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讓思想有了出口,讓靈魂有個去處–窄門咖啡館(上)

文/香蕉奶油

「窄門」是一個很難「寫」的地方,主要是因為Jassica老闆娘,精明幹練,藝術文化的涵養極為深厚,對於我這個只會聊天打屁的小女孩而言,我很難完整的詮釋如此具有個人風格的咖啡館。
 
初次接觸Jassica,她的口齒清晰,正好隔天要準備一場演講,說話急迫,我感覺有些壓力;但我就鼓起勇氣,寫封信給她,問題提的模糊不明確,讓她回答得很痛苦。

沒想到,過了幾天,她洋洋灑灑回了我一些話,在向我介紹「窄門」的淵源時,彷彿帶著我追憶歲月,又再帶著我周遊列國;此篇「窄門」初章,便是以 Jassica訪談整理與我自撰,兩個時空背景不同的旅人,來做一些交錯的故事介紹。
 

許多人常說,經營一家店,最重要的是顧客至上;我說營運一家店,最重要的是故事包裝;這對於「窄門」來說,有著先天的優勢,從日據時代,歷經八十年的不朽,從足跡就可以追思一些回憶,早年是醫生居住的西式洋房,現在已成眾所皆知,名聞遐邇的咖啡館,Jessica到底施了什麼魔力?

如果說一家咖啡館,天時,有歷史氛圍;地利,對面連結孔子廟;人和,入口三十八公分之窄,早已人人稱道;那麼,接手的經營者應該額手稱慶,但面臨八十年的歷史建物,美麗的外表下,有著許多困厄的阻礙,歲月如梭,風雨萬化之下,建築物早已老舊不堪,人們愈見其衰敗,雖久仰其名,但也已非咖啡館界的馬首,人人是瞻。

這問題可嚴重了,歷史建築若要翻新,所費不貲,錢是小事,但該如何修,不會修掉那原味,並找出「新味」? 這可讓Jessica煞費苦心。最後她思考賦予一間咖啡館新生命,未必是摧毀而重新再造,而是紅花還需綠葉配,從小處著手,將旅遊各地所帶回的裝置藝術加以點綴,天生自然的歷史建物,在畫龍點睛之下,便能散發其獨特的光芒。

(地基翻修,感謝「窄門」提供相關圖片。)

(廚房翻修,感謝「窄門」提供相關圖片。)

(入口翻修,感謝「窄門」提供左方圖片,右圖為奶油五月一遊時拍攝。)

喜愛旅遊的Jessica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將東西帶回,把咖啡館當倉庫一樣亂擺,而是將曾經在她的生命故事中產生漣漪的一些回憶、一些畫面,除了轉化成店裡的特色裝潢,更化為具體物象。

舉例來說,大家看看以下這張由「窄門」提供的外觀圖像。

緊密且大多為狹長的大窗,石塊堆砌的牆,坐在窗邊的朋友,不只可以擁抱咖啡空間,更能貼近享受窗外風景,這是鄂圖式房舍的特色之一,談到此,大家便能聯想全世界知名的文化遺產城–番紅花城,放眼望去,處處都是19世紀鄂圖式的傳統建築,履步街道,便能感受古樸的歐洲風情。我們來看看,番紅花城指標性的建築物,一比較下,還真有幾分味道呢!
 

Tags : 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