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第五大道上的「肉搏」

作者:于曉丹

第五大道56街拐角那家店,原先是Fendi,2005年11月的一天變臉成了Abercrombie & Fitch,從此,第五大道的味道好像都變了。這裡本來是優雅的高中產階級的購物天堂,中老年女性裹花頭巾、戴墨鏡、牽狗於Bergdorf Goodman門前街頭,曾是第五大道最經典的明信片。可自從A&F入駐後,第五大道上顯然多了很多年輕的面孔,店門口每天像鬧市一樣排起長龍,重金屬搖滾樂以及原先只有在時代廣場才有可能出現的「香豔」之色都熱鬧上市了。有人說,這是第五大道「年輕化」的徵兆。

年輕化,的確。相信凡去過A&F店的人肯定會印象深刻,或者立刻瘋狂地迷戀上它,或者發誓遠離它。遠離它的,多半都是被店裡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嚇退的,比健康允許的八十分貝極限還高出十多分貝的重金屬搖滾,在你踏進去不到兩秒就能把你的心臟震碎。當然,A&F公司高層是不關心這些「上了年紀」的心臟的,他們在乎的是音樂的劑量能否像興奮劑一樣,足夠立刻激起十八至二十二歲這群人的購物狂熱?而這似乎還不夠,A&F更把擁有超級發達肌肉的半裸模特兒從他們的銷售目錄和廣告上請下來,請到店門口,讓這些肌肉男輪流地被女顧客們摟著,抱著,親昵著照相留念。屋外的氣溫也許高不過零下五度,可店裡卻冒著一股熱氣,上演著第五大道上最活色生香的一幕。




為避免引起法律上的麻煩,A&F公司曾為這些模特兒發過聲明,說他們都並非專業,而只是店內員工。但麻煩還是來了,因為換個角度說,A&F在面試員工時,候選人有多少塊肌肉就肯定是內定的考核標準。所以在過去幾年間,公司屢次被告上法庭,被告的理由總與招工時的性別、年齡和長相等歧視傾向有關,而且屢被告屢敗,已被判罰了巨額賠償金。但罰金的數目一定比不上這些模特兒給公司帶來的效益,所以,至今這些半裸男模們仍是A&F一進門最亮麗的風景。

不知是不是受了A&F的傳染,不久,斜對面的Armani Exchange也加入了瘋狂的「肉搏」行列。他們不單把半裸的男模特兒請進店,而且還送上街,就站在第五大道街頭散發促銷傳單,造成人行便道好幾個小時的擁堵,也著實挑戰了普通「老派」和「羞澀」遊客的承受力。

一般人口中的第五大道,是指曼哈頓中城從49街到59街左右的一段商業區。這條街,長不過八百米,卻一直被看做是紐約財富的集中象徵。街上密密麻麻排著從歐洲到美國本土數十家大名牌服裝服飾專賣店,有美國最頂尖的百貨公司Bergdorf Goodman和Saks Fifth Avenue,還有像高島屋和Henri Bendel這種世界特色高檔百貨店,因此這條街從來就不是低於中產階級的消費者的去處,而被稱做新貴和舊貴的天堂──雖然街頭不乏如織遊客,而且也總能在犄角處看到無家可歸者的鋪蓋捲。一直以來,這條街上的不少店鋪都給人「一入豪門深似海」的感覺,過眼癮逛櫥窗的遊客多過真正掏腰包的人,能在店裡一擲千金的顧客年齡也很局限,怎麼也要在四十歲以上。

這就是第五大道的歷史,一直以來雖則虛榮,卻似乎並無太大不妥,什麼年齡本就該過什麼年齡的日子,什麼樣的人就該有什麼樣的敬畏,第五大道不是世界平等的展覽館,相反,它的魅力正在於它的個性和它的不可複製。

然而,從新世紀初開始,第五大道上卻發生了一系列以「年輕化」為名義的微妙變化。53街口,完全定位於四十歲以上女性消費群體的ST. JOHN,2005年突然換下了用了二十年的獨家老形象人凱莉格雷 ,代之以只有二十五歲、身影卻已遍布各大時尚雜誌封面的名模吉賽兒邦臣。

這之前,在英國一直被視為皇家御用品牌的Burberry,也傳奇性地選中了當時只有二十七歲卻已是世界幾大頂尖名牌繆思的超模凱特摩斯。更多的變化還發生在店鋪的出租更換上。從前第五大道相對大眾化、年輕化的品牌大約只有一家GAP,一家班尼頓,漸漸的,連鎖店H&M、Zara進來了,Armani Exchange進來了,並且都占據了相當大的零售空間。這些品牌的進入,都打著時尚潮流「年輕化」的旗號,可實際卻是讓第五大道受到了超模時代和連鎖時代的聯合衝擊,說它被大眾化或被通俗化了才更貼切。到A&F占據了Fendi的位置時,第五大道的優雅和獨特性便徹底傾斜了。想當年蘇活區的畫廊,就是這樣被平庸的商業逐漸侵蝕乾淨的,第五大道如今也呈現出變為曼哈頓另一超級賣場的危險。

據《富比士》雜誌公布,如果按每平方英尺的零售空間租金評比,第五大道從上世紀九○年代中開始,就連年占據世界「最貴」的首位,是名副其實的「世界最貴街道」。在昂貴的租金壓力下,A&F不「肉搏」,又能怎樣?可是搏,搏的是誰?到底是時尚年輕化了還是奢侈品消費低齡化了?

A&F公司定位的消費對象是十八到二十二歲的孩子,可他們是基本沒有固定收入的一群。A&F雖然做的只是休閒便裝,走的路線卻相當高端,價位比大眾的GAP要貴上不止幾倍,沒有富足的家庭背景,這一年齡的孩子如何消費得起?把這樣一群沒有能力負擔中產階級消費水準的年輕人,過早地拉入中產階級的消費行列,這會給他們的世界觀帶來怎樣的影響?是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更平等了、更唾手可得了,還是世界更單一了、也更無趣了?在我們沒來得及得出結論前,如果問我,我只希望時尚年輕化不是扼殺多樣化的雙刃劍,更不希望年輕化成了平庸化的藉口。

本文引自天下文化出版《內衣秀—一個紐約內衣設計師的時尚手記》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