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裸露與性感之間

文/劉軒

兩年前,法國移民局拒絕了一位穆斯林婦女的公民申請,原因是她堅持穿戴罩袍。這件事所引起的爭議上了全世界的新聞。法國最高行政法院認定,這名婦女的穿著「反映了一種極端思想,與法國性別平等的公民精神不相容」。法國的城市事務部長(也是一名穆斯林女士)甚至還痛批罩袍像是「監牢」般束縛著婦女。

法國是全世界最注重時尚,也是最講究個人公權的國家之一。一塊像帳篷的黑色罩袍可以說是時尚的相反,而且也是父權社會的極端象徵:為什麼男人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女人卻得把自己全罩起來?是擔心女人管不住?還是男人經不起誘惑呢?無論怎麼看,這樣的規定不但過於拘謹,也影射著一種對情慾(尤其女性情慾)的恐懼。

但後來紐約時報的記者訪問了當事人,發現這位被法國拒絕了公民身份,名叫Faiza Silmi的婦女並非大家所說的樣子,是個沒有自主能力,完全受控於丈夫的奴隸。她說穿戴罩袍是自己的選擇,並且補充:「我自己帶孩子,隨時都可以出門。我有我自己的車,我自己上街購物。我是個保守派的穆斯林沒錯,但信仰不也是我的公民權力嗎?」

雖然我自己無法接收罩袍,但不得不承認,穿罩袍似乎有它的方便之處。從來不用擔心不夠時尚、衣服合不合身、什麼場合穿過哪件,連頭髮都不用整理了!在男人的眼裡,穿著罩袍的女人幾乎成了「隱形人」,但偶爾當個隱形人好像也不錯-尤其如果身邊全是一群豬哥的話!這一點,連我認識的女性朋友們也大多同意。

根據網上的閱讀,我發現伊斯蘭教對「公」和「私」做了非常明顯的區分。女人的美屬於私人領域,性感是與枕邊人分享的喜樂,而為了維護其高尚,公共場合必須額外保守。換句話來說,「外人」都不能見到的,「內人」見到了才會額外珍惜。據說沙烏地阿拉伯的化裝品銷售,每年高達15億美金,顯然「美」對那裡的婦女還是很重要,只不過我們在外,看不到她們的「內在美」。我認為這種對公共領域的定義,以及對於私人領域的極端區分,就是西方和中東社會的基本差別。

講到內在美,想起一個老朋友Katya Maria。她曾經是活躍於米蘭和紐約伸展台的時尚名模,但近年來經過了一番自我探索,決定成為保守派的猶太教徒。現在,她的信仰要求她必須在穿著上做180度的大轉變。外出時,她必須全身都裹起來,連腳踝和手腕都不得露出。給她上課的拉比告訴她,美是來自內在的,不需要男人的眼光來證實。「一個穿著樸素的美女,仍是個美女。」她告訴我,語氣肯定,一點不帶惋惜和諷刺。

我很難想像Katya Maria必須做多大的心理轉變,才能把以前光芒四射的外在美收起來。罩袍和傳統教派的確是個極端的世界,但有時候站在人家的立場看自己的社會,也能得到另外一種見識。在我們這裡,當整形是王道、內衣可以外穿、「露」等於性感,而性感無限加碼時,我們不妨問問自己:上限在哪裡?女人私下有多少性感籌碼可以外現,又何時該「留一手」,讓自己多一點神祕呢?

前幾天看著東區街上的辣妹,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Tags : 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