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在「搭便車」和「做選擇」之間,取得平衡

廣告出去了,網站上線了。語氣非常堅定,但對於廣告的成效,Steve和我一點把握都沒有。會有多少人來應徵?誰也說不準。

這種不確定性,正是我們喜歡的。Steve寫email給我:「因為無法預測,人生才更刺激。跟你賭一碗牛肉麵,我們會收到1500份履歷表。你賭幾份?」

我回信:「賭牛肉麵?我跟你賭一頭牛,我們會收到2000份!」

一個月後,我們收到350份履歷表。

雖然數目不如預期,但素質超乎想像。有教授、總經理、科技新貴、藝術家、還有沒畢業的大學生。

我一份一份地看,都很優秀,怎麼選?

我訂下標準:找「做選擇」的人,而不是「搭便車」的人。

因為自省之後,我發現自己從小到大,大部分時間在「搭便車」。

意思是我一直走著社會期待的、最主流、最安全的康莊大道。別人替我安排好了路線和車,車來了,我就上,車上都是跟我一樣的人,每個人都覺得旁邊的人比他笨。到站了,我就下,另一班車立刻就來了,毫無延誤、安穩舒服。一切都很順,一切都精準。

一路上,我不需要想、不需要徬徨。一路上,我只要動腦筋,不需要傷腦筋。一路上,我從來不需要為自己做出任何選擇,當然也沒有承受過任何後果。

怎麼可能?我不是選了科系、學校、公司、產業、女友嗎?

但那些並不是真正的選擇。真正的選擇,是選了這個,會失去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東西。

真正的選擇,是選了之後,自己或身旁親愛的人會付出很高的代價。

真正的選擇,是選了之後,半夜會突然驚醒。

真正的選擇,發生的時機不會定時定期,也沒時間讓你四處請益。

真正的選擇,事先沒辦法列表分析。

真正的選擇,事後沒機會從頭來起。

真正的選擇,通常是帶來更多的辛苦,而不是立即的幸福。

真正的選擇,長期下來未必會贏,但短期看來統統是輸。

我一路搭便車,並不是因為個性保守,而是不知道還有其他選擇。和我一樣五年級的同學,在政治、經濟、資訊都封閉的環境下長大,沒有網路、手機、有線電視、Facebook。沒聽過比爾蓋茲、或Google的傳奇故事。我們雖然也生吞活剝地看原文的《時代雜誌》,但對世界和人生的了解,大部分還是來自父母和老師。父母和老師,當然希望我們選擇主流價值。所以大部分的同學,都變成醫生和工程師。

但我相信很多乖寶寶,都曾經對女生放沖天炮。最嚴格的教官,年輕時也曾在夜店流連忘返。搭便車本身,並不是壞事。只不過要問自己坐在車上時有沒有注意窗外的風景?看到美景敢不敢在高速下跳車?

我做過一些選擇:從文學改念企管、從美國回到台灣、離開企業界、告別深愛的女友。後來發現:真正為我的人生帶來持久的感受、並產生深刻影響的,都是這些選擇。那些搭便車的經驗,或許舒適光鮮,但過了之後,只剩下一些風景照、一張比較好看的履歷表。只有這些產生巨大摩擦力的「選擇」,直到今天,還讓我覺得真正活著。

因為我親身體會過「做選擇」的深刻感受。所以我在收到的350份履歷表中,仔細尋找當事人「做選擇」的蛛絲馬跡。

年紀不重要。因為年紀並不能完全決定一個人會搭便車或做選擇。Steve年紀比我大,他做了比我多的選擇。而我碰到一些大學生,想法比我還保守。

但在徵才的過程,我發現整體來說,年輕的一代比我願意、也有能力,做選擇。透過網路,他們看到更寬廣的世界和人生,並且毫不客氣地去擁抱。他們到歐洲當交換學生,到中東自助旅行。自己開公司,倒了後開另一家。永遠都缺錢,但持續找方法賺錢。他們把皮膚曬黑、牙齒刷白,尋找名利之外的彩色地帶。他們叛逆但善良,與眾不同但不憤世嫉俗,大學剛畢業就想全職做公益,而且願意為了公益而犧牲自己。

選擇,是年輕人的特權。還敢選擇,就代表你還年輕。

以上內容摘自《創業教我的50件事》(王文華著,天下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