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溫情故事點綴,寵物民宿之最–花蓮「白陽山莊」

文/香蕉奶油

七月份,奶油與母親、饅頭去了一趟白陽山莊,照片整理很多,文章擱置許久;由於「感動」實在抽象與複雜,帶回台北,仍舊不易消化。寫這篇文章,戰戰兢兢,三言兩語寫不出白陽的溫煦,多言無易仍舊描繪不出白陽的情境。
 
白陽的背景,是一家人攜手共同建立的家園,是民宿,是歸處。女主人是喬媽,眼睛不方便,2003年便到美國申請導盲犬POLO回來,白陽的故事情節便以喬媽與POLO主軸,喬媽的先生、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共同建立的遍山園林,以及每每流連忘返的我們,是不可或缺的場景與角色。

我與母親的故鄉在花蓮,喬媽也來自這,我們迫不期待前來聽聽奇萊同鄉人的故事。

註 : 花蓮的古稱為奇萊。

一台黃色的計程車駛入干城一街,悠悠長長,路間開了許多民宿,各異奇趣,大多以歐風建築為主;一路馳佯到盡頭,眼見白陽山莊的指標,喬媽的小兒子小傑急忙出來迎接,滿身是汗,滿臉笑容,喊了奶油的名字,確定了我們的房間,這次我們僅下榻一天,這是令人後悔的決定。

很可惜,聽說今晚無緣品嘗小傑拿手料理–桶仔雞,據說精心熬烤,香誘四襲,足以讓旅人一盼再盼,就為那有別於都市的野性。

眼前佇立地藍白建築,是白陽山莊的主建築,我們預定的臨溪閣不在這,得到另一頭,步行三分鐘,相當近。

臨溪閣共有A、B、C、D四間,室內約8.5坪,陽台多大,難以計算,眼前所見,皆可屬你。饅頭眼見大片的草地,玩得很開心,這是她第一次遠遊,我說她是壯遊,探索了一陣子,確定沒車,也沒受到驚嚇便拿拐杖亂揮的老先生,她才勇敢地恣意奔跑。

臨溪閣一旁有一小木椅,我很喜歡,造型流暢自然,後方有些耕種田地,部分荒廢已久,卻不減這山景美麗;臨溪閣的另一邊呢?除了有寵物專屬的沐浴間外,還有個小湖,幽幽靜靜,很有詩意呢!

受不了夏日的熱氣薰人,我和母親趕緊進房,出人意外地,白陽山莊不輸飯店水準的床單與擺設,令我們又驚又喜。饅頭也在舒適的木質地板上,甩著尾巴,走來走去。你沒有聽錯的,白陽山莊歡迎狗狗入房,但不能上床,不能在客房替狗狗梳洗。

在房內休息一陣子後,媽媽坐在陽台的木椅休憩,奶油忍不住的到處晃晃,看見喬媽的愛兒,也就是現任的老闆,竟然在割草ㄟ!?開民宿,凡事就得親力親為,很不簡單。

奶油有了意外的邂逅,饅頭有了意外的艷遇;我的意外是看見老闆在割草,整整十分鐘在大驚小怪,饅頭的意外是…..”發情”的對象…也…也太奇怪了吧!?

不覺得太小隻了嗎?饅頭不斷尾隨在帥哥身後,像練完重量訓練後,發出陣陣的喘息,並將鼻端靠近他的屁。

後來,奶油的媽與帥哥的爹相遇,兩人一見如故,摘起樹上的果子吃個不停,話匣子一開也聊個不停。帥哥的爹,沒事最愛拿零食叫自己的狗裝死,表現不佳,便惱羞成怒,氣個半命;只見帥哥甩頭就走,徒留老爹在身後吶喊:「我叫你死喔!砰!砰!砰」;人呢,到了一個年紀,做什麼事情都很固執,我媽也不放棄,拿起一旁的雨傘,對準饅頭的腦門,只見饅頭當她是神經病。

如此演練怎樣讓自己的狗裝死,一個晚上便過去。

我搖了搖頭,開始帶著饅頭東奔西跑,日落黃昏,我們玩得很開心。晚點,和母親到外頭的大陸麵館解飢。

回到白陽,我想這晚會很好睡,蟲鳴如夜的伴奏曲,落地窗外螢火閃爍,我和母親貪心地各自擁有一張雙人床,像回到小時候般聊天談心;我們都很期待隔天與喬媽、POLO相見,聽聽他們的故事;當然,心裡頭還掛念那豐富的早餐與白陽家自製的濃純豆漿。

[花蓮–白陽山莊]

花蓮縣吉安鄉山下路

訂房專線,老闆接線  0912-488-328

http://www.whitesun.com.tw/

臨溪閣D房,平日2200元,暑假加200元,饅頭十七公斤(超過九公斤)收取三百元=2700元,含早餐!!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