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已完成的藝術家郭淳

Share

想跟大家分享一位英年早逝的台灣年輕藝術家郭淳先生,去年在他的遺作展觀賞後寫的文章。

記得多年前與郭淳第一次聊過天後,寫了一段文字:

從來不知道明天會遇到甚麼事情,當我看到郭淳這次的作品時,更是強烈的有這種感覺。我應該這麼說更清楚:從來不能預期明天誰又挑戰了你的經驗。

沒有答案的題目往往最吸引人的。後來遇見了郭淳問他,他也沒答案。因為他也在尋找。

骷髏為什麼在飢、渴、窮的情況下一派自在、那把具體畫面重覆塗上濃鬱的色彩是一個怎樣的空間、美麗色彩的格子為什麼怎麼看都是憂傷的。

未知好像是這時候的郭淳無意識的主題,差別是最後的結果把人帶到甚麼地方去,而你又從其中體會了甚麼。倒是其中具象的景物,郭淳常把一件物體的新鮮與老舊、美好與破壞、快樂與痛苦同時並存著,像有意說些甚麼,問他他卻驚訝的表示完全沒刻意計畫的!

聽郭淳描述著有回他在某收藏者處看到多年未看見的舊作,在熟悉的畫面裡卻湧出了不可思議的強烈陌生,讓他在畫作前情緒波動不已。

許多人和我也都有類似的經驗,在記憶裡很熟悉的從前事物,一但清晰的放到眼前來,那是件頗震驚的事,因為自己已經變了,變得跟當時的預期的自己已不是在同一個頻道上。那也是一種未知的結果。所以閱讀郭淳,對我來說最大的樂趣就是未知,我永遠不知道下一次看它時,會有甚麼新發現和想法,即使是一張看了好多次的作品。

那次聊天後就沒有再見過他了,他是個安靜靦腆的人,看似安靜而樸素的外表,卻一直有著不安靜的內心。隔幾年一個展,每件作品都是一步腳印,看他的作品都像在跟我我說著那次見面後的新發現。依然是從震驚不解中出發,但經過一些時間思考再閱讀,那種後來看懂的恍然,彷彿他從你的現在與過去經驗裡,早已穿越了時間,在某個未來的時間點等著你。而那些後來你以為看懂的畫作,又再經歷了一段時光後,與時俱進的給後來的自己另一種體會。而作者還是在時間的前方等著你。

當此時此刻又一次在郭淳的回顧展前,慢慢的瀏覽,從最早的作品臨去前的最後看到臨去前的新作。都是新的感受,而這歇感受又那麼貼近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感想,我已是半百的中年人,關於愛、關於肉體、關於靈魂、關於卑微、關於自尊,都依然在水紋、紙船、骷顱、奇怪的生物、符號中,清晰的說出自己一直還不明白的明白。而時間都在你的面前與身後,漫漫的往前往後的延長,我在現實的某一點,而作者早已完成的站在某處等著,已完成的站在那裡等著閱讀者。前年春天傳來郭淳過世的消息,腦海裡浮現出了許多他曾經震撼過我的畫作,同時也想起了郭淳為他的創作說過的這一句話。

「超越「自我意識」的慾望與靈魂的渴求有關。在內心的兩極中,在幻與不幻之間擺盪,我們掙脫了集體意識的思考桎梏,不為科學、物質、語言、功利、世俗的觀念綑綁,可以感覺到自由的心智,是一種可貴的內在體驗,似天堂般的清淨。」

恍然明白的感受超過了感傷的感覺,原來在藝術家的匆匆人生時光中,他早已完成了他的創作,而作品只是一種後續的說明。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