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選擇比努力重要

自從被我稱讚「比倒楣更可怕的是愚蠢」這個深刻領悟之後,兒子似乎就迷上了創造警句這件事。像這樣。

成功為失敗之母。

「為什麼?」我問。

「因為失敗既然是成功之母,那麼一直成功的人到最後因為學不到新的東西,一旦接受新的挑戰之後,也會失敗的啊,不是嗎?」

好吧,有道理。

「還有,這個怎麼樣?」他說:「光明的盡頭,就是黑暗。」

「為什麼?」

「因為黑暗的盡頭就是光明啊,同樣的,光明的盡頭,一定也是黑暗。」

好吧,雖不怎麼精采,但是基於鼓勵的立場,只好笑一笑。

過了一陣子,倒裝版已經山窮水盡了,於是接下來,是相反版。像這樣。

爭一時,風平浪靜,進一步,海闊天空。

「為什麼?」

「你要是考了第一名,爭了一時,回家就風平浪靜了。還有,聽演唱會的時候,大家擠得要死,你要是有本事弄到一張特區的票,你就進一步海闊天空了。」

好吧,也有道理。拍拍手。

「你怎麼拍得好像有點不情願的樣子。」

「我沒有不情願,只是,」我說:「如果你可以找到更原創性的格言,我一定會拍手拍得更用力。」

「原創性?」

「原創性。嗯,」我說:「自己從生活中體會出來,別人沒有說過的。」

「這還不簡單。」

過幾天,兒子回來找我了。

「我覺得『成功是一分天才,九十九分的努力』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

「有什麼問題?」

「聽聽這句。」他說:「我覺得人生啊,選擇比努力重要。」

「啊,」我問:「為什麼?」

他說:「如果做對了選擇,就算努力不夠,還是有機會。一旦做錯了選擇,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超越那個選擇的格局。」

「可不可以舉個例子?」

「好比說,媽媽當年選擇了你,嫁給你之後,因為做了對的選擇,因此,就算她努力不怎麼足夠,還是可以得到幸福。」

「只能說你媽太幸福了。」我深有同感地表示。

「反過來,如果她選擇了別人,就算她再怎麼努力,我想也不可能過得像現在這麼幸福。」

這番淋漓盡致的論述,簡直讓我完全沒有回嘴或者任何不同意的餘地。

儘管我還很想用力找些理由為「努力」辯護,好提高它的地位。不過,一時之間,我似乎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理由。只好心悅誠服地給兒子用力地拍拍手了。


犧牲與奉獻

偶爾,我們家蚌殼弟不但用心聽了,還發出語驚四座的評論。像這樣。

有一次,一群朋友聚在一起,A起頭說了一個故事。內容是關於以德報怨的故事。故事有點繁瑣,就不細說了,總之,重點是:即使是立場不同的人,只要你抱著正面的心態,持續、長期、又耐心地付出,最後,對方一定可以感受到你的努力,因而改變你們之間的關係。

B立刻不以為然了,當場說了另外一個故事。故事的結論正好相反,他為了和另外一個人和解,試了各種方法,但越是這樣,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變得更糟而已。

B認為:「只要持續、長期、又耐心地付出,就能改變對方」這樣的結論是有問題的。在他看來,基本立場不同的人,無論你如何付出,想要改變對方,其實是不可能的。

雙方相對的論點,立刻引發了爭辯。

A出言反駁B,捍衛自己的觀點。A認為,不是對方無法改變,而是B的做法有問題。只要做法正確,人是可以溝通、可以被改變的。

「那麼,你可不可以指出,」B不服氣地問:「我的做法有什麼問題呢?」

「我說的改變的力量,來自對他人的奉獻,」A說:「但你做的不是奉獻,而是犧牲。」

「犧牲和奉獻的差別又是什麼?」

「你做的事情是對方需要的,這是奉獻。但當你做了很多事,是對方不需要的,這就是犧牲。儘管你做了許多事,但都是犧牲,而犧牲的感動力是很有限的。」

「有道理。」就在這時候,一直安靜的蚌殼弟忽然發出聲音了,他說:「真希望我媽媽對我的犧牲能少一點。」

此話一出,不但語驚四座,還引來我親愛的老婆──也就是蚌殼弟的媽媽加入戰局:「是嗎?可不可以麻煩你舉例一下,我對你做的那些事情,哪些是犧牲?」

接下來,就如同預料,討論話題開始有了戲劇性的大轉向。

眼看兒子陷進自己惹出來的麻煩中,我很想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唉,你剛剛說的那句話,就是犧牲啊。」

可是想想,還是算了。兒子這話一說,想救他,都不知從何救起。更何況,做出那麼大的犧牲,對我可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本文出自《我就是忍不住笑了》皇冠文化

想看更多到讀冊


侯文詠
侯文詠,臺灣作家、醫師,寫作領域橫跨小說、社會文學、評論, 並經常在廣播電台節目擔任特別來賓。