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那一瓶苦茶油,感念鳳飛飛的貼心

昨天一進公司,我同事看著我,跟我說:「你的眼睛怎麼了?左邊那一眼都紅了。」我渾然不覺,因為不痛不癢不酸不腫。照了鏡子,果真左眼有一大片血塊,明顯到旁人都叫我趕快去就醫。

接著,就聽到同事突然驚叫了一聲,我們得知了鳳飛飛過世的消息。在辦公室裡看著電視新聞,我的雙眼很快的都紅了,而且是完全無法克制的滑落淚水。為了掩飾這少有的失控行為,我自嘲說:「難道這是一個sign?所以我眼睛提前紅了。」

小時候的我不是超級鳳迷,但當然是看著她的節目和聽著她的歌聲長大的。和她建立起關係,是從她2003年重返演唱會舞台的那一年。那一次,她在君悅飯店辦記者會,盛況空前,好多鳳迷在現場大聲歡呼,我們記者們圍著她,有著接近超級巨星的興奮。

我後來幾次跟她做專訪,她總是那麼謙虛幽默,常常說:「我這個老太婆了,還有人要聽我唱歌,真是好福氣。」她也那麼的嚴謹律己,尤其是看待她的演藝生命。

我永遠記得,她跟我聊到為了不斷反覆練習演出,不管豔陽或陰雨她都一早外出跑步,鍛練肺活量,訓練體力,甚至請木工在她香港家裡搭建一個跟演唱會舞台一模一樣尺寸的台階,她每天練唱就穿著套秀服和高跟鞋上台階下台階,表演流程掌握得分秒精準,這讓我聽了覺得不可思議,但我知道,這就是鳳飛飛的性格。

有一次訪問她,那個早上我胃發炎,先去醫院吊了點滴,再趕去飯店見她。她看到我臉色發白的模樣,很認真的跟我說:「記得要吃早餐啊,我胃也不好,早餐常常吃苦茶油麵線,你敢不敢吃苦茶油?苦茶油加麵線對胃很好的。」隔兩天,她託人送了一瓶民生西路的老牌苦茶油給我,每次看到這一瓶苦茶油,我想到的就是她像大姐姐那般的溫柔叮囑。

離開報社後,曾進了規模較小的雜誌社,好一陣子沒見她,原本以為她應該想不起那麼微不足道的我,沒想到她上回回到台灣參與公益活動時,她身邊的宣傳人員打了電話給我,說著:「鳳姐特別說要問候妳,下回找你聊。」

人生就是這麼無常,你永遠不知道下回是何時,何時再相逢。昨天下午在國泰醫院看眼科的時候,醫生看了又看,問了又問,我說我沒用力沒生氣也沒突然莫名的壓力,但我眼睛就恰巧是在得知鳳飛飛過世前突然血紅了起來。「啊,鳳飛飛走了?」同診間裡的醫生護士和病人看著我,我的眼眶又紅了。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