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睡眠的學問

Share

文/王偉忠

為了寫專欄,我樂意累積各種經驗與讀者分享(雖然最近經驗是有點太多了),像上週做了件中年人的事,到醫院檢查睡眠狀態。

事情是這樣的,夫妻多年,以前我打呼、太太只客氣的用腳碰碰我,後來,用力踹踹,接著,用手輕輕搖我的臉,現在,狠狠甩我個嘴巴子外加拳打腳踢。相信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事情比枕邊人呼呼大睡,自己卻被吵得難以入眠,更令人火大。

太太本來就淺眠,打呼對她已是干擾,我打呼、打呼,還會暫時停止,讓她更緊張,一直逼我看睡眠科。週三上午遇到認識的醫師,他說睡眠呼吸中止不分胖瘦,我的長相下巴短、脖子粗,確實可能發生,嚴重的話會因為缺氧而導致中風。二話不說,晚上十點就穿著拖鞋,散步到康聯做睡眠檢查。

睡眠病房陳設跟一般旅館差不多,只是睡覺前要裝上睡眠監測器,護士小姐將腦波感應器貼了我滿臉,忽然問「你要不要拍照留念?」在這個自拍盛行的年代,當然要!於是有了張滿頭銀髮、看似正在測謊的照片。

一切準備好,醫生按個鈕,天花板降下可以在黑暗中攝影的紅外線攝影機,我理了理身上的監測線,看了點書,準備入睡……卻怎麼都睡不著,想著上次打球的十八洞……想從小到大的戀愛……想著空……想來想去……朦朧中,看到一件紅色夾克,更加睡不著,就這樣醒醒睡睡,一晚醒了六七次,幸好醫生說數據足夠進行分析,假使真有呼吸中止症,睡覺前戴個口內止鼾器就可以治療。

回家的路上,想著人光屁股出生,什麼都沒有,睡得香甜。後來需要的東西越來越多,早上要吃維他命、小孩要矯正牙齒、老了還要戴個什麼東西睡覺,以前嚮往拎個包就走的travel light,現在必需品越來越多,再也瀟灑不起來。

走進家門,老婆好開心,因為我真聽她話去做了檢查。照照鏡子,臉上有兩條檢測線壓出來的紅印,活像神鬼戰士,就這樣上班去。

隔天去看莫內畫展,他在離巴黎一小時車程的房子裡有個六公尺大的池子,一次大戰時,納粹把他軟禁在屋裡,好幾年間他整天畫同一個池子裡的花,各種角度、各種光影,一景一世界,美不勝收。原本想禁錮他的,無法壓抑住他的創作力,反而促成莫內在藝術上的莫大成就。看著他晚期罹患白內障時的作品,更抽象、更棒。

看畫時心想,假如看了莫內再測睡眠,睡不著時可以想著各式各樣的睡蓮,應該就能開心入睡,尤其各位知道我最近事多,睡前多看看特別清亮的莫內天空,應該能有效提昇睡眠品質。本期隨刊附贈照片一張,供您茶餘飯後、心情不好時,一笑。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