是不懂,才要學,為什麼老師都不教?」

 

「為什麼老師都只在乎一些很聰明的孩子?」

 

聽媽媽們抱怨,雖然有時也難免有些感傷,但我對於這些困境的看法,跟其他家長是有一些不同的 。

 

我不是伶牙俐齒、擅長社交的人,如果遇到的媽媽講話速度太快,一直講一直講完全停不下來,我實在插不上嘴,那麼我就會靜靜地聽她抱怨。我完全理解照顧遲緩兒的壓力與痛苦,這些媽媽若需要一個情緒出口,我願意扮演聆聽者的角色,讓她們發洩一下挫折感,這樣心情可能會比較好一點。

但如果遇到的媽媽講話速度沒那麼快,比較願意聽聽我的經驗,我就會試著跟她們分享下面這個小故事跟我個人的淺見。

 

我曾經同時帶三個小孩一起玩遊戲,一個是我家重度自閉症的蔡傑,他當時是幼稚園小班,另兩個則是正常的孩子,大姐姐讀小學二年級,小姐姐讀幼稚園大班。其實若孩子都正常,雖有年齡差異,按理說要玩在一起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情;但程度若是差異太大,情況就變得很尷尬。

 

當我玩適合蔡傑的遊戲時,小姐姐還能勉強參與,但大姐姐就會一直抱怨「好無聊喔」「我不想玩了」;當我玩適合大姐姐的遊戲時,蔡傑又根本無法參與,只有發呆的份。

 

如果折衷換成玩小姐姐程度的遊戲,大姐姐就願意一起玩了,但最後就變成二個女孩兒一起玩,蔡傑一樣只能在旁邊乾瞪眼。

 

我很努力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分別找出適合他們個人的遊戲,大家終於都可以玩了,可是,就變成各玩各的,如此又違背了當初我想要達成的「互動」目的。

 

總之,不管我怎麼做,都無法做到圓滿。這件事讓我深刻體會到,當孩子程度差太多的時候,若還硬要湊在一起,真的很難教。

 

只有三個就這麼擺不平,那麼一個班級裡有三十個程度各異小朋友(尤其若還有程度落差特別大的孩子穿插其中),想要滿足每一位小朋友的需求,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在時間、心力都有限的情況下,老師只能盡力而為。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