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震災大效應:優質國民,劣質內閣

文/劉黎兒

日本在三一一發生芮氏規模九級的大地震之後,由於是這樣大規模的災難首次發生在人口密集的先進國家,從鏡頭前大家看到日本的表現,雖然為日本悲痛,卻也為日本井然有序的應對而讚嘆不已。許多世人首次了解,原來日本在平時就有如此周密的地震、海嘯對策,而且有對應災難的各種聯絡系統;國民在歷經如此巨大的災變之後,居然能忍住悲痛,沒有呼天搶地的嚎哭,沈著面對,展現臨危不亂的崇高素質,而敬業、熱誠的援救、復舊作業也贏得欽佩。

但在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有許多失策及慌亂,正好可以作為各國的反面借鏡。

防災訓練周密,東京市民鎮定避難

地震發生當天,我在距離新宿不遠的中野車站旁的一處書店暨購物中心,雖然東京的情形沒有那麼嚴重,但也是從一九二三年關東大地震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在辦公大樓裡工作的人員馬上不慌不亂地走樓梯下樓,而不利用電梯;隨後購物中心便以廣播請各部門負責安全的員工回報管轄區域內人與物的損傷狀況——所謂負責安全的都是普通店員,但此時皆動員起來清點確認。各處列車都隨即靠站,並請客人下車,檢點車、軌狀態,原本人潮擁擠的車站也在乘客合作下,迅速無聲地完成撤離,瞬間化為空城。此時東京各處街道上湧滿了人,但表情從容,拿出手機確認家人安否。

回到家裡,平常下午五點會播放音樂提醒已到傍晚的「町內會」社區放送系統,也展開各種有關安全確認的廣播,並且播放區公所的相關餘震警報,請居民協助附近的獨居老人在必要時避難等。町內會平時就有互相傳遞、聯繫的傳言板,即使在大都會裡也建立最低限度的守望相助,發生災難時就非常管用。普通家庭也備有防災包,家族間約定萬一發生天災時,應盡量在指定的○○避難,並以該處為最後相會地點等。小學生的座位之下必備有防止頭部遭墜落物擊傷的防災頭巾,防災訓練從平時就不斷進行。

三一一當天因為東京地鐵、JR都停擺,交通完全痲痹,在東京工作的人有家歸不得,各處公車或計程車呼叫站都有人排隊排十個小時以上,即使內心非常不安,但還是規矩地排隊。許多電車站內各有上千人安靜地排隊等電車恢復行駛,而知道無望之後,日本政府、東京都和各大學都決定開放校舍以及相關設施,給有家歸不得的人進去避寒過夜,而且迅速發給毛毯等。原來日本的許多大學,尤其是有學運經驗的大學如東京大學,特別不喜歡讓公權力使喚,但遇到這樣的天災,不僅是公立大學,私立大學如早稻田大學、立教大學、青山大學等也開放讓「歸宅難民」休息。其他各處公路上的車輛,也都隨著道路封鎖的解除而依序開始行駛,沒有插隊、偷跑的。

海嘯災民互助,物資救援迅速到位

這次地震後海嘯隨即而來,即使東北太平洋岸地區是著名的鋸齒狀ria coast(岬灣海岸)地形,很容易匯集海嘯而且使其集中並升高高度,因此原本就有全球最嚴密的防範海嘯系統,然而在海嘯來襲之際,地方的消防隊或區公所職員也還是邊逃生、邊喊話、邊疏導,但大部分都逃生不及,幾個市町村都是全滅,市公所也遭吞沒。像下落不明人數超過一萬人的南三條町,町長就眼見許多協助居民逃生的年輕職員相繼被捲入浪裡。東北這些鄉鎮都有充分的海嘯警報設施,但即使警報大鳴,沒幾分鐘海嘯就狂襲而來,作用有限。

日本在世界各國中對防震、防嘯最有研究的,「海嘯」的英語「TSUNAMI」就是源自日文;除了防波堤和警報系統,阪神大地震之後,日本也提高建築物的耐震標準,要求嚴格,但有的建築雖然躲過地震,卻躲不過海嘯把房子連根拔起。在各災區停水停電的狀態下,地方政府以及急救單位如消防隊、警方等,迅速開設了兩千多處中小學、體育館、社區中心等作為避難所,收容了四十五萬人以上。

NTT等電訊公司瞬間便決定通話優先順序,開放公共電話免費使用,並且開設確認安全以及尋人或報平安的專線一一七,各種求助專線、專設網頁,包括讓受災外國人也能利用的專線,都在幾小時內迅速建立。各避難中心也張貼了避難者基本資料,讓許多人很快就能找到家屬親人。

各處避難所即使條件再差,難民們都會共同分享物資,在領取食物、飲水時好好排隊,有力氣的人也會協助其他老弱避難者。或是像宮城縣有些避難所從十四日起提供手機充電站,要排好幾個小時才能充電十分鐘,但所有人都毫無怨言地排隊充電,分享資源時也不會有人想多領一份等。各處避難所即使水、電都有問題,或廁所不足,但都維持高度整潔,看不到垃圾。

在災區如氣仙沼的飯店「望洋」則把所有房間開放給災民避難,也有人提供民宿、溫泉等讓災民使用,或做了大量飯糰送到避難所。許多災區的超市、便利商店都扮演義務的供貨中心,協助發放支援物資,也有許多輸送公司在此時調度相當人力、車力參加救援行列。許多地方自治體如茨城縣,也幫忙收容福島核電事故避難災民一萬五千人,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則馬上撥出一百億日圓以及救援隊、簡易住宅等,魄力不輸給中央政府。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