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我只是想證明,我一點都不在乎

有段時間我在研究所教書。那時候,我會開放一些時間給學生。我記得很清楚時間是禮拜五的下午。走進來了一個女學生。她留著短頭髮,穿著頗入時。她成績向來很好,是個走知性、質感路線的聰明女孩。一進門她就對我說:

「老師,我這個禮拜一失戀了。」

這顯然不是課業上的問題。不過因為我平時和學生們處得不錯,因此任何問題我基本上是來者不拒。

「失戀我明白,可是,」我問:「為什麼要特別說『禮拜一失戀了』呢?」

「你知道,我們交往了三年。可是上個禮拜天我發現他有第三者。禮拜一,我跟他攤牌了。我說:我們分手吧。沒想到他竟然說:他鬆了一口氣,他很高興是我主動提出來的。」

「噢。」

「我淡淡地跟他說:禮拜四我這學期的重頭戲生物化學就要考試了,我得去準備了。他說:那就再見吧。我也說:再見。就這樣。」

我說:「滿酷的嘛。」

「所以啊,我下定了決心,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我要好好準備考試,絕對不能被他打敗。」

「結果呢?」

「我今天看到成績了,」她臉上有種完成了什麼的驕傲,「我的生物化學考了九十九分。」

哇。我點點頭表示嘉許。九十九分,的‧確‧是‧很‧高‧的‧成‧績。

「我只是想證明,」她繼續又說:「我很好,我沒事,我可以不在乎,」她說著:「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我很想告訴她:「就算考一百分,也不能證明什麼啊。」話還沒說出口,我發現她已經哽咽了起來,她越來越激動,淚水盈滿眼眶,不斷地沿著她的臉頰流下來,最後,她索性就在我的辦公室放聲哭泣了起來。害我什麼都不能說,只能無言地拍著她的肩膀。

真的是就算考一百分,也不能證明什麼的人生啊!

或許能哭一哭,也不是什麼壞事呢。

本文出自《我就是忍不住笑了》皇冠文化

想看更多到讀冊

侯文詠
侯文詠,臺灣作家、醫師,寫作領域橫跨小說、社會文學、評論, 並經常在廣播電台節目擔任特別來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