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作家只會空想,什麼也不懂!

Share

前幾個星期,在張曼娟老師的臉書上,看見她轉貼分享李艷秋小姐朗讀她的新書《我輩中人》文章,底下有位網友留言,批評曼娟老師寫的內容,說:「作家就是會天馬行空,生花妙筆,但是缺少對人的多樣性和不變性的正確認知。」

這人是如何誤解,一個人如何能成為作家的呢?難道不正是因為理解多變的人性與人心,因此才成為書寫人間情事的作家嗎?

恰好看見這件這則留言的前幾個星期,我也遇到類似的經驗。某一天與住在東京的朋友聚餐,老朋友帶來了另一位他的朋友同席。我和他的朋友不熟,只是偶爾聚餐時,老朋友會找他一起來,會有的互動就僅限在那頓飯局上。

那晚聊起一些職場上與工作出路的事,大家都提供自己的想法,我也分享我的意見。沒想到那位不熟的朋友,因為不認同我的說法,數度打斷我的話,最後急躁起來了,竟對大家說:「不要相信他的話。他是個作家!就是會空想,沒有實質的職場經驗,什麼也不懂。」

我很久沒有遭受到這種當著我的面,瞧不起我的職業歧視了。如果是很熟的至交也就算了(真的是我的好友,絕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我們根本完全不熟啊。你可以不贊同我的想法,反駁我的論點都行,但是搬出作家好像就是與世隔絕只會做白日夢的想法來壓人,真的好幼稚。

況且,無論是現在在日本,或是以前在台灣,我一直都沒脫離職場生涯,跟你一樣是個領月薪的上班族。作家只是我的另一個身份,怎麼誤以為我沒有職場經驗,說的話不可信呢?再說,就算我沒在公司行號上班好了,難道當個純粹的專業作家,就不會有人生歷練值得分享嗎?

以前的我,大概會展現出天秤座不破壞和平氣氛的特質,一笑置之,就帶過這件事。但是,我已非昔日的我。我寫了二十年,做了一件堅持二十年,日夜從未間斷過一天的事,作家角色就是我的人生。你是誰,膽敢如此輕易否定我的人生呢?我想,每個人面對不公義的對待時都不該沈默。二十年來讀我的書,一路看著我文章的人也不少,因此,我認為我必須為了自己,以及我的讀者,捍衛我的信念才行。不表達,還真以為我們平常溫溫和和的,就是好欺負。

半晌,我決定開口,很嚴肅地對他說:「我必須糾正你的說法……」對方聽了,最後才尷尬地補充說,他只是「開玩笑」的。雖然,我一點也不覺得好笑。因為我充分感覺到,他說那句話時,語調裡充滿(他或許不自覺的)歧視。

任何一種職業,任何一種身份,任何一種性別,被拿來當作攻擊的武器時,在我看來就是人類性格裡最黑暗的一面。

大多數時候,我們可以站在一個高度上展現氣度,選擇不必計較,漠視不理會,但要是真的感到不舒服了,必要時也不必忍氣吞聲。

面對歧視,開口反駁,就是一道對抗黑暗最耀眼的光。

Advertisement
張維中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