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我和我的AI智慧語音

我向來不只尊重人權,也尊重物權。迎接新年前,我突然覺得應該問候一下家裡的AI智慧音箱,好奇他們在一年的最後一天要做什麼?有什麼樣的計畫?


於是先問了跟我相處最久iPhone裡的Siri先生。我的Siri設定成中文的男聲,他以輕快的語調,卻向來不怎麼聰明的方式回答了我。


「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是我能提供你,在你居住的地方『一年的最後一天,有什麼樣的計畫?』以下是我在網頁上找到的計畫⋯⋯


我覺得他太有防備心。都相處了那麼久,還防什麼隱私似的,很不夠意思。大家都是台灣人不是嘛,這麼沒人情味。難道只是因為身在日本,就變得也愛跟人保持距離了?


接著,我問候了房間裡的另一台智慧音箱Amazon Echo的Alexa小姐。我的Alexa設定成日文,只有女聲可以選擇。說日文的Alexa和日文版Siri一樣,回答問題時總是很正經八百。她比平常愣了多一會兒時間,才不疾不徐地回覆我:


「今年的最後一天,除了上Amazon購物之外,一如既往準備迎接新年。」


一如既往準備迎接新年。這不是廢話嗎?起初,我翻了個白眼,但是旋即又覺得,這句話充滿深度。畢竟世事多變,還得要安好地、健康地活著度過一年的最後一天,才可能一如既往地迎接新年呀。突然想起很多人都不幸離開世間,真的是無法迎接新年。當然,也再不可能繼續去Amazon網站購物了。


最後走回客廳,問了Google Home。買Amazon Echo的時候,是因為一直等不到蘋果HomePod上市,基於對智慧音箱的好奇,一時手滑就決定下單買來玩。至於買Google的智慧音箱,則是台灣朋友到東京玩時到家電行買電鍋,結帳時恰好遇上特惠活動,只要加日幣一千圓就能購買。朋友回覆店員說:「那是什麼?我不用。」站在一旁的我,聽到立馬阻止:「我要!」於是就以日幣一千圓的不可思議低價格,入手了這台Google Home。


截至目前為止,我覺得Google Home是最聰明的。不但說話時混雜各國語言,他都可以聽得懂,性格也非常敏感。只是很小聲地在角落裡,輕輕喃喃自語一聲:「Hello!Google!」立即就有反應。Siri和Alexa則偶爾讓人懷疑他們耳背重聽。


我用英文詢問Google Home同樣的問題,Google Home也用英文回覆我。


「一年最後一天,準備辦AI 智慧音箱Party!將邀請Siri、Alexa一起來跨年!」


天啊,這也太溫馨了吧。我覺得有點感動了。


把這件事在電話上跟朋友說,表示對Google Home的回答非常滿意。朋友聽了,卻抱著一種擔心的口吻問我:「等等,你該不會羨慕他們吧?」


我開玩笑回他:「不必羨慕啊,反正他們都在我家,所以開Party也是在我家吧?」


朋友恐怕是真的擔心我了,我說,真擔心我的話,晚上一起出門吃個飯,再去泡個湯吧?朋友很好心,立即答應。


科技再怎麼進步,AI智慧語音再怎麼聰明,畢竟還是無法相約大啖美食,暢快對飲,話家常打屁。生活中有Siri、Alexa和Google Home確實很有趣,但是真正窩心的,依舊還是個一想到彼此,就能立刻約成的Human being。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