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五百歲還年輕

文/王偉忠

前兩週與妻小到歐洲旅行,專欄缺席,特向讀者致歉。這次由太太策劃、一家四口租車從義大利一路遊到瑞士,我開車、太太指路,此行幫老婆娶個外號叫「GPS」。

衛星導航是美軍在伊拉克戰爭的一大發明,戰爭本身不怎樣,意外的竟讓導航幫了大忙。輸入地址,就能在陌生國度找出藏在隱密小巷裡的餐廳,只是偶爾英文報出「keep left」、「turn right then keep left」,到底該左還是該右,相信家裡只要有兩人以上會開車,就能想像錯過路口時小爭吵的氣氛,但有導航在,錯了沒關係,多花點時間還是可以繞回正途,真有哲學感。

這回旅行與三十出頭時獨自赴歐壯遊的心境大不同。那時首度產生中年危機,不知道人生該做什麼,以為壯遊可以多些靈感,結果人在海外,卻還掛著台灣的工作與家人,心沒跟著旅行,到那裡都不自由。

後來到西班牙渡蜜月,當時對婚姻懵懂,還帶了大堆朋友作伴,該吃燭光晚餐時,我卻大喊要吃麻辣鍋,實際旅程反應人生旅程,週遭好友、情侶,多半各分前程,不勝唏噓!  

今年暑假的家族旅行看似最不自由,實則最安心,台北的工作有夥伴分擔,感恩啊!家人都在身邊,一起專心在旅途上過日子,相互照應,一起存下珍貴的家族回憶。沿途分享行前讀的西洋文明史,太太與大女兒都保持著禮貌聆聽,小女兒完全沒fu,拿著手機自拍,她關心瀏海該不該遮住眉毛、多過教堂與廢墟。 

旅行不需憂國憂民,我卻開始憂心世界。在途中遇到希臘示威,人民抗議福利縮水,原本希臘人53歲退休、可領八成薪,日子過得舒服,但負債高到歐盟要求政府縮減開支,人民當然不同意。希臘與羅馬最早發展民主思潮,卻也一同承受負債比過高的壓力,民主難免會用福利吸引選民上鉤,民主越久,負債比越高,不知是巧合還是因果? 

在威尼斯另有感觸,這裡本是難民落腳的沼澤地,後來蓋成東西商港,十九世紀後全靠水路交通,陰錯陽差吸引全球旅客在小巷穿梭迷路,房屋細看不特別美麗,但整體氣氛好,威尼斯也就像個保留下來的大眷村,特立獨行又靠著年歲養出特色,光坐在廣場上喝咖啡,就幸福得上天堂。   

旅行結束回到台灣,看了新的「華人星光大道」,表演者、評審與製作團隊都用心,收視率很好,看到了誠意。記得新評審陶喆曾問該怎麼做才好,我說,人最好的表現就是「自我」,因為不論怎麼做,旁人都會有異見。在大家太會「演」的年代,能樸拙做自己,不容易。  

很多人都嫌台北沒有風格,但羅馬最年輕的建築都二、三百歲了,台灣真的還年輕。當前重要課題是不能再因陋就簡,因此不管是硬體上的鐵皮屋,或是任何暫時用用、只顧眼前的想法,都不應該亂蓋,專心在當下,面對問題,處理問題,才有能力踏實的想像未來。希望我們的後代在台灣各角落互道日安、喝喝咖啡時,也能覺得自己身在快樂天堂。

 

本文出自今周刊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