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三十年前的輝煌時代,三十年後的風華絕代–「瑞華餐廳」

文/香蕉奶油


 
三十多年前,一段異國情緣,開啟了瑞華餐廳的輝煌時代,瑞士籍老闆Trummer與台灣太太王誠,共同將瑞華經營的有聲有色;在1970年代,台灣不像今天隨處可見西餐廳,更難以見到道地且美味的西方料理,Trummer將純正的瑞士餐飲引進台灣,推出瑞士火鍋,醇濃的起司配上法國麵包,是當時最令人回味再三的享受。
 
如此美食、環境氛圍兼備的餐廳,自然受到政治達官、富商名人的關注,外國人來來往往,自然不在少數,瑞華一開業便成為高級、顯貴、氣派的象徵。
 
但,歷經數十年,瑞華陸陸續續面臨了許多挑戰,首先是鎮店之靈魂–Trummer的離世,其次是老菜單迎合不了年輕人多變的口味;逐漸,客人愈來愈少,房租 愈漲愈高;為了追求高品質,成本物料自然不敢隨意刪減,瑞華如何在傳統與新意間平衡,能維繫忠實的老客戶,又能讓新朋友認識老餐廳的美好,是不曾間斷的挑 戰。
 
現任的謝老闆,過去是Trummer的老客人,和一直跟在Trummer身旁的張松景師傅,兩人接掌後,堅持瑞華的原汁原味,不輕易妄做改變。
 
 
 
奶油從未在過往的輝煌時代來到瑞華餐廳,但這次來到瑞華,我總想像著Trummer與王誠這對恩愛夫妻在店裡穿梭的模樣;原來,時空的相映,故事的重疊,我和老公的感情如是濃烈,因此來到這地方,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而未參與「瑞華餐廳」過往輝煌的我,不覺得遺憾,在我眼裡,它依舊閃爍。
 
我無法分辨現在的味道和三十年前有何不同,但我看見了有別一般西餐廳,服務生總是年輕生澀,這裡的服務員,我都得稱阿姨、叔叔,他們像停留在1970年的瑞華餐廳,從櫥窗裡,似乎都能看見這幾十年來忙碌的身影。
 
不會是他們的,可能是有些老員工的,但真正的觸動是,閉上眼,身邊開始轉動的黑白畫面,我不知道當時坐在這的朋友,在談論些什麼;Trummer又是如何展開那燦爛的笑容,迎接每每到來的貴客;我睜開眼,時代將這一切變成灰白,又上了顏色。
 
 

我們點了兩份餐,沒事先查哪些才是經典的菜色,更沒遵循王誠親撰的《愛在舒芙禮》中與Trummer相遇、相知、相惜的而生地美饌,但卻不容錯過的點了Trummer第一次為王誠下廚而做的牛骨髓清湯,和熱騰細緻的巧克力東方舒芙禮。
 
炭烤肋眼牛排、海陸大餐,皆屬於瑞華套餐,備有開胃菜四選一、湯品、凱薩沙拉、主菜、甜點、飲品,整套用餐下來,相當飽足,最後舒芙禮吃不完,還把套餐的甜點–蘋果派給包回家。
 
 
 
瑞華餐廳曾經歇業近一年,2008年重新裝潢開幕,基本設計不多加改變,保留原味,而是將設備換新,例如廁所重新改建,更客戶有更完善的用餐空間。來到這,別被紅色桌巾與深綠皮椅嚇著,衝突顯現在時代的差異、歷史的洪流,而這本就是瑞華迷人的元素之一。
 

 
 
 
 
 
 
 

我和老公來瑞華餐廳,其實心裡戰戰兢兢,腳上穿著拖鞋,一身的不莊重;我懂得,我們都低估了這間餐廳;在品嘗完,我更懂得,我們都少了一份謙卑。
 
 
看網路上有人說現在比當年口味還差、已經完全沒有Trummer的手藝,我想這很令張主廚傷心的…不同人,自然有不同的廚藝靈魂,我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一個願意苦撐老餐廳的老兵助手,不出去自立門戶,他大可竊取Trummer的手藝,讓時代的殘酷侵蝕人們對瑞華的記憶,卻願意留下駐守,將靈魂奉獻與繼承。
 
 
這還有什麼好挑剔的。更何況,比我們想像的美味太多了。
 

 

 
 
 

 
談到Raclette, 是起司名,也是焗烤起司的意思,產地就在瑞士 Valais Canton,事實上在瑞士到處都能品嘗到  Raclette ,原先是阿爾卑斯山牧人,養牛擠奶,製作而成的乳酪,一次不小心牧人將它離火太近,乳酪融化了,沒想到刨下來還挺好吃的。說到Raclette的風味呢,是我們台語說地”重口味”,如果剛買來起司會覺得有點刺鼻味,但吃起來卻相當溫和濃醇,可以拿著靠火近點,稍微融化後,用小刀刮下放在盤子上,搭配馬鈴薯一起吃,可說是相當可口。
 
其實,瑞士料理好適合我,起司和奶油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卻又都是我最愛吃的單品。
 
 

 

 

 
牛骨髓清湯,裡頭有一顆生蛋黃,說實話,沒親自來品用,真說不出它的特別,外頭也沒品嘗過這番味道,相當清、純,一點牛肉的腥味都沒有,建議先喝原湯,別急著把蛋黃攪散,以免變成蛋花湯。
 

 
說到牛排,如果說茹絲葵是油脂飽滿,鮮嫩噴香;那瑞華是多汁飽足,肉質聞香。一口咬下,我和香蕉老公都瞪大了眼(不是看到鬼),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好吃,豐潤多汁的牛肉,在口中液化的油脂與水分,帶出更誘人的肉香。
 
 

老公點的海陸大餐,龍蝦的肉已經分塊擺好,口感清甜,太好吃了!!
 

 
這次瑞華餐廳有參加「2010台北美食聯合國上菜」 ,只要列印禮卷到店內消費,就可以兌換東方舒芙禮一份(連結在最下方之”點我有優惠”),實在是一大好康!!
 
一看見熱騰騰的舒芙禮,膨脹得鼓鼓,知道要趁熱吃,但又忍不住欣賞了一陣子那圓滾的可愛,而綿密的口感配上細白的雪糖,濕潤的散開在口中,濃厚的巧克力香氣,更有著令人幸福的魔力。
 
 

 

品嘗完瑞華套餐,我和香蕉老公的肚子就跟東方舒芙禮一樣,鼓的不像話,兩人笑得一臉紅通通,滿足的不得了。回頭寫了這篇介紹,大家或許都會有各自的體會,但我想如果你來到瑞華,只是來挑三揀四,比較菜色是否如過往的地道,那我只能說,你從來沒有真正感受過瑞華餐廳的「味道」 。

Tags : 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