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Joanna愛的料理-命運的交叉點

文/Joanna 劉韋彤

我認為自己是個非常平凡的女人。

取得珠寶鑑定師執照及珠寶設計師執照後,我按照計畫回到台灣開始工作。

當時的我,為了賺取高薪以證明自己的能力,發狂似地一天上兩個班。

每天早上九點準時到芝麻街美語擔任幼幼班的老師,教小朋友學習美語,中午十二點下課後,簡單地用過午餐,再跑到爸爸的珠寶公司開始珠寶設計的相關工作,一直到晚上八點下班。雖然在台灣珠寶店以素描作珠寶設計的方式跟我在美國學的有些不一樣,但天生不服輸的我,還是每天拼了命地工作著。

比較起靜態的珠寶鑑定與設計,其實我更想做的是銷售(Sales)的工作,因為可以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人,與人接觸可以帶給我快樂。但是,到店裡購買珠寶的多半是上了年紀的熟客,沒有人想跟剛出社會的小女孩買珠寶,為了開拓視野,一年之後,我下決心跟爸爸提出辭呈。

其實我不是不喜歡珠寶設計的相關工作內容,可以設計出絢爛奪目的珠寶飾品,看到欣賞的人露出喜悅的表情,對設計師來說,絕對是件愉快的事。不過,我總覺得還少了點什麼?雖然一時間還理不出頭緒,但我想要試著去找出答案。

當時爸爸雖然對我請辭的決定並不滿意;但又覺得放手讓孩子出去見見世面也不錯,反正大不了受挫後,可以再回珠寶公司工作,所以也沒多說什麼。

就這樣,我展開一段OL之旅。

我花了七年的時間,在科技公司、活動公司與廣告行銷公司擔任行銷企畫的工作,我像海綿吸水般拼命地在工作中學習,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我每天都充滿鬥志,當我覺得公司沒有新的東西可以讓我學習後,我就會轉職,尋找新的機會嘗試。

然而,對於工作,我並沒有野心。

對於人生,也許是受了外婆跟媽媽的影響,當時的我,對未來的規劃跟一般女孩一樣—-在結婚前多談幾次戀愛多交幾個男朋友,然後找到個對的男人,攜手與他步上紅毯、組織個小家庭、生幾個小孩,每天動手作料理給親愛的家人吃,把家裡打理得舒舒服服,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我曾經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個對的人。

在我27歲那一年交往的男友,因為成長背景相似,我們有很多共同的生活經驗與話題,相處上也很融洽,比我大幾歲的他人生閱歷非常豐富,總可以在我迷惘的時候提供許多實用的意見。那時候,我幾乎認定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我們的約會經常都待在他家裡,對於這一點,我一點都不介意,相反地,可以待在家裡享受兩人世界,偶而做料理給男朋友吃,對我來說,也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不過,也許是他太習慣碎碎念,我精心烹調的料理很少直接得到他的讚美,不管做什麼菜,他每次都可以提出一堆意見,然後叨叨絮絮地唸個沒完,讓我非常受挫。

Tags : 居家
Joanna 劉韋彤
2007飛往美國追逐我的廚師夢,現在我回來台北了、每天都要跟你分享下廚的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