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天下父母心

文/王偉忠

上週首度走入以設計出名的實踐大學舉行座談,記得當年家鄉的初戀女友讀的就是實踐大學前身實踐家專,我與她在台北曾相約見了一次面,之後便不再聯絡。朋友問,是我到台北之後眼界開了嗎?我說,應該是她眼界開了!這麼多年過去,她已經到了兒女成群的年紀,上週肯定過了母親節,能在茫茫人海中透過專欄祝福大家母親節快樂,也挺不錯。

年紀漸長,有些事情會在回憶裡發酵。像上週看舞台劇「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金士傑與卜學亮兩人獨撐全場,金士傑演漸凍人老師,連抬頭紋都有戲,阿亮演多年後來探望老師的老學生,表現也不錯,當然人生歷練不如金士傑,最後一場對手戲上的生死離別,少了一點點!讓我感覺喉頭梗了個嗝、沒打出來。

跟導演楊世彭聊起導戲緣由,他說這齣戲讓他不斷想起父親,他遺憾從未擁抱過父親,因此透過戲裡學生與老師互動,彌補自己心中的缺憾。

我與太太看戲時都很思念剛過世的岳母,於是趁著母親節陪太太上金寶山。每次開車經過基隆都覺得可惜,明明是個美麗山城,卻建設得如此醜陋,尤其不解為何最近要耗資七千多萬蓋十二生肖橋,難道少了這兩座橋,市民就背不出十二生肖?

金寶山上有面牆,貼滿來賓給先人的小卡片,張張都極有感情。有個朋友說,我們這民族不習慣擁抱,也不習慣當面溝通,簡訊發明後幫了我們大忙,舉凡分手、談判、道歉、談條件甚至離職,都用簡訊溝通,難怪電話公司的業績這麼好。

金寶山的這面牆,也像是給先人的簡訊,只是手寫的感情更為濃烈。我告訴岳母,今天沿路天氣真好,相信在天堂的她依舊美麗,我們都很想念她。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