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連假的苦主/「對我們來說,有時候覺得放假比上班還辛苦。」

像是台灣的「尾牙」一樣,歲暮的這兩週,日本從公司行號到朋友聚餐的「忘年會」終於達到最後的高峰。公司的忘年會基本上很久以前就會敲定時間,甚至很多很多都已經辦過了,不過朋友之間的忘年會,因為大家工作都忙碌,所以幾乎就是都集中擠在最後兩週。


什麼時候開始放年假?最後一天上班是幾號?上到幾點鐘?日本朋友約忘年會,常會這樣詢問彼此。把忘年會聚餐的日期壓到本年度上班最終日,因為第二天就要開始放連假了,於是可以喝到不醉不歸,是我認識的許多朋友們漸漸養成的不成文習慣。


跨年連假休幾天,雖然有法定公告,但有些人會加上請帶薪假,可能只要再多請一天,就能連上週休二日,一氣呵成休更久。


說起連假這件事,日本的彈性放假跟以前台灣的方式一樣,只要國定假日遇上週末,就會順延補休一天。不過僅限於國定假日落到週日時,週一才補休。這樣就等於會連休三天。可如果國定假日是落在週六的話,則維持只休六、日兩天。


最近除了討論忘年會時間、年末年始的連假以外,最熱門的話題就是二〇一九年四月底五月初的「黃金週」假期了。適逢新天皇登機,普天同慶,政府決定調整彈性放假,於是將出現史上少有的十連休長假。


一聽到將要連休十天,所有上班族都樂歪了。計畫這十天該怎麼好好度過,遂成為歲暮忘年會上的熱議話題。

昨晚跟朋友們吃飯時,隔壁桌是一群中年女人。席間也聽到她們聊起黃金週連休,其中一個女人率先發難,說:「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期待。」另外一個女人立即附和:「我懂我懂,我完全懂!」倒是另一個看起來稍微年輕的女生納悶地問:「放假不必上班,不好嗎?」結果先前那兩個女人應口同聲:「不好!」


原來,那兩個女人都是職業婦女,對顯然尚未結婚的年輕女生開完心地說:「對我們來說,有時候覺得放假比上班還辛苦。」


聽他們的談話,令我想起台灣的女性朋友。她們也曾跟我說過類似的話。平常因為上班,頂多回家只需要弄給先生和小孩吃晚餐,有時候甚至連晚餐也省了,大家就在外食即可。可是,一放連假,三餐都要想辦法。每天要打掃家裡,要洗衣晾衣,還要陪小孩玩,偶爾先生說要出遊,當然也得配合。


一天還好,兩天是極限,三天瀕臨極限。十天連休?準備崩潰。


難怪前幾天看到《朝日新聞社》做了一項關於二〇一九年黃金週十連休的民調,顯示男性有43%表示開心,但女性卻有51%覺得並不開心。而若職業族群來調查,對於十天連假最多不開心的族群高達53%,就是家庭主婦。


「放連假,我只想癱在家裡什麼也不做。」


偶爾我們會脫口而出的這句話,想要實踐似乎也不是件難事,然而,對於連假的苦主來說,原來是種奢望。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