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我想要摘下月亮送給妳…

蕾貝嘉,我想給妳月亮。我,我想要摘下月亮送給妳……

作者:班˙梅立克

蕾貝嘉輕快的跑跳著,穿越那小巧如藝廊的廚房,先把她的皮包丟在一堆沒拆的郵件上,然後一手捉起一個綁緊的資源回收袋,一手打開冰箱,從冰箱門拿出兩罐沙士,忙得團團轉的她還是沒有停下腳步。老天爺!這女孩從不停下來。她遞給泰德一瓶沙士,他半跑半跳著在她身後追著,拚命地想要趕上她。然後她拉開通往放垃圾的陽台滑門,回收袋子咚一聲的落在一個大型的垃圾桶旁,泰德總覺得整棟樓的回收,好像都是他女朋友在負責的樣子。

「以前的太空總署真是個瘋狂的地方,」蕾貝嘉轉身回廚房時,嘴巴仍滔滔不絕的說,一邊說一邊跳上流理檯上坐著,雙腳在腳踝處交疊著。「當然現在還是很酷,不過過去的歷史真的是瘋狂,那些根本是牛仔的傢伙,把自己綁在火箭頭上,發射進太空,試著看看能不能一腳踩上月球表面,其實是在爭取一個基本上算是自殺任務的機會,而且這全部發生在地球上最神的超級電腦都還沒有我的手機精緻的時代。」

泰德笑了起來,但其實自己也跟蕾貝嘉一樣,對這裡的一切充滿讚嘆。他猜這樣的對話常常在強森太空中心各處說著。今晚是年度見習儀式,人人都聚在一起看電影〈阿波羅十三號〉,就是企圖複製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的任務,只不過沒人家順利的一段故事。

  

在以前的任務控制指揮中心、也就是電影中的場景待過一段時間後,泰德親身感受過在阿波羅時期那些科技是如何的發展未全。他坐在真正的飛行指導員椅上,手指碰觸在那些任務中使用過的操縱台,但看過原始的指揮中心,並沒有讓他覺得更優越,反而對那些人所從事的工作更加佩服,那才叫真正的勇敢,這一切只讓泰德覺得徹底的渺小。

「火星不會有太大的不同,」泰德靠過去時,把手放在蕾貝嘉光裸的膝蓋上,親吻了她的雙唇一下。「我們還是要把自己綁在一個黏在火箭上的罐頭裡,只不過這玩具耀眼多了,但計畫還是一樣危險。要從事結果可能是自殺的任務,需要特殊的人,一些願意冒險、願意改弦易張的人。」

  

蕾貝嘉雙手按在泰德的肩膀上,感覺他襯衫下的肌肉呼之欲出。

  

「改弦易張,我喜歡。像是……發現自己瘋狂地愛上一個只認識十天的人。」

蕾貝嘉微笑著,可是泰德讀不出她真正的表情。他不確定她是在談她自己,還是他。

   

打從共度的第一夜開始,他們就會把「愛」和「永遠」這些字眼掛在嘴上,卻難以分辨出這麼說是因為年輕的蕾貝嘉善感,還是泰德熱情的象徵;泰德只確切知道自己的感覺,和蕾貝嘉的一切都超越過去的經驗值。他確信自己一直都愛著桑雅,卻想不起來何時曾投入這般全然圍繞、心都為之折服的熱情。

泰德知道自己閃神了,在瞪著蕾貝嘉看的同時,陷入了沉默。她看著他,嘴角的笑容消散, 雙手軟綿綿的撫在他胸膛上。

  

「又來了,」她說。「有時話講到一半時,甚至做愛做到一半時,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

泰德往後退,雙手離開她的膝蓋。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談到這件事,他已經再三解釋他的沉思不是因為另一個女人、不是某段關係什麼的,但現在蕾貝嘉常常會問他是不是有心事。

  

「不是我不告訴妳,只是……呃,我在想某件技術上算是違法之事。我的意思是,我很確定我不會真的做,但好像就連想,感覺都是很危險的。」

  

泰德感覺到體內的腎上腺素飆升,因為這已經算是最接近坦誠相告了,他也知道自己就像站在陡坡頂端準備往下跳。

  

把祕密告訴珊卓拉後,宣洩過後的泰德並沒有變得更容易守住祕密,事實上,他有股衝動想要把計畫一古腦兒的說給蕾貝嘉聽,加上他從蕾貝嘉變得專注的眼神看出來,她不會再滿足於另一個藉口。

或許是告訴蕾貝嘉的時候了。

  

那個早上,他寫了一封信給戈登,要他調查那個比利時石頭迷的弟妹、一個叫做琳恩˙布里尼的女人,因為透過電子郵件交流,他們多次表示想見個面,而且不只是一般的碰面,而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那種。好像就是那麼簡單,在電子郵件的往返後,約個時間,拿個包裹,換一個內裝十萬美元手提箱之間,不僅只有一步之遙。只差一步,就仍是全然的夢幻、全然的不可能。

  

泰德深呼吸,就像是回到了懸崖上,腳跟懸在邊緣外,只是這一回,是他要先跳。

「我有個瘋狂想法,徹底的瘋狂甚至連行動都毫無可能。我講的是偷一整個保險櫃的月亮岩石,那是間無法進入的實驗室,受到太空總署最高等級的保全保護,因為那些石頭已經做過實驗,所以那些樣本被視為垃圾,可是它們真的無比珍貴,我已經找到某個願意付我十萬美元買一塊月亮的人。」

蕾貝嘉繼續瞪著泰德看,她張大了眼睛,雙唇微啟,所以他看得到她的皓齒。在說話的同時,泰德把整件事從頭到尾再次想清楚,不光是想這件事執行有多麼複雜、荒謬和不可能,而是在心中自問為什麼他還在玩這遊戲,為什麼不乾脆殺掉所有的電子郵件,斷了所有的聯繫方式,最好連戈登的電話都直接扔掉,徹底直接忘掉整件蠢事,但泰德還是繼續著他的計劃。

「十萬美元是一大筆錢,想想妳和我可以用那筆錢做些什麼事,我們可以去非洲,妳可以研究那裡的植物,我們可以打造自己的實驗室,這樣我們不用和別人競爭補助、等到我們都老了才願意撥款資助我們做實驗。這筆錢讓我們可以馬上開始,做一切我們高談闊論想要做的事情。」

  

泰德一直期蕾貝嘉打斷他、期待她搖頭,當他是瘋子一樣地怒目而視、期待她跟他說,雖然這聽起來很刺激,但他不該做這種事,那樣可能會冒險賠上了一切,會惹上大麻煩……可是蕾貝嘉繼續保持沉默,讓泰德講完打從他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已經建立的想法。

  

「蕾貝嘉,我想給妳月亮。就像我們剛才看的電影那些太空人,願意冒任何瘋狂之險的牛仔,我,我想要摘下月亮送給妳。」

  

泰德感覺到自己的眼泛淚光。他的話聽起來是那樣地瘋狂,那樣地愚蠢,還有,呃……其實他並不知道「為妳摘月」聽起來會不會太矯情,但他知道自己是真心的。

  

廚房一片死寂,場面有如凍結的照片。然後,蕾貝嘉眼睛亮起來,露出了微笑。

  

「聽起來好浪漫,我們來做吧。」

  

就在那瞬間,泰德知道自己曾有的感覺是對的。

  

蕾貝嘉就是他的催化劑。他對她瞬燃、強烈的愛,已經震開了心中那道隔開夢幻與現實間的玻璃牆,他在心中玩的遊戲,從一個想法,變成了一個計畫,就與他想盡辦法取得進太空總署的資格、或是在太空總署進行的任何計畫,沒有差別,其真實度不下於太空梭模擬機,或者沉在六百萬加侖池中的太空站。

  

沒有再多說一語,泰德倚身向前吻住了蕾貝嘉的雙唇。起先是輕柔的,接著逐漸轉為熾熱的深吻。泰德想要成為在蕾貝嘉心目中、那個過著超凡刺激的日子、充滿了冒險精神的詹姆斯˙龐德。他不曉得過去是不是有人答應過要摘下月亮送給她,但他相信只有他是真正付諸實現的那個。

  

她是他的催化劑。

  

現在只剩時間問題而已。

本文出自<<偷月A計畫>>大步出版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偷月A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