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夜行馬戲團

作者:艾琳‧莫根斯坦

馬戲團不聲不響地來了。

事前沒有通告,城中心的柱子和廣告看板上沒貼海報,本地報紙也沒提起或刊登廣告。就這麼在一夜之間冒了出來。

那些高聳的帳篷都是黑白條紋的,看不見金色和鮮紅色。除了周邊田野的綠樹和青草之外,沒有半點色彩。灰色天空中映著黑白條紋;無數形狀、大小不一的帳篷,以一道精巧的鍛鐵柵欄圍成一片無色彩的世界。就連從外面勉強窺見的一點地面都是黑白的,分別用油漆、鋪白粉或其他馬戲手法處理。

可是它並不開放,還不到時候。

幾小時內,城裡每個人都聽聞了這件事。到了下午,消息已經傳遍附近若干城鎮。比起傳單或海報上的印刷字體和驚嘆號,口耳相傳的廣告效果好太多了。突然出現一支神秘馬戲團的消息實在太驚人、太罕見了。人們衝著幾座較高帳篷的巍然巨大發出驚歎。大夥猛盯著一只端坐在入口柵門內,怪得讓人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時鐘。

還有懸掛在柵門上那塊漆著白色字體的黑色招牌,上頭寫著:

               入夜開放

               天亮關閉

「什麼鬼馬戲團只在夜間開放?」大夥問。沒人能想出個所以然,然而當夜幕低垂,馬戲團入口外面聚集了大批等著入場的群眾。

當然,你也是其中一個。你被好奇心打敗了,人的好奇總是所向無敵。你站在漸暗的天光中,脖子上緊兜著圍巾來抵擋夜晚的寒風,等著親眼瞧瞧太陽下山後才開張的馬戲團究竟是什麼模樣。

從入口就能看見的售票亭是封鎖關閉的。所有帳篷全都靜悄悄的,只偶爾隨著微風輕輕飄動。馬戲團場子裡唯一的動靜就只有一分一秒滴答行走的時鐘,如果那種奇形怪狀的雕塑也能稱作時鐘的話。

景象十分寂涼。但是你感覺,除了秋天落葉的舒暢氣味之外,你彷彿還聞到晚風中透著股焦糖的香氣。隱在寒風深處的微妙甜香。

太陽已完全沉入地平線,殘餘的天光從薄暮轉成了黑幕。你周遭的人群開始等得不耐煩,一大片不安蠢動的腳,喃喃討論著是否該放棄等待,去找個比較溫暖的地方消磨夜晚。事情發生的時候,你自己也正盤算著是不是要離開。

首先是砰的一聲,夾雜著風聲和人聲幾乎聽不見,類似泡茶時水壺快煮沸時的輕柔聲響。接著是亮光。

帳篷上迸出無數閃爍的小光點,彷彿整個馬戲團場子滿滿覆蓋著大群灼亮的螢火蟲。等待的群眾望著這光的演出,靜了下來。你身邊有人猛抽了口氣。一個小孩衝著這景象雀躍地鼓掌。

當帳篷全部亮起,在夜空中熒熒發光,那個標誌也出現了。

更多螢火蟲般的光點開始閃爍,佈滿在入口柵門頂端,夾藏在鍛鐵渦卷花飾之間。它們邊閃,邊嗶嗶剝剝地響,有些還伴隨著流瀉的白光和絲絲煙霧。靠近入口的人們連忙退避。

起初,那只是一團不規則的光點。然而當光點越來越多,可以發現它們是依手寫體字母的形狀排列的。最先浮現的是一個C,接著是其他字母。奇怪的是,有個q,還有好幾個e。等最後一個光球亮起,煙霧和火花消散,那個雕工精細的熾亮標誌終於浮現。你偏往左邊以便看清楚,發現那上頭寫的是:

             le Cirque des Rêves

群眾中有些人會意地微笑,有些則皺起眉頭,困惑地看著左右方的人。你旁邊有個孩子拉著她母親的衣袖,哀求她解釋那究竟是什麼意思。

「夢幻馬戲團。」她回答。女孩開心地笑了。

接著,柵門劇烈顫抖然後打開來,彷彿憑著自己的意志似的。兩扇鐵門嘩地向外敞開,邀請人群進入。

馬戲團終於開放。

你可以進場了。

***

開幕之夜:閃光

開幕之夜的頭幾個鐘頭,馬可頻頻偷瞥手錶,不耐地等候時鐘指針走到午夜。

自從他發現馬戲團正是挑戰場地以來,慢慢對馬戲團扛起愈來愈多的責任。他完成錢德瑞許交付的所有任務還遠遠超過,最後取得自由支配一切的權力,從批准柵門設計至替棚子訂購帆布皆是。

這種約束關係的範圍之廣,不免讓他擔憂。他不曾嘗試這般規模的事情,但沒有理由不盡量以強烈手段啟動這場遊戲。

營火能夠提供他與馬戲團之間的聯繫,即使他對效力高低沒有全然把握。有那麼多人牽涉其中,往這場地添加某種安全要素實屬合情合理。

籌備時間前後耗費數月。

錢德瑞許非常樂意讓馬可負責安排點火儀式;只消微微勸誘脅迫,他就認為馬可在籌劃馬戲團上扮演了無價角色。手輕輕一揮,細節就都交由馬可全權定奪。

最重要的是,錢德瑞許同意保密到家。點火儀式染上夜宴那種一概不准有人針對材料或菜單提問的氛圍。

箭簇尖端沾有什麼才能產生如此驚人的效果,怎麼讓火焰從某種豔麗的色調轉換成另一種,答案求之不可得。

籌備與彩排過程當中,頻頻追問的人們得到的回應是:揭露秘方將會破壞效果。

不過,馬可當然無法彩排最關鍵的部份。

中庭人潮洶湧,要在午夜之前從錢德瑞許身邊溜走,對他來說並非難事。

他朝向彎捲的鐵條走去,盡可能貼近空蕩蕩的大鍋。他從外套裡掏出皮製封面的大筆記本,就是他安安穩穩鎖在辦公室那本的完美拷貝。胡亂遊盪的群眾沒人注意到他把筆記本拋進大鍋底部。周圍的喧囂掩住了本子落至鍋底發出的悶響。

封面翩然翻啟,對著星光點點的夜空露出精巧繁複的墨水樹。

當弓箭手各就各位的時候,他在彎扭金屬的邊緣附近逗留。

七彩色調將火勢轟然放大時,顧客在他四周推擠不停,但他依然將焦點凝聚在火焰上。

最後一把箭簇降落時,他闔上雙眼。森白火焰燒得紅豔,火光穿透他的眼皮。

賽莉亞原本以為自己首次登場表演時,感覺起來會像是對她父親的拙劣模仿,可是讓她如釋重負的是,這次跟她在一家家劇院見識多次的經驗,有著天壤之別。

這個空間狹小親密。觀眾的人數恰到好處,仍然保有鮮明的個體身分,而不會融為無名無姓不分彼此的群眾。

她發現自己能夠讓每場表演獨樹一幟,依觀眾的反應來調整接下來的演出內容。

她原本沒想到會這麼有樂趣,對場場表演之間擁有充分的自主時間而心存感念。越來越靠近午夜,她決定看看能否找到能夠低調觀望營火點燃的地點。

可是當她穿過儘管沒有舞台卻稱為「後台」的區域時,卻立即被捲入帶有秩序的混亂當中,起因正是即將誕生的莫瑞雙胞胎。

好幾位表演者與員工聚集起來焦急守候。被帶進來的醫生似乎發現整個情勢頗為怪異。軟骨特技師來來去去。艾頓‧莫瑞像他訓練的大貓一樣來回踱步。

賽莉亞竭力幫忙,主要是負責端茶過來,運用各種頗富創意的方法,向人們保證一切終將順遂平安。

這讓她想起過去藉由招魂術撫慰客戶的情形。以至於這時有人直呼她名字表示謝意時,反倒讓她詫異不已。

午夜前幾分鐘傳來輕柔的啼哭聲,眾人心上石頭落地,嘆息與歡呼紛紛響起。

另一件事旋即接踵而至。

賽莉亞聽到從中庭迴盪過來的掌聲以前就感覺到了,那種牽動轉變恍如水波般地頓時傳遍整個馬戲團。

它竄遍她的身體,整條脊骨不由自主打起哆嗦,差點將她掠倒在地。

她還是不確定對手是誰,但不管對方使出的哪招,都深深撼動了她。

她覺得整個馬戲團在自己四周發出燦爛輝光,彷彿有人拋下大網罩住它,好似蝴蝶一般輕輕振翼,把鐵柵欄內的一切困在裡頭。

她忖度自己該要如何反擊……

馬戲團開演了,賽莉雅與馬可的對決也即將開始。有人毫不知情地進場觀賞;也有人把馬戲團當成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更有人不懷好意地看著這一切,等著情勢失控的那一天,快快來臨……

更多內容請見《夜行馬戲團》皇冠文化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