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路嘉怡-新宿西口的咖哩飯

文/路嘉怡

每次到了東京,風塵僕僕的,坐了Limousine Bus,到了飯店,放了行李,洗了把臉,之後,第一站,就是要去吃咖哩飯,新宿西口車站旁的那家咖哩飯。


 

這家咖哩飯,說真的,好像也沒那麼特別。充其量它只是一家投幣式的咖哩飯吧,在投幣機買好餐卷,然後大家就像幼稚園小朋友一樣,圍著開放式廚房,肩並肩地乖乖坐成一排,傻里傻氣地,等待著屬於自己的那一盤香噴噴的咖哩飯。 通常,我都是點豬排咖哩飯,裹著麵包粉的大塊豬排炸的香脆鮮嫩,帶點辣味的咖哩醬滿溢著鋪滿在切成條狀的豬排上,這時加點七味粉的辣味更是香辣下飯,而最下層墊底的就是滿滿的日本白米飯。我一般是吃不完如此大份量的餐點的,但是根據我多次的觀察,全餐廳裡的客人,不論男女,每個人都會吃到盤子見底,並且一粒米一點醬汁都不剩的境界,好像是一種對於廚師廚藝的尊重表現,或是一種用餐的基本禮儀,我不太了解,卻也好似入境隨俗地都會用力吃個精光。餐廳裡的氣氛說實在有些怪異,沒有音樂,也沒有任何人的交談聲,每個人埋頭苦幹著,只有鐵湯匙跟塑膠餐盤碰撞時發出的聲響、廚師在炸食材時的滋滋作響,頂多加一點每個客人口腔中咀嚼食物時發出的嘎拉嘎拉聲音,迴盪在十坪左右的小小空間。

你問我為何一定要去吃這家咖哩飯,我也答不出來,總覺得這家的咖哩飯味道是獨一無二的美味,是世界上任何一家咖哩飯都無法比較的好吃,是數十年如一日的不變。若是要再深入再情緒化一點地去探討它的意義,那只能說它是你一次帶我去東京,所吃到的第一盤咖哩飯吧。就這麼愛上了。我的偏執連我自己也束手無策。

當然除了那盤咖哩飯之外,我對日本食物的熱愛也是種一種狂熱。先決條件是,我愛吃日本的白米飯,日本的米飯有一種獨特的米飯香,那是入口之後跟唾液中和過後所產生的溫潤香氣,日本的稻米也許是因為氣候關係,比亞洲其他國家的稻米都來的都短小許多,卻在入口之後顯得更加粒粒分明,有些店家還會有些獨門秘招,像是加些白醋下去拌攪剛煮好的米飯,讓每顆米飯都顯得油亮發光,視覺上總會讓我聯想到同樣是日本之光的mikimoto串串珍珠項鍊。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